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完结玄幻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驭兽仙师TXT下载->驭兽仙师->正文 第十章 凤幽决择(最终章)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驭兽仙师正文 第十章 凤幽决择(最终章)

    萧风拉出灵剑,便朝空中抛去,李萧阳和钟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时间却又无可耐何。以他们两人之力,刚刚可以抵挡恶梦死云的攻击,如果再加上一柄灵剑……

    他们都不敢再想下去,但看灵剑脱离萧风的撑控之后,在空中兜了个圈,然后围绕着他们的身体转着圈。

    李萧阳和钟帅两人勉力支撑着策天尺和略云剑对抗恶梦死云,面对飞近的灵剑,都是战战兢兢,动也不敢动。

    还在奇怪为什么萧风放出灵剑却不攻击他们,场面就开始改变。灵剑有如一条极光,朝着李萧阳就飞了过去,目标正是李萧阳后脖之处。

    可是只行到一半,却又痉挛着停了下来。再看萧风,好像被雷击中一般身子也是一震,就连被他灵力所催动的恶梦死云,力量也是猛然大减。

    李萧阳和钟帅趁机加大策天尺和略云剑的力量,将恶梦死云强压了下去,然后摆脱了恶梦死云的纠缠。

    恶梦死云在空中失去了依凭,便朝着萧风飞去,消失在萧风身前。而萧风所催动的灵剑再度朝着李萧阳和钟帅飞去。

    不等灵剑近身,李萧阳和钟帅就再联手,略云剑和策天尺的灵力再度出击。

    “一线策天……”这次两人改变了策略,以李萧阳的策天尺在前攻,略云剑在后补充灵力。

    所有的灵力都集中在策天尺的一角上,正好对上了小巧的灵剑。只是一接触,李萧阳就在心里叫了一声:不妙。

    灵剑的体积虽小,但是发出的灵力却是极强。两相接触之下,李萧阳的策天尺便被粘上了。对恃之间,李萧阳只觉得灵剑上传来的灵力还是空前的强大,而从策天尺上流出的灵力却有如石沉大海,无影无踪。

    是灵剑吃掉了策天尺的灵力?还是它会化灵?李萧阳后退不得,只能苦苦支撑。自身灵力的过渡使用,已经影响了青龙幻境。

    由于李萧阳自身的灵力不足,他不断的吸引着钟帅,还有青龙幻境中的灵力。一个钟帅还不够,青龙幻境中没有自保能力的灵树,灵果等等都因灵力锐减而开始枯竭。

    钟帅也是大惊,李萧阳在前迎头对敌,为他抵挡了大部分的攻击,但是也因为李萧阳的无法摆脱,使得钟帅身上的灵力大失。他不断的吸收着先后天五行幻化阵阵中的灵力,都弥补不了自身流失的灵力。

    随着时间的流逝,青龙幻境中的情形已是越来越差。大量的灵兽因为灵力虚脱而死亡。炎焰、五行灵兽、小银,妖狼等人看着青龙幻境中的这种情形都是焦急万分,却也只能干着急。

    李萧阳可以感觉到萧风的身子又一次轻颤了一下,灵剑上的灵力也稍许减低了一些,但是也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青龙幻境已经支撑不下去了,大量流失的灵力让青龙幻境的境体都开始崩塌。青龙幻境中天空开始落下一块一块的大石,那是边境崩塌之后的灵力残留幻化而成。

    地面也是不断摇晃着,地裂一产生,便是从青龙幻境这端到达那端。还有无数的洪水从湖中,从地底涌了出来,在青龙幻境的地面上肆虐着。

    此际,已是青龙幻境生死存亡的重要时刻。银十三、炎焰、五行灵兽他们早在李萧阳体内不支的时候,就已使出全身解数帮助他。此时,小银,妖狼等人,也是围着炎焰打转,总想寻找机会为李萧阳出点力。

    萧风的身子再次震颤了一下,影响到了他对灵剑的操控。李萧阳和钟帅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萧风心里却是清清楚楚。原本还有数十年才到来的天劫,缘于他对自身灵力的过度使用,或者还有他强解灵誓所做的行为,从而提前到来。

    萧风的天劫并不像李萧阳他们那样,先起劫云,再生劫雷。而是突现在身体周围劫雷击中身体,然后才会有劫云产生。

    劫雷开始弱,然后逐渐加强,随着劫雷的产生,劫云也会越积越多,最后才是最致命的一击。

    抬头朝天空望去,劫云已经堆积到了一定的份量。李萧阳和钟帅还在硬扛灵剑之威力,对天空中的变化一无所知。

    还是青龙幻境中小银实在心焦不过,四处乱瞟,才从火焰镜中看到了天空的变化。

    “萧阳,你的天劫又要来了吗?”小银大叫出声。一旁的妖狼脚将小银踢飞了出去,骂道:“萧阳刚刚度劫,你就不会安点好心么?”

    小银从地上爬起来,溜到了正在为李萧阳传输灵力的炎焰身后,委屈的说:“人家也是为萧阳担心嘛。”

    “闭嘴……”妖狼恶狠狠的骂了他一句,然后通过火焰镜观察着外面的情形。他的身边,林雪莹,炼霞衣都是一脸担扰的看着李萧阳。

    “这天劫……是萧风的。”炼霞衣看了一会说。

    是萧风的天劫,那么李萧阳,钟帅或许可逃过一劫,李萧阳和钟帅甚至可以借萧风天劫之机将他击败。

    青龙幻境中众人都兴奋起来,李萧阳在小银的提示下,也发现了天空的劫云,只是就算是他们有机可乘,也要能乘才行啊!

    天空中传来一声轰然大响,萧风身上泛起一层金光,身子再次猛然一震,灵剑对策天尺和略云剑的力量骤然降低了许多。

    李萧阳和钟帅借此机会,身子朝后急闪,手上策天尺朝一则挥动,终于从灵剑之下摆脱了出来。

    假如说萧风之前所受的劫雷是开胃小菜的话,那么这会,他的大餐上来了。一记劫雷从空中飞落,直击在他身上。

    一阵更加强大的震颤让萧风无法均衡的控制对灵剑的力量,而李萧阳和钟帅便借此机会反击。

    策天尺和略云剑再度被催动了起来,李萧阳和钟帅二人都有一个同样的认知,那便是如果全力对敌,说不定还可两败俱伤,为自己赚得一点机会,要不然就只有死路一条。

    萧风挺过了这一记劫雷,看着李萧阳和钟帅,大笑起来双臂朝外展。金色的光影出现在他的头顶之上,这个凝集着萧风真元,有如另一个萧风的光影,也摆出了和萧风同样的姿势。

    空中的灵力已经开始有了一些异样,萧风的再一记劫雷马上就要开始了。

    李萧阳再度抡起策天尺,他避开了萧风头顶处的金色光影,直接将策天尺的尺尖对准了萧风的心口。钟帅紧紧的探察着李萧阳的动作,以备及时的用略云剑加大策天尺的力量。

    空中的灵力突然的加强了,李萧阳知道,就是现在,萧风的劫雷已动,他的策天尺也运用了起来。

    “一线策天……”

    劫雷与策天尺同一时间击中了萧风,萧风只是阴阴笑着,一双冷眼紧紧的盯着李萧阳。劫雷击到萧风身上,让萧风的身子忍不住再次开始颤抖。

    在劫雷的面前,李萧阳的策天尺,构成不了最主要的威胁。萧风一边抵挡着天雷的攻击,另一方面调动着灵力,对付李萧阳和钟帅。

    金色光影并不受劫雷的影响,在李萧阳击中萧风的时候,金色光影也呼啸着扑向李萧阳。

    这是让岳昏名这个新晋仙人都受制的法术,李萧阳只觉得全身都被凝固起来了,除了自身的灵力外泄之外,其它的都不再属于自己。

    抽出一小部分的灵力拼命的输入到玄冰法袍之中,催动玄冰法袍发出极限的玄冰之力。玄冰法袍虽是被催动起来了,但是在强大的金色光影面前,李萧阳只觉得身上越来越冷。那玄冰之力好像非但不能抵挡金色光影,还入侵到了他的体内一样。

    李萧阳知道,这并不是真的玄冰法袍反噬,而是金色光影的力量强过了玄冰法袍的力量,完全的冻结了他身体的灵力。

    钟帅虽没有被金色光影吞噬,但是由于略云剑和策天尺的合力,使得钟帅也抽身不得,只能立在原地,体内的灵力不断朝着略云剑中涌去,再涌入萧风身上。

    才没过一会,李萧阳就觉得身体里的元气所剩无已,他的身子已经开始变软,全身的力气好像被抽干了一样。策天尺是被他强撑着,应对萧风。

    青龙幻境中,炎焰也快支撑不住了。经历过很多历害的对手,但是让青龙幻境损伤成这样的,也就萧风一人。而且此战之后,李萧阳能不能活下来,青龙幻境会不会崩塌都是个问题。

    木婆婆脸上原本像老树皮样的皱纹也越发是密集起来。他们五人一直都是围在炎焰身边,同炎焰一起为李萧阳续增灵力。

    萧风的劫雷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而李萧阳和钟帅也到了生死关头。在将李萧阳一线策天压制下来之后,萧风绝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了应对天劫之上。此时的李萧阳只要再增加一些灵力,便可配合天劫将萧风灭掉。

    可惜的是李萧阳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他的体内催生的灵力仅仅只是维系着他最后的生命,能维系多久,没有人知道。

    策天尺上只余有一些微弱的灵力还有支撑,钟帅也已是气弱游丝。木婆婆一拍将凤幽拍出了五行位阵。

    “木婆婆?”凤幽非常不解的问,林雪莹一直在边上帮不上忙,此际见木婆婆的举动,也是担心异常。

    “萧阳就快没命了,快点用续命之法……”木婆婆子说完这句话,便倒了下去。转眼间便化为了团绿水,渗入到了青龙幻境的地下。

    此时的青龙幻境已然是一片废墟,大部分的灵兽,灵树,灵草都已死去,余下的也只是不多的地盘。

    木婆婆所化之绿水渗入到地下之后,周围的灵力便暴增,草长,花开,破裂的土地重新变得齐整,焕发了盎然生机。

    这是木婆婆用她最后的生命为青龙幻境再挣取了一线生机。以木婆婆的功力,她还不足以用本命真元去修复青龙幻境,只能暂时维持那一小块的生机,为李萧阳他们争取多一点的时间。

    凤幽眼中含泪,坚定的咬了咬唇盘膝坐下。双手一粘,便有鲜血自她手心中渗出,血并不往下落,反而是朝上爬行。

    林雪莹为凤幽所做之事惊呆了,不过想着木婆婆的话,自知她这样做一定有她的道理。林雪莹不敢上前,只能担心的看着她。

    凤幽手心中渗出来的鲜血越来越多,朝上凌空爬行的鲜血集中在了凤幽眉心之处,然后凝集成一个血球。

    金,地龙等人看到凤幽的血球越积越大,各自叹了口气,调开了眼神,不忍再看。如果他们可以给李萧阳续命的话,宁肯他们都死,也不忍心让凤幽这样。可是,他们不能,要维持即将崩溃的青龙幻境。

    “我知道你想救萧阳,但是如果萧阳知道你为她而死,不知道会有多难过,所以,你一定要活着,这里还有很多人,会和你一样想支持萧阳。”林雪莹似是知道了什么,对凤幽说。

    或许是林雪莹的话给了凤幽一些触动,手心的血液不再往下渗,血球也没有再接着增大。

    凤幽一皱眉,血暴呯的一声朝着四下暴裂,暴裂开来的血球化作一阵血雾,尽数没入到了炎焰的体内。

    炎焰原本暗淡的眼神又明亮了起来,可以清楚的感知到李萧阳的生命真元,也恢复了一些。

    策天尺之上,也增加了力度,原本气若游丝的钟帅也稍许缓了一口气。只不过凤幽在血球暴裂开之后,整张脸便变得惨白,身子也是摇摇欲坠。

    李萧阳恢复一点生气之后,再度催动策天尺攻击着萧风。他可以感觉得萧风在天劫和他们二人的围攻之下,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现在比较的是谁能够撑得更久,谁便得到最后的胜利。

    木婆婆已死,凤幽显然也受了伤,余下的三位五行灵兽重新打起了精神,为李萧阳续增五行之力。

    又一记劫雷下来,萧风的身子一个晃荡,终于倒在了地上。一口鲜血从萧风口中喷出,正欲调息之时,更多的鲜血从萧风的口、鼻、眼、耳中涌了出来。此次萧风,也受到重创。

    凤幽的续命之法,像一道泉水,滋润了李萧阳的生命之源,只是这道泉水,只喷涌了一下,便停了下来。

    还没有将萧风完全打败,李萧阳便再次灯枯油尽。凤幽知道凶险,强撑着准备再次催动续命之术,却被林雪莹阻止,“让我来,我们都不希望青龙幻境中少任何人。”

    原来林雪莹在凤幽施法的时候,已经偷偷的将续命之术学会,正好替换凤幽为李萧阳续命。

    当林雪莹的血球暴裂形成血雾进入炎焰身体中的时候,李萧阳的生命之源便增加了几分。虽然几位五行灵兽也都到了强弩之末的时候,但是仍然同李萧阳一起苦苦支撑着最后的战斗。

    钟帅已经失去了意识,只剩下一些生命的本能。在李萧阳生命之源强的时候恢复一点,弱的时候便接近死亡的边缘。

    不过萧风的能力也太过强悍,在凤幽和林雪莹两人交换着数次给李萧阳续命之后,萧风仍然没有被天劫和李萧阳打败。

    还能拼下去多久?

    天空中的劫云已然变成了红色,或者,那最后,也是最致命的一击就要到来了。这一点萧风知道,但是李萧阳不知道。他只感受到空中聚集了更多的灵力,同之前天劫时的灵力波动不同。

    青龙幻境中众人感受到了李萧阳想拼力进行最后一博的心情,也都打起了精神,准备再拼一下,结果如何,已经不是他们能够预料到的了。

    凤幽和林雪莹二人也都同时开始了续命之术,这次她们并没有劝对方珍惜身体,只是想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助李萧阳渡过这个难关。

    续命之术,便是削减自己的生命真元,转稼给别人。血便是取自人体心血,然后以法术催动,便为他用。

    李萧阳不断的积蓄着灵力,哪怕只是一点点,他也将他积蓄在策天尺之中。眼盯着天空的劫云,等待着最合适的时机,来一场生死决战。

    金色光影暗淡了很多,李萧阳知道,萧风的体力也到了崩溃的边缘,只要他继续坚持就一定可以胜利。

    终于,那最后的时机来临了。天空中的红色劫云猛然的朝着四周暴裂开来。然后震耳欲聋的雷声从劫云中传来,紧随其后的,便是一记闷雷。

    李萧阳也多次见过天劫,自己也渡劫过。天劫的凶险,他很是清楚。可是萧风的天劫,却比他所见到的所有天劫,不知道厉害了多少倍。散仙天劫,果然不是普通的强悍。而萧风的力量,更是变态。如果不是在陨石法阵中消耗了过度灵力,又要分心对付自己和钟帅,这次的天劫面前,萧风肯定是全身而退。如果这种程度的天劫落到李萧阳或者钟帅身上,恐怕第一次雷击,就足够要了他们的命。

    李萧阳等待许久的机会终于来了,策天尺绽放出金光的光芒,直击入萧风的身体。李萧阳都可以感觉到策天尺的灵力在萧风体内奔腾。

    劫雷和策天尺同时在萧风体内奔腾,萧风终于倒了下来。笼罩在李萧阳身上的金色光影也随着他的倒下而消失。

    这一仗终于是打完了。李萧阳跌坐在阵眼上,他的体力严重透支,已经到了虚脱的边缘。维系他体力的,一方面是林雪莹还有凤幽的支持,另一方面,也是李萧阳的求生之力。

    闭上眼,喘息了片刻。先后天五行幻化阵阵眼中的灵力快速的补充着李萧阳的灵力,虽还不能战斗,但也不影响平常活动了。

    李萧阳站了起来,首先走到了钟帅的身边。他还没有死,只不过灵力的过度使用,使他受损颇重,只怕是短时间之内,钟帅无法再催动略云剑耀武扬威了。

    再看萧风,他全身的骨髂都已破碎成一块一块的。也是灵力微弱,灵体空虚。此时的萧风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力,李萧阳只需抬抬手,便可让他灰飞烟灭。

    “这便是你想要的结果吗?”李萧阳坐倒在萧风身边,看着天空消散的劫云,语气悲凉的说,“我不杀你。只不过像你这样还需修炼才能重新获得灵力的人,不死已经是最大的惩罚了。”

    看也不看萧风怨毒的眼神,李萧阳再度朝着钟帅走去。钟帅已经醒了过来,朝李萧阳伸手喊着:“帮我……”

    李萧阳看着钟帅,往事一幕幕滑过脑海,有钟帅害他同地球上所有人为敌的,有钟帅和他对拼的,有钟帅杀死红衣门上所有修真者的,还有钟帅同他一起经历过的战争。

    李萧阳不知道自己对钟帅的定位,应该是敌,还是友。只是他知道,自己不想帮他恢复灵力,却也不忍伤他。

    沉默良久,李萧阳说了一句话:“你还活着,不是吗?”

    使用微弱的灵力,李萧阳催动了先后天五行幻化阵,让法阵自动自觉的送二人从不同方向出去,然后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阵眼之上。

    青龙幻境虽没有被全毁,但也已经毁得差不多了。萧逸仙应该是死了吧?他们这么多人争来争去,争来的就是这么个结果,值得吗?李萧阳不知,也无人可以告诉他答案。

    “凤幽……雪莹……你们怎么啦?”

    才松了口气,青龙幻境中便传来小银,妖狼等人的叫喊声。李萧阳内视看时,才发现凤幽和林雪莹二人躺在地上,面色惨白,一动也不动。

    周围的绿色已经越来越多,木婆婆的心血并没有白费,在李萧阳打败萧风之后,青龙幻境中最先恢复的,便是木婆婆恩泽过的地方。

    炎焰叹了口气,对李萧阳说:“她们……使用续命之法,心血消耗过多,已经……”

    李萧阳听到这个消息,心上的伤口,仿似再撒了把盐,他强忍着心中的悲痛急切的问道:“有什么方法可以救她们?”

    “有……只是现在大家全都灵力空虚,你身上聚集的灵力虽然最强,但是也只能救得了一个,而她们,是等不到大家恢复的。”

    “你的意思是?她们两个人之间我必需要选择让一个人活,一个人去死?”李萧阳的心里有如雷击。这是一个多么坚难的决择。林雪莹是他唯一的爱人,是必须救的。可是凤幽对他的感情明明白白,他一向故意忽视,又怎么能够眼睁睁看着他死。

    凤幽和林雪莹两人躺在地上,听着李萧阳微微有些颤抖的声音,心中又是甜,又是苦。甜的是,他的为难,他的不舍都代表着他在意自己。苦的是好不容易享受到了这种甜蜜却又可能马上失去。

    两人的心里也是百感交集,又想听到李萧阳说救自己,又不想让李萧阳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

    凤幽和林雪莹两人都想对李萧阳说什么,又都觉得什么话都不好在现在说,又都咽了回去。只是两双美目盈满了泪水,不停的有如泉涌般从眼眶中流出来。

    “雪莹……我知道你一定希望我陪着你。你先等等我好吗?等我把凤幽救好了,以后就一直陪着你好不好?”李萧阳的声音说不出的温柔,听在众人耳朵里,却有如电击。

    凤幽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猛的一痛。她知道,自己心中一直回避的一个问题已经知道答案了。她的凰最爱的那个人不是她,而是林雪莹。凤幽扯着嘴笑很开心的笑了一下,不过眼角边却滑落了一大滴泪水。其实,一直是这样不是么,李萧阳从来没有爱过她,他的心中,只有林雪莹呀。

    林雪莹却是泪如泉涌,她心里感动极了,这是第一次李萧阳让她如此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感情,不能同生,就求同死。

    “好……我等着你。”

    青龙幻境中众人想阻止李萧阳,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一时间青龙幻境中一片死寂。

    大家都沉浸在悲痛之中,谁也没有注意到凤幽的脸变成一种怪异的红色,一片红雾从她的脖子处腾起,直接钻入了林雪莹的身上。

    还是林雪莹发现了凤幽的怪异之处,大声叫起来:“凤幽,别做傻事。”

    “没事……我怎么能够忍痛看着凰死呢。我想看凰和雪莹在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凰想要的东西,就是凤幽想给的。凰想和雪莹在一起,凤幽就帮凰完成这个心愿。”

    凤幽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在众人的心上,李萧阳已是泪流满面,他谁也不想失去,却失去了那么多人。

    林雪莹在凤幽身上的血雾进入身体之后,元气大增。一把从地上坐了起来,将凤幽抱在怀里痛哭着:“傻妹妹,谁要你这么做的。谁要你这么成全的,你给我起来……我不要你离开我们。”

    “帮我……好……好好……照顾他……”凤幽的手伸向虚空之中,林雪莹知道,她所说的人是李萧阳。

    “好,我会好好照顾他的,连你的那一份一起照顾进去。”

    听到林雪莹的回答,凤幽美丽的脸上绽放出一抹绝色的笑容,她好像看到凰了,正在朝她伸出手臂。终于可以被凰抱在怀里了,真好!

    青龙幻境中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李萧阳也是泣不成声。这个就是结果么?将林雪莹从青龙幻境中放出,李萧阳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

    虽然失去了那么多,不过好在一直都有人支持着他。他不可以放弃,看看先后天五行幻化阵已经恢复成了原样。李萧阳强打起精神,开始去修复青龙幻境。而银十三,在帮李萧阳修复好青龙幻境后,就带着炼霞衣去了地球。

    《全书完》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