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舌尖上的道术TXT下载->舌尖上的道术-> 39.第二盘鲜花饼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舌尖上的道术 39.第二盘鲜花饼

    这位读者老爷, 你的订阅比例不够,所以显示的是防盗章噢!  顾长生突然看向顾大娘:“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的?”

    祖师爷向来恩怨分明,只犯一次错,又怎么可能夺两回寿。

    顾大娘嚅嗫了好一会,这才说道:“孩子不是生病么,我一着急, 就骂人了。”

    现在的年轻人大都不讲究求神拜佛,但老一辈人却很信这个。她虽然半信半疑, 不过受周围人影响, 每个月初一十五也习惯去寺庙道观拜拜。结果拜都拜了, 几年下来那些神啊佛的,受了香火却不尽责任,居然没保佑她家,让她乖孙生病吃苦。

    这顾大娘就很不满意了, 忍不住骂了两句。

    “骂人?我看是骂神才对!”

    见过作死的, 没见过作得这么迫不及待想去死的。

    顾长生心疼祖师爷,彻底没了好声气。

    “妈你这事做的也……”顾昌繁被顾长生说的话吓了一跳, 再看看还躺在床上起不来身的孩子,忍不住责怪起了顾大娘:“妈我早说你这脾气该改改了, 成天嘴上没个把门的。我爸在的那会就老说你, 让你改,结果你到现在都还这样。现在好了, 害惨孩子了!”

    “那我不也是心疼孩子么。”更何况谁知道世界上真的有神明。被一手拉扯到的儿子这么埋怨, 顾大娘又委屈又着急:“那现在怎么办, 要不我去给他们磕头请罪。”说着就冲进了厨房,直接跪在地上,头磕得砰砰响。

    她早上从顾长生那边铩羽而归的时候,心里窝火,又看到孩子生病连饭都不想吃。早饭放在床边都凉了也没见他碰一口,整个人都恹恹的,就忍不住骂了两句做发泄。那会气急了,被她骂进去的神明有点多,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去求谁。

    不过哪怕没读过书,顾大娘心里也明白,这事最开始就是由孩子得罪灶王爷引起的,那不管求谁,先求灶王爷总是对的。

    家里不像是乡下,灶台上没贴灶王爷,不过厨房都归灶王爷管,在厨房里磕效果应该也一样。

    为了孩子,顾大娘磕得很诚心。

    这动静,顾昌繁生怕老娘磕出事来,连忙把人拉起来:“妈,你这是做什么。请罪也不是这么个请法啊!别等下航航还没好,你就又进医院了。大师,有大师在呢,您别急啊。”

    “顾大师您看这要怎么办?”顾大娘被儿子这么一拉,也回过神了,一同期待地看向顾长生。

    和顾大娘的请求不同,顾昌繁的目光就更为直接点,带了催促。

    为了祖师爷的胃口,这事总要解决。

    再加上对方又付过了钱,顾长生也没推诿:“光磕头是不够的。”哪怕你磕得再响也没有用。

    就好像你无缘无故把人家房子给污染了,完事后说句对不起就想走?

    哪那么容易。

    不得把人家屋子清理干净,再赔礼道歉,谁会愿意原谅。

    “之前被你骂过的神明,你到时候直接自己去他们的庙宇道观里烧香请罪。至于灶王爷,灶神没庙,你得祭灶请罪。”

    “怎么祭,摆供品还是烧纸钱?我立马把东西买回来弄。”得了解决办法,顾昌繁连忙问道。

    “都要。祭祀要烧那种手折的元宝,机器糊的不行。供品里必须要有一整只烤乳猪,其他的鸡鸭鱼肉你看着买,果盘糕点也不能少。你手脚快些,光这些还够,还得回乡下,把你儿子弄脏污的灶膛清理干净,不然请罪没效果。”

    “手工元宝,烤乳猪,鸡鸭果盘?”顾大娘在一边听到这些,忍不住心疼了,这可都不便宜。她忍不住把顾长生拉到一边:“长生啊,早上是大娘不对,大娘不该骂你,可大娘那不是气急了么,你也别放心上。你说咱们都多少年的邻居了,你怎么能坑大娘?”

    “我坑你?”顾长生莫名其妙。

    “着啊!”顾大娘没听出这是疑问句,一拍大腿说道:“你可不是在坑大娘么,我可是听说,你平常作法,根本用不着这么多东西。光是用什么油条啊,馒头啊,就把事情解决了。”要不是听说了这个,她也不会去找他,还不是图省钱。

    “你说馒头油条才几个钱?鸡鸭又多少钱,尤其是烤乳猪,那不得好几百!手工的元宝也不便宜。”她儿子赚钱可不容易,儿媳妇又是个败家的。一套化妆品好几千,一个包包就上万,夫妻俩那点工资哪够用,可不得多省点。不然以后孙子长大了,拿什么给他娶媳妇。

    打听的还挺清楚。

    顾长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站在一旁,把话都听全了的顾昌繁脸上作烧,连忙把老娘拉了回来:“你胡咧咧啥呢?这情况能一样吗,咱家又不缺那点钱。”更何况大头他都已经给了,至于在这上面扣扣索索得让人看笑话?

    “顾大师你别听我妈说的,她就是一时转不过弯来。年纪大了都这样,节约!”顾昌繁尴尬地描补了两句:“该买的还是得买,不能心疼钱。我这就打电话让我老婆请假,我们兵分两路去买,天黑之前一定给您买齐。”顾昌繁说着就要去找钱包。

    天黑?

    顾长生懒得计较别的,他就光注意到了天黑这两个字。

    怎么能等天黑,他还指望着能早点回去给祖师爷做夜宵呢。天黑才买齐,再去一趟乡下,来回快三个小时,今天别说夜宵了,能不能到家都还是问题。

    顾长生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现在才两点多,争取三点半买齐。”

    看顾长生这么严肃,顾昌繁还以为时间上有什么讲究,也不敢多嘴,连连点头道:“我直接买现成的,三点半一定给您都准备好,您放心,不会误了吉时的。”鸡鸭什么的,卤味店都有。鱼可以去饭店,水果菜市场水果店都有,糕点点心店里能买一堆,元宝就更是方便,直接去香烛店。唯独烤乳猪麻烦了点,不过仔细找找应该也能行。大不了多问问人,A市这么大,肯定有地方卖。

    听到吉时,知道顾昌繁误会了的顾长生也没解释,反而指点道:“城关那边有家福源酒店,他家的烤乳猪做的还行。”最重要的是这家酒店的烤乳猪是半成品,事先准备好了的,贵是贵了点,但客人去的时候不用等太久就能上桌。

    “您可帮了我大忙,我正发愁去哪买呢!”顾昌繁一脸感激,怕老娘再有不同意见,顾昌繁连忙道:“我这就出门,您先在家里坐着休息休息。想吃想喝什么就让我妈拿,千万别客气。”说着顾昌繁看向顾大娘,特意叮嘱:“妈,你好好招待人家,我出门了啊。”

    “知道了,放心吧。”酒店的东西得多贵,说不准一两千还买不下来。再加上其他几样东西,又是一笔大开销。儿子刚发过火,顾大娘不敢再说什么,脸上笑容勉强。

    一直怕祖师爷被恶心到的劲还没过去,会不吃东西。

    满脑子都想着这个,顾长生做完饭后,就忘记给自己留一份。这会灶台上都是供品,也不好再开火。顾长生在叫外卖和吃泡面之前,饥饿的肠鸣让他果断选择了后者。

    有那等外卖的时间,说不准他泡面都吃完了。

    还是早点安抚一下空荡荡的胃比较好。顾长生从储存箱里翻出一桶泡面,撕开封盖放到桌上,转身把热水壶装满水,准备烧开水泡面。

    水才装满,顾长生都还没来得及给热水壶插电,厨房的门突然就自己打开了。

    动静不小,顾长生顺着声音扭头看过去,就发现橱柜里的碗碟飞了七八个出来,灶台上的饭菜每样都分了一小半到碗碟上。装好饭菜后,碗碟排着队飞出厨房,跟长了眼睛似的,目标明确地直奔向餐桌。

    热气腾腾的饭菜大大咧咧的占据了大半桌面,把才开了个封盖的泡面挤到了角落里。

    “这是给我的?”

    回应顾长生的是一双主动飞到他手里的筷子。

    顾长生忍不住露出个大大的笑容:“谢谢祖师爷!”

    埋头大快朵颐。

    ****

    “章小姐,请您再确认一遍,如果没问题的话,就可以签字了。”

    摆在章欣雨面前的,是一式两份的《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听到捐献机构工作人员的话,章欣雨又认真地看了一遍登记表,确定没有错漏后,这才拧开笔帽,准备签字。

    “等等,”工作人员负责任地重申:“章小姐,您确定在您死后,愿意把遗体的全部可用器官都捐献给医学事业?您的直系亲属也赞同您的决定?”

    一时激动想要捐献器官的人有很多,但他们大都很快就会后悔。到时候反而会埋怨工作人员不尽心,为几个器官黑了心肠,竟然在他们做决定的时候没及时进行劝阻。谁也不能保证眼前的这位女士,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甚至还有捐献者自己确实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动摇了,但是家人的工作却没做到位的。

    等到捐献者自然死亡,医生摘取器官的时候,他的家人突然就会跳出来拼命反对阻挠,闹事。好好的一件事就会被歪曲成黑心交易,弄得外界不明真相的群众信以为真。

    让医生这个职业又蒙上了一个污点。

    为了避免做无用功还落埋怨,哪怕之前已经确认过好几次了,到了最后一刻,工作人员还是再问了一遍。

    章欣雨伸手把遮住视线的头发撩到耳后,露出一个恬淡的笑容:“我确定。我的家人也很赞同,请不用担心这点。我是独身主义者,如果在我死亡后,有人能用我的器官活下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的生命得到了传承。这会让我的家人感到安慰。”

    章欣雨干脆利落地在落款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字迹苍劲有力,和她恬淡娴雅的外表截然相反。

    这是个很有主意,且心志坚定的女人。

    ****

    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来车行,突然‘砰’地好几声,有四五辆车连环追尾。

    出事的地方是个十字街口,靠近斑马线,前后有不少车辆。人行道的两头,也有一群在等着过马路的行人。

    附近的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以后,全都惊慌失色。尤其是和那几辆车距离很近,差一点就会被撞上的行人和车主,更是腿脚发软。

    和死神擦肩而过,差一点,他们就也躺在那儿了。

    “快,叫救护车,说不准还有人活着。”终于有人回过神,连忙掏出手机拨打120。

    虽然他们都知道,发生了这么惨烈的车祸,看这撞击的痕迹,车里的人生还的几率很小。

    “都离车子远点,避免车辆爆炸误伤。”缓过来后,国人好围观的性子就又起来了,不少人都围着车辆指指点点。有理智的人连忙站了出来,进行阻拦:“来几个力气大的,有经验的最好,咱们先把车子里的人弄出来。其他人都离远点。该报警报警,该打119打119,都别靠太近。”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