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舌尖上的道术TXT下载->舌尖上的道术-> 45.第三个橘子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舌尖上的道术 45.第三个橘子

    这位读者老爷, 你的订阅比例不够,所以显示的是防盗章!

    开门做生意, 虽然他不缺客户, 但是也不好做出赶客的行为。顾长生看了眼已经换下工作服, 拿着随身物品准备离店的店员。

    “小老板,我们是不是要加班?”店员们有些担心, 有几个已经转身准备回换衣间。

    “不用, ”顾长生摆摆手,示意她们直接离开:“我和乐乐留在店里就行。”一个大厨一个服务员, 楼上那客人有什么要求都能满足,不需要耽误其他人正常下班。

    最重要的是,他和乐乐身手都还不错, 晚下班也没什么, 要是真遇上打劫的,到最后吃亏的是谁都还不知道呢。要是换做店里的女孩子, 除非打劫的同样是女的, 不然吃亏的肯定是她们。

    顾家柴火灶的待遇很好, 女性店员搬过的最重的东西, 大概也就是端菜盘子,拿饮料。进货的时候要搬的重物, 厨房里有专门的帮工在弄。以至于店里的工作人员们武力值两极分化。

    力气大的能一个人杀猪, 力气小的把捆好翅膀爪子的鸡鸭递给她, 她都抓不住。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年纪最大的那个服务员看向俞知乐:“还是我留下来吧, 我家就在附近,两步路就到了。你们先回去,老板你和乐乐也一起走,人家乐乐又不拿工资。”不给钱还让人帮忙到那么晚,怎么都说不过去。更何况,哪有店员跑了,老板却留下加班的道理。

    “他是不拿工资,可他特别能吃啊。”开水白菜、佛跳墙,什么做起来麻烦专门点什么。顾长生把人全赶走:“都别操心他了,你们快走吧,再不回去就晚了。路上小心,厨房里给你们留了宵夜,你们记得自己打包好带走。”

    店员们一走,整个菜馆顿时就空荡了下来。顾长生带着俞知乐,把门窗电灯都关好,只留下了楼道上照明的壁灯。检查了一遍,确定什么都问题后,顾长生这才回厨房。

    怕顾客临时再加菜,厨房里特意留了火。

    明火不能离人,为了避免发生意外,顾长生得去守着。楼上的客人就交给了俞知乐。

    除了可以久存的各色干货之外,店里的新鲜食材一直都是当天送来当天用完,绝不过夜。这会料理台上还剩下一些,估摸着楼上的客人没那么快走,顾长生分出一小份食材以防万一。剩下的那些,他闲着无聊,索性整合在一起,炒了几道菜,准备留着带回去晚上加餐。

    “顾哥,”顾长生正在用打包盒装菜品,俞知乐跑了下来:“那客人想见你,好像有什么事。”

    顾长生给最后一个盒子盖上盖子,闻言头也不回地开玩笑:“什么事?总不能是菜里吃出脏东西了吧?”店里的卫生都是他亲自把关的,绝对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把打包盒一一放进塑料袋里,没听到俞知乐再说话,顾长生心里一咯噔,不可置信地问道:“不会是真吃出了问题吧?”

    “菜里是有蟑螂,还是刷锅的丝瓜瓤渣渣掉进去了?”

    “噗,”俞知乐被顾长生的反应逗笑,好半天才说道:“都没有,虽然他没说,不过看样子,估计是见鬼了想找你驱鬼。”

    “驱鬼?驱鬼好!”总比店里卫生在他眼皮子底下出问题要来得好,顾长生没好气地瞪了俞知乐一眼:“刚刚吓我一跳。”

    俞知乐从小就被瞪习惯了,见状也不带怕的,笑嘻嘻地去揭保温盒盖子拿吃的。顾长生懒得管他,洗干净手换下围裙上楼。

    那客人二十出头,看起来还有些青涩,应该才出校门不久。

    对方要的是小包厢,只能坐三四个人的那种。一个人坐着,十分宽敞。顾长生进去的时候,青年正坐立不安,满桌子的菜色香味俱全,他愣是没怎么动过。

    “顾大师,”看到顾长生,青年连忙站起来:“大师您来了,大师您坐,您坐。”等顾长生落座了,他又忙着给顾长生布菜。热情得不得了。

    自从老板交代下来这个任务,他就一直想着要怎么完成。好不容易才打听到顾大师名下有个私房菜馆,大师时常会到店里来,他特意蹲守了好几天,直到今天才看见正主。

    本来想马上过去搭话,没想到顾大师的一身本事,不仅抓鬼厉害,开店也牛逼。店里客似云来,生意好得不像话,他愣是找不到时机贴过去。

    怕贸然插话引起大师反感,反而坏了老板的事。想到老板的知遇之恩,青年硬生生熬到现在,一直等到顾大师关店了,这才敢请人上来。

    “不用麻烦,直接说正事吧。”也不早了,顾长生示意他开门见山。

    “我叫陆德诚,今天过来是想请大师抓鬼驱邪的。”陆德诚放下筷子,也不废话。

    还真的是来请他抓鬼的,顾长生打量了青年一回:“被鬼缠着的人,应该不是你。陆先生是为家里人来的?”

    这青年面相一般,没做过多少好事,但也没做过什么坏事,就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那种普通人。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积极向上的,身上完全看不见什么孽债鬼气。

    “大师慧眼。”这么准,居然看一眼就知道了。陆德诚有些吃惊,难怪老板特意点名让自己来找他。

    顾长生小露了一手后,陆德诚的态度更尊敬了些:“我是替我老板来请大师的。我老板本来是想自己来请,偏偏他最近身体不好,医生交代说要静养,不好奔波,无奈之下只好让我跑这一趟。”绝不是对大师不尊敬。

    说完这话,陆德诚仔细地观察顾长生的表情,确定大师并没有介意之后,这才继续说道:“我老板是个好人,经常做善事,尤其喜欢资助贫困学子,说年轻人都是社会的珍宝。我高中的时候因为家里没钱,差点就退学了,是我老板一直资助我到大学毕业。毕业后我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他就让我去他公司里实习。可以说没我老板,就没现在的我。”陆德诚满脸感激。

    他接着说道:“老板什么都好,就是运气不好。他儿子出生之后没多久就检查出有心脏病,手术做了无数次,一直好不了。医生说只能换颗心脏。”

    “不过一直没有合适的心脏,所以就只能拖着。老板本来都绝望了,以为他儿子接下来只能熬日子,活一天算一天。没想到前段时间,医院突然联系他说有适配的心脏。这是喜事,老板连忙安排孩子住院做手术。”说到这,陆德诚脸上露出笑容,打从心眼里为老板高兴。

    “手术很成功,老板都乐疯了,那段时间见谁脸上都带笑。谁知道乐极生悲,孩子被鬼缠上了,总是出意外。”

    陆德诚语气沉重:“那孩子才十二岁,因为有心脏病,一直没怎么和外人接触,根本不会招惹上鬼。发现不对后,老板想了很久,才找到怀疑对象。觉得可能是捐献心脏的人,留恋人间心有不甘在作祟。”

    “因为接受了人家的捐献,老板还专门去了解过对方的情况。知道她是意外死亡,家里还有父母后,出于感谢,他特意捐了一笔钱,还承诺照顾对方父母一辈子,给他们养老。”

    “老板人这么好,没想到对方却恩将仇报,竟然缠着老板儿子不放。”陆德诚有些不满:“她天天缠着孩子,弄得小孩精神紧张,整个人焦虑得不行,吃不下睡不着,都严重到耽误伤口愈合了。”

    “你说又不是我们老板把她害死的,她车祸去世,不去找肇事司机,来找我们老板儿子做什么。捐献书又不是我们老板拿刀架在她脖子上,逼着她签的,是她自愿的,怎么也怨不到我们老板身上啊,大师你说对吧?”

    “不过毕竟是可怜人,才三十岁就英年早逝,留下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们老板也不想为难她,只希望大师能把她送走,让她别再纠缠孩子。”

    这要求确实不高,顾长生又仔细问了几个问题,就答应帮忙。

    他和孟虎吃过粽子没事,但队长可没。更何况,这屋子里到底死过人,又被阴气浸染了这么久,不驱邪心理上这一关也过不了啊。哪怕以后队长不住了,想转手也得保证不会对下任房主的身体造成任何不良影响。因此,做点法挂个法器什么的,还是很有必要的。

    “用不着,把窗帘拉开晒几天太阳就好。”正主儿不在了,阴气晒晒就散,哪用得着那么麻烦。

    不过姚光很坚持:“万一还没晒够就阴天或者下雨了怎么办?您还是给想想办法吧!”

    顾长生一想也是,做事要考虑周全,不能虎头蛇尾:“法器就不用了,现在这年头真正的法器,就是拿着道士证的真道士手上也不一定会有。你们厨房里有贴灶君吗?我给祖师爷上柱香就行了。”

    ……说实话,这都什么年代了,农村那边,或者有老人住的地方,厨房里还可能会有,但年轻人,谁信这个啊?

    他们要不是亲眼看见了,也是不敢相信的。不过姚光反应快,连忙说道:“我这就出去买。是买那种贴纸的还是要木雕的泥塑的?”

    “应该是要金的吧,我小时候常常听人家说什么金身。”所以金的应该最灵验。孟虎觉得他们又不缺钱,这方面还是别太小气了。

    “……买贴纸的就行。家里要是没香炉就带一个,再带点拜神香。”顾长生连忙阻止,真等他们去打个金的回来,这么折腾一通,阴气早没了,派不上用场,那不是浪费么:“祖师爷不挑这个。”顾长生忍着心痛说道。

    “这么朴素?!”孟虎听了,这才打消了念头。姚光动作很快,也不知道从哪里买的,十来分钟就回来了,还捎带了几色供品。

    恭恭敬敬地把祖师爷的画像贴到灶头上,摆好香炉和供品,顾长生抽出三根香:“今有弟子,请东厨司命九灵元王定福神君,护宅祛邪,安神镇定。”

    说完,顾长生把三炷香往香炉里一插。

    “顾大师,您这香还没点呢?”话还没说完,姚光就看见那三根香突然无火自燃。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