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舌尖上的道术TXT下载->舌尖上的道术-> 31.第五道开水白菜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舌尖上的道术 31.第五道开水白菜

    这位读者老爷, 你的订阅比例不够, 所以显示的是防盗章噢!  祖师爷气到连东西都不想吃了,这得是发生了多大的事才会这样。就在顾长生心里着急的时候, 门铃响了。

    顾大娘的儿子正站在门外。

    三十来岁的青年西装革履,一派精英风范,只不过两手上都提着满满当当的东西, 破坏了他的形象。

    青年身上的西装质感还不错, 又买得起这个地段的房子, 显然日子过得很宽裕。按理说,生活无忧的情况下, 男人应该心情舒畅才是。怎么这会却一脸的焦虑?

    顾大娘身上的神罚不算太严重, 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所以他在担心什么?

    “大师!”顾昌繁可不知道顾长生心里在想什么, 他一看到人,就跟看到了救星似的, 情绪激动, 好半天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

    顾昌繁从小学习就很好, 一直名列前茅, 高考的时候更是鱼跃龙门, 上了国内排名前几的大学, 毕业以后出来工作,工作能力也强, 一路高歌猛进地升职。工资涨了又涨, 没几年他就市区里买下大房子, 全家都搬了过来。中间又娶了貌美能干的妻子,两人一起生了个胖娃娃,完全就是人生赢家的模板。

    原本日子过得很好。虽然母亲爱摆架子说教,不过妻子柔顺,婆媳之间倒也没什么大摩擦。孩子聪明伶俐,虽然有些顽皮,但在顾昌繁的眼里,小孩子哪有不爱玩的,更何况是男孩子,调皮捣蛋些也正常。

    谁知道飞来横祸。

    “上周末,我妈带航航回乡下玩,结果她洗个衣服的工夫,孩子就出事了。”提到孩子,顾昌繁脸上更加担忧:“航航说不舒服,小地方,我妈也不敢找那里的卫生所,怕误诊出事,直接就打车把人带回市区找大医院看病。”

    “可是全套检查下来,医生愣是没看出来孩子哪有问题。”顾昌繁心里不满,觉得那些医生都徒有其名,要不然怎么可能连一点小病都看不出来。不过为了不引起顾长生的反感,他聪明地没表现出来,只是继续往下说:“航航是个好孩子,他不可能装病的。后来我们又换了家医院,结果也还是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那里的医生让我下次带孩子过来看病的时候,不要再谎报孩子的年龄,这样容易影响他们的判断。说航航八岁了,发育有些迟缓,让我注意,下个月再带他来做一次检查。”

    顾昌繁家的孩子顾长生碰见过几次,如果没记错,今年应该才满六岁才对。面相是不会骗人的。

    “我家航航才六岁,你说怎么可能就八岁了呢?”顾昌繁无奈地抹了把脸:“但是骨龄是不会骗人的,医院开的单子上,显示的就是八岁。不管怎么换医院结果都一样。”

    “航航觉得不舒服,可能就是骨龄突涨的副作用。医院不知道怎么治疗,住院观察了几天也没个结果,只说让我把孩子带回去,定时复检。”

    “可航航一直难受,夜里觉都睡不好。我妈说有可能是撞邪了,找了两个跳大仙的来驱邪,结果都是骗子,根本没有用。这实在是没办法了,才上门来找你。”顾昌繁把礼物往顾长生那边推:“我妈这人心眼还是好的,就是不太会说话,有得罪你的地方,我给你道歉。”

    “她年纪大了,你别和她一般见识。”顾昌繁动之以情:“航航那孩子多少也算是你看着长大的,要是可以,你就伸手帮我们一把。”说到这,顾昌繁又伸手推了张银行卡过来,诱之以利。

    顾长生看都没看银行卡一眼。看似不为所动,但心里早就决定去了。倒不是为了帮忙,而是,有钱不拿白不拿,拿了刚好可以攒着给祖师爷铸金身。更重要的是,不解决掉这件事,祖师爷恐怕还是会不吃饭。

    这会过去,晚饭估计是赶不上了,但是顺利的话,解决完回来也许来得及给他老人家做一顿夜宵。想到这,顾长生在顾昌繁热切的眼神下,矜持地点了点头。

    “孩子难受,不如我们现在就走?”顾昌繁喜出望外,生怕顾长生反悔,连忙站了起来率先出门。

    都在同一个小区,两家离得并不远,走几分钟就到了顾昌繁家。看到顾长生,顾大娘脸上有些讪讪:“小航在床上。”

    一打照面,顾长生就发现,顾大娘身上神罚的痕迹,更重了。这才几个小时没见,她就又得罪了祖师爷?

    再一看孩子,小孩躺在床上,屋子里没开空调,他肚子上还搭了一条薄毯子。即使这样,原本应该红扑扑的脸色依旧显得十分苍白。顾长生伸手一摸,发现他手脚也特别冰凉。大热的天,孩子又火力旺,这表现根本不正常。

    难怪顾大娘会怀疑是撞邪。

    航航正闭着眼在睡觉。小小的眉头纠结在一起,显然睡得不安宁。顾大娘脸上满是心疼,也顾不上之前的尴尬了,急切地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救?

    顾航航身上神罚的痕迹,居然比顾大娘更严重。这时候,顾长生已经看出来,祖孙俩身上的神罚,确实是祖师爷降下来的。

    这一趟,他算是来对了。

    灶王爷一直不是什么好脾气的神,只不过古代神明信仰昌盛的时候,古人对这些忌讳知道的比较多。现代人往往连有那些神都不清楚,更别提熟记他们的喜恶了。顾航航估计是在调皮的时候,犯了忌讳。

    《抱朴子》里就有过记载:月晦之夜,灶神亦上天白人罪状。大者夺纪。纪者,三百日也。小者夺算。算者,一百日也。

    灶神一怒,生气的时候从来不像凡人那样,只会打打骂骂。他老人家向来都是直接剥夺寿命,所以对此有所了解的古人从来都敢惹灶神生气,每年祭祀的时候都恭恭敬敬。

    顾大娘身上有被夺算的痕迹,被夺了两次算,加起来两百天。顾大娘才五十几岁,没了两百天对她来说影响并不大,只是看起来苍老了一点。但孙子生病了,她心里担心,休息不好神情憔悴。显出老态来,可以说是十分正常的事了,因此谁也没把这放在心上。

    可对孩子来说,情况就不一样。尤其是,顾航航也不知道做了什么,竟然被灶王爷夺了两次纪。一纪三百天,加起来快两年。时间的剥离对小孩来说,后遗症是非常大的。影响到了他的身体健康不说,因为寿命的流逝,骨龄会有所増加,这导致顾航航将来的身高也会受影响。

    情况有点儿类似误食了激素,骨头过早闭合,长不高的儿童。

    惩罚这么重,祖师爷这是气大发了啊。

    顾长生的脸色没进门那么好了。

    顾大娘完全没注意到这点,她一心扑在孙子身上,见顾长生没回答,连忙追问:“是不是中邪了,大师您看有没有办法给驱一驱邪?”可千万要有办法啊!

    “没中邪。”

    “没中邪好好的孩子又怎么会这样?”顾大娘不依不饶:“你再给好好看看。”

    “还有什么好看的?你们这是得罪了神明,神仙惩罚你们呢!”顾长生懒得多话,要不是怕祖师爷不开心,这会他都甩手走人了。

    反正顾航航也不会有大事,身体过一段时间适应了就会好,顶多以后身高会比原本应有的矮一点,影响不大。也就一两厘米的事,不会变侏儒。

    “什么神仙?”顾昌茂才想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神仙。他虽然去找顾长生,但其实并不相信这些。只以为顾长生手里有什么民间偏方对症,再加上为了安老娘的心,这才求上门。

    话才问出口,顾昌繁就发现顾大娘的脸色不对。顾长生自然也注意到了这点。

    “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你没告诉我?”知母莫若子,顾昌繁对他妈还是很了解的。

    顾大娘脸上又是心虚,又是惶恐,哪怕被儿子追问,她也还是好半天都没下定决心说话。

    “妈你说啊,航航还躺着呢!”顾昌繁急了,连忙催促。

    提到孙子,顾大娘这才一咬牙说道:“前几天在乡下的时候,我在做饭,航航没见过土灶,就说要给我烧火。那我看他那么乖,都能给我帮忙了,就没忍心拒绝。”

    “结果航航烧火的时候,又想上厕所。老家的那个厕所你也知道,我哪里敢让他一个人去,万一掉下去了怎么办。但是灶里火还烧着,我又走不开,就直接让他在屋子里解决了。”

    “没想到航航把尿尿进了灶里,还在地上拉了粑粑。我说放着等会我去处理他不听,自己拿纸包了,也塞进灶火里,和着柴一起烧了。”

    ……顾长生听到这,整个人都炸了。

    难怪祖师爷不吃饭,要是他,他也得被恶心到没食欲。

    “啊!”一声尖叫从厨房里传来,伴随着铁盆‘砰’地一声落地的声音,极为刺耳。

    “妈你干什么呢?”李富成不耐烦地责问道:“还让不让人看电视了?”

    “富成,富成,儿子你进来看看啊!”半晌,陷入恐惧的老太太才勉强说出话来。

    “搞什么呢?才下班回来就不得消停,还让不让人好好地休息一会儿了?”李富成骂骂咧咧,满心的不情愿。他女神才出来,丰乳肥臀的,那叫个性感。刚演到她要湿·身,死老太婆就叫叫叫。

    “富成,妈求你了,你快进来看看。”老太太腿软得不行,根本站不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地板上的那条鱼不停地扑腾。带起的冰凉水珠溅到她身上,让人心也跟着凉了。老太太的声音低了下来,喃喃道:“妈求你了。”

    “行了行了,就来。”等看完了湿·身,画面转换到其他场景,眼见没别的美女出现了,李富成这才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往厨房走去。

    “铁盆掉了啊?”李富成看到地上的铁盆:“铁盆掉了你不会捡起来?叫什么叫,这么点小事也要叫我来。”死老太婆越来越没用了。

    李富成撇撇嘴,刚想骂人,突然就看到地板上的鱼:“鱼怎么变样了?我记得我买的是鲈鱼啊,比这大多了。这颜色也不对。”

    “妈你不会把鱼换了吧?我都说了这段时间别小气,多买点好的做了给吴婕吃,把她身体调养好。”

    “你不想抱孙子了吗?她身体不好怎么给你生孙子啊?”李富成不耐烦地伸手去抓鱼:“等孩子生了,到时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用不着这么急,这么长时间都装了,何必在乎这一时?”

    “您说我说得对不对吧?是不是有道理。”想到儿子,李富成难得压下了脾气,苦口婆心地劝道。

    提到孙子,老太太浑浊的眼睛终于有了亮光,也没那么害怕了:“对,孙子,孙子会孝顺我的。”孙子一定会孝顺我的。

    “这就对了。”李富成把鱼放回铁盆里递给老太太:“行了,你拿着继续做饭吧。饭好了再叫我,没事别总打扰我,我在公司还不够心烦吗?在家你就让我好好休息休息行不行!”

    看到被送到面前的鱼,老太太又重新被恐惧包围了起来,她害怕地往后缩了缩:“拿开,你快拿开!”说到后面,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几分凄厉。

    “发什么疯?”有病吧这是,一条鱼有什么好害怕的。

    “这是你鱼缸里的鱼啊。”老太太崩溃地大喊:“你以前那套房子里,鱼缸的鱼!刚刚鲈鱼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听到这话,李富成傻了。他以前喜欢养鱼,但对各种观赏鱼其实并不了解,只是附庸风雅而已。

    那个鱼缸里养的观赏鱼,都是他让助理去买回来的,平常也没关心过里面都有些什么样的鱼,再加上这条鱼看起来,只是颜色怪了点,不算特别缤纷,和食用鱼差别不大,李富成也就没认出来。只以为是他妈从菜市场里捡来的别人家不要的,长得丑一点的海鱼。

    反倒是老太太,天天在家里,没事就对着那缸鱼,这才能一眼认出来。

    “报应啊,这都是报应。”老太太哑着嗓子,嘶声说道。

    “胡说八道什么,什么报应,这算什么报应,老子就不信这个邪!”李富成心里也害怕,但他强撑着拿起菜刀,把鱼拍死,剁成块扔进垃圾桶:“我是她老子,不管她死了活了,我都是她老子,我永远都能掌控她,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看,这不就死了吗,起来,别鬼哭狼嚎的让人笑话。”话才说完,李富成就看到,才被他剁死的观赏鱼,又活了过来。从垃圾桶里跳起来,用鱼尾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不仅打在他脸上,也打在他心上。

    “我能弄死你一次,就能弄死你第二次!”李富成拿刀的手有些抖,但他还是坚持把鱼再次剁死了,这回,他把鱼剁成了鱼茸。

    然而还是无济于事,鱼在他眼皮子底下,又活了过来。鱼茸变回了鱼。

    李富成终于崩溃了,扔下刀,连老娘也顾不上,夺门而出:“一定是她,她跟到这边来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