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舌尖上的道术TXT下载->舌尖上的道术-> 30.第四道开水白菜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舌尖上的道术 30.第四道开水白菜

    花面狸跑掉之后, 顾长生以为, 以小家伙对人类的排斥性来看, 短时间内它应该不会再回来了。谁知道第二天,才到饭点, 他就看到了像只石狮子一样, 蹲守在大门旁边的花面狸。

    花面狸一副已经等了很久, 快不耐烦的模样。顾长生愣了愣, 连忙从厨房里拿出食物来安抚它。除了两盘子花面狸爱吃的虾仁之外,还有一盘小炒牛肉。牛肉是专门带给花面狸换口味的。

    吃干抹净, 花面狸蹭了蹭顾长生的小腿表示感谢后,就头也不回地跑了。

    不过跑归跑,接下来, 每天同一时间,顾长生都能在店门口准时看到它。投喂了几天后,这天一大早,顾长生收完早餐摊, 再来店里时就发现, 花面狸这次不仅提前过来了, 而且竟然还没有空爪而来。

    看到人, 花面狸慢吞吞地从绍兴酒坛里爬了出来,恋恋不舍地看了坛子一眼, 花面狸这才伸爪, 把酒坛推到了顾长生面前。

    “这是给我的?舍得还我了?”难怪花面狸之前死活都不肯把酒坛子交出来, 看它这样子, 感情是把坛子当窝了。顾长生有些想不通它这会怎么大方,舍得把窝拿出来,于是半开玩笑地问道:“不会是拿来抵餐费的吧?”

    花面狸听到这话,人性化地翻了个白眼,拿前肢比划了几个动作后,看顾长生还是一脸迷茫,花面狸气急,张嘴叫了两声,声音里满是鄙视。

    物种不同,语言不通。这是完全没办法的事,除非花面狸修为大涨,修炼到能开口说人话的地步,不然一人一兽还真就只能这样,一直猜下去。

    什么时候运气好蒙对了,什么时候才算完。顾长生有些无奈,撸了一把花面狸的头毛:“要不我给你找瓶墨水,你拿爪子蘸蘸,把想说的事画出来给我看?”

    这只两脚兽怎么这么笨?它都能听懂人话!

    一时半会的,也没更好的选择,花面狸只好答应了下来。

    附近就有文具店,顾长生跑过去,不仅买了瓶黑色墨水,还顺带挑了几张无论看起来还是摸起来,都很厚实的宣纸。

    顾家柴火灶名声在外,生意一直很好,店门口人来人往。

    如果是在角落不起眼的地方,低声说几句话倒没什么。这年头喜欢自言自语的人多了去了,他的行为并不出格。更何况还可以用打电话来解释。哪怕他把食物放在地上,被人注意到了,也没什么,只会以为他是在喂流浪动物,不会多想。

    但要是在这里就地铺纸画画,那就有些过了。

    尤其是,画画的人还不是他,是只花面狸不说,这只花面狸还是个鬼,普通人完全看不到它。到时候当着众人的面,纸张上凭空出现墨迹,还不把他们吓死。

    为了不闹出灵异事件上新闻,顾长生特意进去给祖师爷上了炷香,禀告了花面狸的事。得到了祖师爷的允许后,这才顺利地把花面狸带进店里。

    才进店的时候,想到上次感受到的那个恐怖威压,花面狸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过了好一会,直到顾长生把它带进包间,也没感觉到威胁后,花面狸这才冷静了下来。

    包间里的桌子非常大,宣纸能够完整地铺摊开。拧开墨水瓶盖,倒了些墨水在盘子里,方便蘸取后,顾长生把花面狸抱起来放上去,撸了下花面狸的大尾巴,这才松手,提醒道:“现在可以开始画了。”

    “动作轻一点,记得把爪尖收起来,别把纸划破了。”虽然买的是厚纸,但也经不起它折腾。这要是一爪子下去,别说纸了,连他的桌子,说不准都得破破烂烂。说到这,顾长生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等等,果子狸的爪尖能收得进去吗?”他对动物没什么了解,就只知道猫咪的爪子可以自如地收进肉垫里。

    小瞧狸?

    花面狸当着顾长生的面把爪子收起来,收完后,还不忘举起来晃了晃,这才带着得意,慢悠悠地走到墨水盘前,沾了沾墨水,开始画画。

    画的是几个人和动物,最后动物没了,就只剩下人和一地的骨头。花面狸画得很抽象,它根本没有画技可言,比火柴人还不如,不过顾长生还是半猜半估了出来。

    “有人吃动物?”不过应该不仅是这样,只吃动物的话,也没见花面狸平常吃鸡鸭鱼虾有什么心理障碍。顾长生继续猜测:“有人吃野生动物?”

    “偷猎?!”

    “不对,是不是虐杀,然后杀死了再吃肉?”要不然花面狸的反应不会这么大。

    听到顾长生终于猜到了点子上,花面狸恶狠狠地一拍画像,用蘸着墨水的爪子,超凶地在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叉。

    那道叉大到,横盖了画像上所有人类的身体。就像是把刀似的,把人砍成了几段。顾长生见状,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猜对了。

    这种死法,亡者的怨气会非常大。如果再有几分运道的话,也难怪花面狸能够变成鬼。顾长生想起这段时间,花面狸每天都要消失很长时间,然后下一次再出现的时候,它身上的怨气就会变少一点,顿时明白了过来:“你之前找他们报仇去了?”

    原本他还以为,花面狸身上的怨气一点点变没,是因为时间过去越久,仇恨就变得越淡,也就一直没多想。

    现在回头想想,花面狸是野生动物,又怎么会出现在城市里。哪怕死后变成鬼了也不可能,除非是迁移性动物,不然动物们很少会离开自己的地盘。

    听到顾长生的话,花面狸还以为顾长生是不满它报仇,顿时炸了,一爪子掀翻了墨水盘,墨水流了一桌面,把铺在上面的宣纸浸得一团糟。

    敢情活生生被人剥皮剐肉剔骨的不是你!

    花面狸气得不行,浑身的毛都炸开了,小肚子剧烈起伏。顾长生连忙顺毛,连墨水淌到地板上都顾不上了,哄道:“急什么。我又没说不让你报仇。”

    听到这话,花面狸这才满意了。

    “不过你报仇,好像也用不上我。”以花面狸的机灵,它不像是只会做无用功的狸。

    光是扫一眼花面狸身上怨气的浓度,顾长生就能判断出来,那几个吃野味的家伙,还有充当刽子手的厨师,现在的日子估计都不太好过。看情况,目前这局势,应该完全不需要他插手才对。

    花面狸一只狸就能搞定了。

    那小家伙特意来找他,费这么大劲画画干嘛?

    怎么用不上?!

    花面狸激动得直拍桌子,墨汁四溅。

    拍完桌子后,花面狸才想起来顾长生是只有点笨的两脚兽,不能太苛求。它在桌子上转了几圈,总算是找到了一小块还没被墨水污染的宣纸。直接就着爪子上的墨水,花面狸歪歪扭扭地在纸上画了个有些复杂的图案。

    “齿轮、天平、麦穗、华表。这是法徽?”顾长生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花面狸点了点小脑袋,表示两脚兽终于聪明了一回,竟然没再浪费时间,一遍就猜对了。

    “你想要让那些人得到法律的制裁?”顾长生忍不住猜测到,但又觉得不太可能。毕竟花面狸一只野生狸,又怎么会知道人类的法律。

    然而下一秒,他就看到花面狸满意的神情,顿时哑然。

    活着的时候,花面狸确实完全不知道这些东西。那会它每天满脑子里想着的都是,今天要去找点什么好吃的来填肚子。根本无暇,也没兴趣去了解人类的一切。但死了就不一样了,为了报仇,花面狸也是做了很多功课的。

    不过说起来,能知道法律,还真是个巧合。上次才在顾长生这边吃完东西,回去的时候路过一户人家,那人家里,母子俩正好在看电视,电视上播的一则野生动物被偷猎的新闻。

    “妈妈,动物们好可怜啊。那些坏人是不是都会得到报应?”

    “当然啦,宝贝你没看到电视上,警察叔叔都把坏人送上法庭了吗?他们的报应已经来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花面狸就把电视上那个法庭的标志,牢牢地记在了脑海里。

    虽然目前靠它自己的能力也能报仇,但这还不够。那些人周围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有多残忍。

    他们只看到那些人在它的努力下,生了病,日夜憔悴。于是心生同情,纷纷劝那些人要注意身体,工作不要太拼命。该请假去看病就请假去,该休息就休息。

    这让花面狸十分不满。凭什么虐杀了它们,吃了它们,拿着它们的皮炫耀以后,这些人还能得到其他人的善意?而它和同伴们,还有许许多多的其他动物,就只是在树林里安静地过自己的日子,却要遭受这种无妄之灾,被这么残忍地对待?

    花面狸跳到地上,把酒坛子拱到顾长生脚边,用尾巴扫了扫顾长生的小腿,示意:这东西就还你了,就当是谢谢你帮忙!

    谢礼?

    顾长生见状,哭笑不得:“同一样东西,又当餐费又抵酬劳,我怎么不知道我这酒坛子有这么贵?”陈年的绍兴酒坛是珍贵,但也没离谱到这个份上。更何况,这酒坛子原本就是他的。

    不过顾长生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即使花面狸不说,知道这事以后,他也会站出来举报。

    保护动物,人人有责!

    “酒坛子就送你了。”忙可以帮,但坛子就算了。这坛子被小家伙拿去做窝以后,再拿回来做菜。虽然不脏吧,但他心里这关过不去:“坛子你还是拿走吧,我看你挺喜欢这个窝的,就不用还了。”

    顾长生这么说,花面狸原本就是忍痛拿出来的,心里满是不舍。闻言,顿时忍不住动摇了。但是作为一只有道德的狸,它不可以让人做白工。

    嗯,吃东西的事不算。

    毕竟街上的那些猫猫狗狗,都经常有免费的食物可以吃。它还能没有猫狗可爱?!

    花面狸看着酒坛子,犹豫了会,最终还是坚定地拒收。

    那小模样,简直萌煞了!

    顾长生突然觉得,养只小动物也很不错的样子。尤其是,如果养的是眼前这只,那接下来每天随时随地可以撸毛不说,而且它还不会掉毛,根本用不着收拾卫生,可以说是非常省事省心了。

    “我不缺酒坛子,不过我平常一个人住,屋子有些冷清。”顾长生弯腰抱起花面狸,举到和自己眼睛平齐的位置,认真地看着它,问道:“我还缺个小伙伴,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家?”

    “屋子分你,床分你,碗分你,食物也分你。”

    “食物有什么,可以尽情吃吗?”之前的那些,它一直没吃爽,每次量都才一点点,根本解不了馋。

    “什么都有,你想吃什么我就做什么,每天都可以吃到你不想吃为止。”顾长生自觉自己的收入还算高,应该养得起宠物,哪怕这只宠物特别能吃也一样。

    花面狸……花面狸闻言,彻底地动摇了。它就像是被蛊惑了一样,不知不觉就点了头,甚至回过神后,也没有要反悔的意思。

    顾长生顺利地成为了有宠一族。

    了解过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知道夜市上有家大排档。表面看,这就只是家普通的小吃店,实际上,暗地里店里却专卖野味。

    甚至那些野生动物,还都是店老板亲自带着人去捕抓来的。

    顾长生收集收集证据,就打算连店带人一起举报,直接端了好送他们进去吃牢饭的时候。他还没开始行动,对方就先找上了门。

    顾家柴火灶树大招风,老板又只是个小年轻,看着就容易欺负。每年都有吃完饭不想付钱,甚至往里面扔脏东西要求免单索赔的奇葩。段位高点的,就故意吃完了一抹嘴,回去后,隔两天假装吃出病来,领着一票人,带着个医院诊断书来找茬。

    于是当一群瘦不拉几,面色发黄,看起来就大病过一场,营养不良的男男女女,冲到顾家柴火灶,说要找顾长生的时候,店里的服务员下意识就觉得大事不好。

    尤其是那些人看起来病歪歪的,但一个个又气势汹汹,里面甚至还突兀地夹杂了几个大汉,那孔武有力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来找茬,特意带的打手。

    服务员紧张地掏出手机,按下妖妖灵就要报警。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