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舌尖上的道术TXT下载->舌尖上的道术-> 41.第一把蚕豆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舌尖上的道术 41.第一把蚕豆

    这位读者老爷, 你的订阅比例不够, 所以显示的是防盗章!

    非法商业竞争!

    这绝对是敌对公司派来偷取机密的。拿走钱包里的钱只是掩饰,幸好百密一疏, 那小贼忘记拿走手机,这才给他留下了个大破绽。

    得赶紧报警。

    好在手机没卡也能拨打紧急电话,李富成连忙按了妖妖灵。向警察说完事情的经过后、,又反复要求了好几遍让人马上出警后, 这才不情不愿地挂下电话。

    心思全在丢失的公司机密上,妻子不见了,李富成也没注意到。他一边焦灼地等待着警察过来,一边通过酒店的内部电话叫来酒店经理。

    “让小偷摸了进来,这是你们酒店的疏忽!”李富成愤怒地说道:“我已经报警了,如果找不到小偷,所以的损失都得酒店来赔!”话是这么说, 但让酒店赔又能赔多少。更何况, 那么多的公司机密,还有人脉的私人联系电话, 可比钱重要多了。

    这点李富成心里再清楚不过。

    因此越说,他也就越心痛。

    连日休息不好, 一直闹鬼做噩梦。李富成的精神状态原本就十分紧绷, 失窃成了压倒他心理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再也难以维持风度,整个人都十分竭嘶底里。

    “先生, 先生请您冷静一下。”酒店经理连连赔笑, 试图解释:“这里是十一楼, 我们检查过窗户,都没有遭到破坏的痕迹。而且根据门口的监控显示,昨天晚上从你们入住开始,直到您起来,都没有任何人进入过您的房间。不过尊夫人今天很早就出了门,您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你的意思是我老婆偷的钱,拿的手机卡?怎么可能,我老婆这么做有什么好处?我说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推卸责任啊!”被这么一提醒,李富成总算发现老婆不在了。但他也没放在心上,吴婕这个人一向做事体贴周到。大清早的爬起来,估计是去超市给他妈买新的绞肉机去了。

    “行了,你们也别废话了,反正我等警察来,等警察来一切就清楚了。”李富成情绪激动,嗓门也很大,闹了这么一通,又有人进进出出地在检查门户,很快就吵醒了李母。

    李母终于得以从噩梦中解脱,整个人像脱水的鱼一样仰躺在大床上张大着嘴呼吸。

    看到李富成,她还没来得及向儿子哭诉梦里的惨境,就听到儿子说失窃的事了。

    “什么?”一向对钱财很看重的李母,虽然才在梦里经历了一遍十八层地狱,但听到这个消息,她还是强撑着,第一时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财物情况。果不其然,原本包在手帕里的钱,全都不翼而飞了,连张零票都没给她留下。

    李母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差点没晕过去。好在这个时候,警察来了。

    看见警察,李母和李富成就像是看见了救星:“警察同志,你可一定要帮我们啊。”

    “酒店有义务保护客人的财产安全,客人被偷了东西,这是他们的失职。我们好端端地花了大价钱来住,结果一晚上过去损失惨重。警察先生,您看,我这钱和手机卡,还能找回来吗?”无视掉李母的干嚎,李富成满含希望地看向警察,盼望能从他们那,得到肯定的回答。

    “呃,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带头的警察出示了抓捕令:“我们是为李韵云的案子过来的。”李韵云是朵朵的大名。

    在场的人都识字,唯一一个不识字的李母,却也听得懂普通话。酒店的人还有些不明白,怎么眨眼之间被偷了钱的苦主,就变成了犯罪嫌疑人。但心虚的李富成和李母,听到这话,脑海里都一片空白,只剩下了四个大字:东窗事发。

    人都是我一个人杀的,要抓就抓我。

    李母刚想开口顶下所有罪名,警察却没那个耐心等人说话。反正犯罪事实都已经查清了,对待这种人渣,用不着太客气。为首的警察大手一挥:“带走。”

    两副亮锃锃的手铐戴到了李母和李富成的手腕上,酒店人员看着这一幕,都被这戏剧性的反转剧情惊呆了。

    直到警察带着人走远了,才有个服务员愣愣地问道:“那小偷的事怎么解决?”

    怎么解决?

    怎么解决都可以。

    反正不管怎么解决,被偷的苦主估计也顾不上担心那些钱财了。毕竟与其担心这些身外之物,还不如担心担心自己身上背着的人命案子。

    逮捕令白纸黑字,刚刚他们站在旁边可都看得清清楚楚。这母子两人,一个杀了自己才出生没几个月的亲女儿,一个不仅没觉得有罪,还帮着毁尸灭迹。这种人渣,鬼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被偷的,说不准就是报应呢!

    这案子情节过于恶劣,本来按照上面的想法,是不打算公开的。不过为了警示人民群众,最终还是报道了出来。

    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人面兽心、畜生不如的东西?

    网友表示自己三观都被刷新了。

    “那渣男是在我们酒店被抓的,那时候我在场。说实话,长得人模狗样的,特别斯文,根本看不出是那种人。他让我第一次深刻地认识到了什么叫做斯文败类。”

    “说他斯文败类都是好听的,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重男轻女。重男轻女也就算了,一般人绝对干不出这种事吧?我奶其实也有点重男轻女,但是该我的都没有少啊,只是平常更疼我哥一点。”

    “其实很多地方都有这种事,手段更残忍的也有。什么用针把孩子虐待死,弄死了以后找条土路埋了,让她在底下被千人踩万人踏。生前死后都受罪。这样别的女婴看了,就不敢再投到他们家。类似的手段都有很多,只是没爆出来而已。有的家长甚至都没得到应有的惩罚,依旧活得很滋润。听说这次闹这么大,那两个人渣之所以能进去,一个是因为证据还在,另一个就是,女方态度特别坚决,据说当场就离了婚并且疯狂地告他们。而且肯花钱,请的律师特别好,碾压对方的律师。要不然怎么可能判这么重,估计关一两年就出来了。”

    “就是可怜了那个孩子,才七个月大,都没能好好地看看这个世界。”

    网友们又震惊又愤怒又同情,哪怕俞知乐知道的内情比较多,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网上又狠狠地骂了那两人一回后,他还是觉得难受,忍不住问道:“顾哥,朵朵投胎后,真的还能再做吴女士的女儿?”

    “你顾哥说的话,什么时候没实现过?”顾长生切着菜,头也不抬地应道。之前这小子找到工作的时候,就说要给他庆祝,结果谁知道两人都没空,一个要加班,一个有案子,以至于答应的大餐,直到今天才兑现。

    “也是。”他顾哥算这种东西一向准,没理由到了朵朵身上就出错。想到这,俞知乐长长地吐出口气,安心了:“朵朵过来,显形让哥哥看看你今天有没有变得更可爱!”

    朵朵听话地飞了过去,显露出身形。

    她现在被顾长生养着,鬼气很足,足到每天晚上去监狱里晃一圈再回来后还有剩。显个形什么的,小意思啦。

    俞知乐伸手,揉了揉朵朵的头,又捏了把朵朵脸颊上的婴儿肥:“总算舒服多了。”不再总觉得胸口被什么东西压着,沉甸甸的喘不过气来。

    小天使果然最治愈!

    “顾哥你和朵朵妈妈说好了没,什么时候送朵朵去轮回?”

    因为李富成母子每天白天都要辛苦地劳作,被人打骂,各种糟践。晚上睡着了以后又会被鬼压床,一闭眼就做噩梦。在梦里像开启了循环模式似的,反复地重复着经历朵朵当初的死法。先饿,再扔到水里淹,淹得只剩下一口气的时候再捞出来。捞出来以后,让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躯体被一点一点地肢解,然后放进绞肉机里绞碎。绞碎的过程里,他们所有的神经感官都不会失灵,能充分地体会到被碎肉的疼痛。

    这样子多来了几次以后,朵朵虽然还有恨,但怨气却散了许多,没那么浓了。今天再吃点供品,就能达到轮回的标准。

    “说好了,等会吃完饭就可以。”昨天朵朵就已经提前和她妈妈,还有得知了真相后,请假跑回来的姐姐告别过了。最后一次去监狱的时候,也把身上的阴气打进了那两个人渣的身体里。接下来他们虽然不会做噩梦了,身体却会慢慢地变虚弱,各种折磨人的小病小痛都会陆陆续续地找上门。

    监狱里的医生,除了必须的急救之外,可不会善良到给犯人治那些要不了命的小病。

    这活罪,李富成母子俩就慢慢地受吧!

    “饭做好了,小乐你回家看看你哥下班了没有?叫他过来吃饭。”顾长生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宣布可以开饭。

    “哎,好嘞!”

    饭菜果然长毛生虫了。

    顾大娘又恶心又可惜。都是好食材,就这么白白浪费了。她心疼地把东西倒进垃圾桶,刷锅洗碗忙活了起来。出来倒了回垃圾后,就又埋头钻进去清理灶膛。

    “爸爸,奶奶什么时候才能弄完啊?”顾航航坐在车上,等得有些不耐烦。

    “航航别急,很快了。”顾昌繁哄了哄。

    “很快是多快?”这回答太敷衍了,顾航航不太满意。不过小孩子忘性大,没多久他就换了另一个问题:“是不是等会进去拜拜了,我的病就能好?”

    “对啊,所以等会航航进去了之后要听话,要乖乖的,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许闹事。拜拜的时候也要诚心。”

    顾昌繁原本以为孩子听到这话以后会乖乖点头,谁知道顾航航立马就皱起了眉头,不满地说道:“那奶奶的动作为什么还那么慢?”

    “拖拖拉拉的,是想看我病死吗?我这么难受。”顾航航忍不住抱怨。

    怎么能这么说长辈!

    顾昌繁才想教育儿子,就被妻子瞪了一眼,再看看虚弱的孩子,脸上都没血色,教训的话到了嘴边,顿时说不出来了。只好摸摸顾航航的头:“奶奶不是故意的。她已经很努力了,你看她一直在干活,都没停下来对不对。”

    ……这一家人。

    顾长生觉得没办法和他们长时间共处,正好顾大娘也收拾好了厨房,顾长生率先打开车门出去:“把供品搬进来放到灶台上。烤乳猪记得放在最中间,别的随便你们怎么摆。”

    “是。”顾昌繁恭恭敬敬地应了。让妻子坐在车里陪着孩子,自己打开后备箱,一个人把准备好的供品都搬了进去。

    怕灶王爷误会他不尊敬,供品还特意用新买的碗盘来装。

    “大师,您看这样行吗?”

    顾长生正在检查灶膛,闻言抬头看了一眼:“最前头再摆个香炉,灶台下面放个火盆或者不要的铁脸盆,等会烧元宝要用。”

    东西很快都弄齐了,准备好后,不用人说,顾大娘就自觉地跪在灶台前,还拉了拉孙子,示意他跟着自己跪。

    “我不跪。”顾航航甩开顾大娘的手,抱住亲娘的腿,把脸埋在了后面:“电视上,只有犯人才跪地上,我不是犯人我才不跪。”

    “哎你这孩子,”顾大娘一着急,站起来把人拉出来:“快,听话,跪完你病就好了。”

    “我不,就不!”顾航航干嚎:“奶奶你拉疼我了。奶奶你一点都不疼我,你不是我奶奶!”

    “妈你快放手,你手上劲大,弄疼孩子了。”顾昌繁和他妻子连忙把孩子护到身后:“航航都这么大了,好好说他会听的,不要老是动手。他还病着呢,人本来就不舒服,再受点伤那不是更难受了么。到时候你不也跟着心疼。”

    心疼完孩子,顾昌繁觉得该教育的还是得教育,蹲下来平视顾航航:“航航,爸爸之前在外面和你说什么来着?是不是让你进来后要好好听话。奶奶让你跪你为什么不跪?你做错了事,不跪神明就不原谅你,不原谅你你的病又怎么会好?听话,就跪这一次。”说完揉揉孩子的头发,让他跪下。

    “跪什么啊,我都这么大了,我同学知道了会笑话死我的。我不跪。”顾航航一点都不给他爸面子,一边哭闹一边挣扎着就要往外面跑。

    这熊孩子!

    顾长生不耐烦了,都几点了还纠缠来纠缠去,没完没了的。就现在这样子,再给两个钟头也哄不好孩子。这样下去他几点才能回家?

    从袋子里抽出九根香,顾长生伸手在香上一拂,供香无火自燃。正在干嚎的顾航航看傻眼,瞬间忘记自己还在逃跑。

    点完香,顾长生分出三根递给顾大娘,又拿了三根给顾航航,顾航航心里好奇他点香的方法,也没拒绝,接过来自顾自地埋头研究。

    “跪。”听到这话,顾大娘连忙跪了回去,顾昌繁夫妻俩也继续哄孩子。顾航航才想拿着香跑,被顾长生淡淡地看了一眼,不知怎么的,就老实了下来,不敢再闹。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