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舌尖上的道术TXT下载->舌尖上的道术-> 35.第一个芋头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舌尖上的道术 35.第一个芋头

    这位读者老爷, 你的订阅比例不够,所以显示的是防盗章噢!  “灵香三炷祭幽冥,四色供品偿阴差。我今遇鬼苦无依,枉死屈亡在人间……东厨司命九灵元王定福神君座下弟子顾长生, 敬请冥差。”

    顾长生把香插入香炉, 夜色缓缓分开, 有一条虚浮的道路露了出来。道路尽头,有隐隐的锁链声传来。

    “等下朵朵要乖,鬼差来了之后就跟着他们走,千万不要回头,路上听到有人喊你也不要停留。”越是相处, 越是觉得朵朵实在是个可爱的孩子, 乖巧贴心。以至于哪怕这些都已经事先叮嘱过了,临到关头, 顾长生还是忍不住又说了一遍。

    朵朵乖乖地点头, 不舍地蹭了蹭站在一边围观的俞知乐兄弟俩后,又飞到顾长生身边。就在顾长生以为她也要蹭蹭自己的时候,小姑娘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 飞快地在顾长生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谢谢叔叔!”

    亲完不等顾长生反应, 就飞到虚空之中已经凝实的道路上, 两名负责接引的鬼差正等在那里。

    看到顾长生,鬼差行了个礼, 没给小鬼扣上锁链, 直接就带着人上路。

    别看那两条锁链平平无常, 却是防止孤魂野鬼中途逃跑的重要法器,对鬼魂具有极强的束缚能力和一定的伤害量。平常遇到亡魂,不管是带去轮回还是带去判刑,阴差们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这次纯粹是给顾长生面子。

    冥差虽然是个体面的活计,但当差的都是鬼。做鬼别的不说,有一样最不好。那就是别管你多有本事,都吃不了阳间的美食。哪怕那些美食,是家人祭拜、子孙供奉下来的也一样,用尽了办法也都只能吸食到食物的香气。

    虽然这样也能填饱肚子,但嘴里却没什么实在的感觉。

    大家当鬼之前,少说也做了十几年、几十年的人,早就习惯了享受美食。这猛地变成鬼了,再也吃不到好吃的,心里别提多不得劲了。

    好在灶王一脉一直在阳间有传人。灶王爷他老人家的神职里,有一项是主管人间饮食的制作。因此他那一脉的弟子,亲手做出来的食物都有些特殊,人能吃,鬼也能吃。

    祖传的好手艺,这一代弟子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做出来的食物那味道,简直绝了!

    有些鬼活着的时候都没享受过,死了还能有这机会,对顾长生的态度,想不好都难。每次见到顾长生烧香请冥差,附近的阴兵都得先打一场,赢的才能够去吃美食。今天也是他们哥俩运气好,刚好在周围执行公务,这才有口福。

    送走了阴差,顾长生的日子又回到了两点一线里。每天围着私房菜馆和早餐摊打转,忙得不亦乐乎,连家都没怎么回。

    最近店里生意特别好,原本招的服务员有些不够用,顾长生没办法,在没找到合适的人之前,只能自己先客串着。

    “顾大师,怎么是您在跑堂?”这个大师,尊称的是顾长生在厨艺上的成就,而不是道术。

    “这不是忙不过来么,娄总您可有阵子没来了,今天吃点什么?”顾长生递过菜单:“还是老样子?”

    “对,我就好那几口。别的地方都吃不到这么正宗的。也就是在顾大师您这,才能顺心。”娄厚德笑着夸赞:“您调|教出来的帮厨都比外头大酒店里的主厨强!”

    听到这话,顾长生才想谦虚两句,突然就发觉到娄厚德的面向有些不对,怎么看着,像是有些短命?

    黑煞冲面,这是横死之相啊!

    娄厚德是他店里的常客,只要人在A市,每个礼拜都会固定来两趟。即使不在,一个月里也会专门飞过来吃一次。他来的次数比较多,两人经常能见到面。以往顾长生偷偷给他看过,娄厚德这个人可以说是人如其名,品行十分高洁仁厚,做过许多的善事。因此一生虽然有小波折,但都能顺利渡过。是福泽有余,寿终正寝的好面向。

    怎么才半个多月没见,变化就如此之大?

    娄厚德是个好人。他眸光清正,功德也没有晦暗,显然没做过坏事。顾长生对于好人,总是忍不住心软多管闲事:“娄总,我们店最近出了新品,您要不要尝尝看?”

    “什么新品?”娄厚德很感兴趣地问道。在这里吃了这么久的饭了,他也有些了解顾长生的为人。知道如果不是好东西,连顾家柴火灶的菜单都上不去,更别提让顾长生亲自推荐了。

    “是一款面食。有大份的,也有小份装。大份的可以当主食,小份的可以当点心。娄总您今天点的菜多,来份小的刚刚好。”顾长生没翻菜单,直接就说得头头是道,愣谁听了也不会猜到他在说谎。

    娄厚德听了,还真以为有这么个新品,于是就说道:“那来一份。”

    别的菜顾长生都让其他人去做,唯独那碗面,顾长生捋起袖子,准备自己动手。

    他要做的面是妈祖面,又名平安面、长寿面,有平安吉祥、富贵长寿的寓意。

    面他年前做了一批,这是干面,保存得当的情况下能放很久,原本是他留着自己吃的,这会正好能派上用场。顾长生动作麻利,很快就煮好了面。

    面一上桌,娄厚德才尝了一口,就知道是顾长生的手艺,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面?”这碗面条的样子十分奇特,面特别细,细如银线,又特别长,长得一整碗都装不下几根。味道也好,滑口咸香。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叫线面。”上菜的服务员半知半解,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倒是另一个服务员,他老家是在东南沿海一带,那里信奉妈祖,每年过年的时候都要吃一碗这样的面,以祈求妈祖保佑接下来的一整年平平安安,富贵吉祥。

    他虽然出来打工了,但小时候经常吃,因此倒是对这个面不陌生。听到客人问,也就说道:“是叫线面。因为它长得有些像线。不过也叫平安面、长寿面、妈祖面,寓意很好的。”

    娄厚德听了,点点头,确实是好寓意。再加上味道也好,一整碗面连带着配菜,娄厚德都没剩下什么,吃得干干净净。

    吃完面,又用了点别的,娄厚德酒足饭饱,结完账离开了。顾长生从过来吃饭的客人那里听说娄厚德接到了一个大项目,去了外地。这项目耗时不短,顾长生原本以为他要下个月才会再来,没想只过了两天,娄厚德的家人,就求上了门。

    那天在顾家柴火灶吃了碗面,虽然面的味道好了点,样子也特别了点,但娄厚得也没放在心上,只想着下回过来的时候可以再点。结果谁知道这一次接了工程,一出门就不顺。

    先是车子在去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好在不严重,也就划伤胳膊。虽然耽误了飞机,但人没事最重要。娄厚德去医院处理好伤口后,就改签打算继续飞。

    这回倒是顺利地上了飞机,也平安落地了。谁知道一出机场门,霉运似乎就又降临到了他身上。

    被车撞,路上井盖被人偷了掉进下水道,跌得头破血流,送进医院后遇到医闹,拿着把刀在医院里发疯,他刚好坐着轮椅被家人推着经过,就被对方捅了一刀。理由是,医院只救有钱人,没钱的都让他们害死了。他要捅了有钱人和医生为他弟弟报仇。

    他这个有钱人无缘无故地就遭了殃。谁让周围就他手上戴了块名表,又失去了行动能力,最好捅。

    才治好伤勉强可以出院的娄厚德,因为这一下,又进了手术室。医生抢救了大半天,才勉强把他的命从阎王爷那边抢回来。

    受伤太严重,这下是不能出院了,项目也泡了汤。为了命,娄厚德老老实实地待在病房里养伤。谁知道吃药的时候,护士送过来的药,被人偷偷地调换了,调换的人是隔壁病床病人请来的护工。这护工经常遇到脾气不好的病人,把屎把尿还被骂,一时想不开报复社会,报复到他身上了。

    ……这都叫什么事啊!

    全是无妄之灾。

    娄厚德洗完胃出来,躺在病床上越想越不对劲。他该不是被人害了吧?

    想到以往隐隐约约听到过的,顾长生道法高深的名头。还有这次去柴火灶吃饭的时候,对方亲手做的那一碗平安面。娄厚德忍不住深思:顾大师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提前在给自己挡灾?

    现在回头想想,他才完吃碗面不久的时候,遇到车祸什么的,伤得都不严重,是后来从掉进下水道开始,一次比一次倒霉。这是不是说明,那碗面的效力过去了?

    这么一想,娄厚德哪里还躺得住。

    “大娘不是来找你订席面的。”弄不清顾长生是真傻还是装傻,顾大娘决定打直球,不给他推诿的机会。

    不是,你找一个开私房菜馆的人帮忙,不是预订桌子还能干嘛?总不能是明天想买个早餐,但懒得去他小摊上买,让他给送上门吧。这种事说一声就可以了,哪里用得着这么大阵仗地提东西上门来求。

    顾长生不明白,顾大娘直接就给他说明白:“咱俩是本家,五百年前那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么多年大娘都没求过你什么,今儿大娘也就厚着脸皮直说了。我听说,你很有点神神道道的本事?”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