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舌尖上的道术TXT下载->舌尖上的道术-> 17.第三根油条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舌尖上的道术 17.第三根油条

    被塞进袋子里也不安分。

    男鬼一路挣扎。

    “小顾买的活鱼啊?”小区里有相熟的大妈看了眼顾长生手里,不断抖动的红色不透明塑料袋:“还挺有劲,够鲜活的。”

    “还是你们开饭店的会挑东西!”

    顾长生脸上带笑:“对,中午吃鱼。”

    大娘看了一眼站在顾长生身后,戴着口罩的方衍之:“带朋友回来,是得做点好菜。这光有鱼可不行,大娘家里还有条腊肉,等会给你拿回去加菜?”

    方衍之闻言,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口罩还在,按理来说应该不至于暴露。

    他的粉丝大都是年轻女孩子,很少有奶奶辈的女性。

    在有口罩护身的情况下,奶奶辈的人认出他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那这大娘怎么会这么热情?现在城市里的小区居民关系都这么好?

    方衍之佩服地看向顾长生。

    大师就是大师,连邻里关系都搞得定。

    顾长生心里其实也有些纳闷,他和顾大娘的关系,根本没到能互相送菜加餐的地步。

    没给顾长生推辞的机会,顾大娘话说完直接就转身走了。腿脚利落,根本看不出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也许是客气话呢。顾长生没放在心上,拎着被误认为活鱼的男鬼回了家。

    这会离饭点还早,倒不急着做饭。一进屋,坐到沙发上连水都没顾得上喝一口,方衍之就忍不住问道:“大师你快问问他,为什么老缠着我不放,而且还要害人。”他好奇了一路,硬是忍到现在。这会客厅里没其他人,可不得赶紧问问。

    顾长生把一进屋就老实得不行,安静地装木头人,根本不敢再折腾的男鬼放到了茶几上。也不解开袋子,直接就这么问了起来。

    男鬼心里委屈,却不敢乱动。

    这道士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住的地方会这么可怕,到处都是神明的气息。

    瑟瑟发抖。

    早知道是这样,他早跑得远远的了。上次又怎么可能敢在小区外面害人挑衅。

    男鬼想穿越回几天前,一巴掌拍死那个无知无畏的自己。

    怕被大神弄死,之前的男鬼有多折腾多嚣张,这会就有多乖巧多听话。听到顾长生问话,原本在路上还想着要抵死抗争的男鬼,简直就是用一种迫不及待的语气,把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为什么害人?”

    “因为嫉妒呗。”第一次这么直白地面对自己的内心,明知道被装在袋子里,其他人看不见他的神情。男鬼还是有些不自在地换了个坐姿:“我害的都不是普通人,全是大明星。”

    “大明星怎么了,大明星就该死?”明星吃你家大米喝你家水了啊!方衍之忍不住炸了。

    “那什么,小龙套嫉妒大明星还不行吗?!”男鬼有些委屈:“我辛辛苦苦到处跑剧组,因为长得不好,说尽了好话也只能演连句台词都没有的背景板。豁出去自荐枕席也没人看得上,根本没有人愿意捧。跑尽了龙套,等剧拍好了播出了,看完以后,观众也不知道有我这么一号人。”

    “你们这些当红明星就不一样了,走到哪都前呼后拥,一堆人跟着。想演什么角色只要争取就都能有,我拼了命也拿不到的角色,你们根本连看都懒得看一眼。随便一出场就是男一男二,不是主要角色都不屑接,根本看不上。”

    男鬼越说越激动:“群演折腾一整天就几十块钱,明星的片酬却都是天价。你说我能不嫉妒吗?”心里苦。

    好一会儿,总算是想起自己现在是在什么地方,男鬼控制住情绪,把说话的音量降了下来,小声逼逼:“再说了,我这不是也没成功么。”那些人不都活得好好的。像他这样的,搁活着的时候,拖去判刑也只是个杀人未遂。

    方衍之被男鬼的这一番理论气得直翻眼。顾长生倒是还很冷静,问道:“那明星也就算了,你害人家无关路人做什么?”人小情侣在树底下谈情说爱还碍着你了?

    “他们也不算无关。之前不是知道方衍之要去找大师收我么,我就想害个人吓吓大师,让大师知道我是个手上有人命的凶鬼。这样实力不够的大师怕反噬,就不敢收我了。”说到这,怕顾长生生气,男鬼讨好道:“这都是我之前不知情。我要是早知道他来找的大师是您,我肯定啥也不干,老老实实地束手就擒。”

    悔不当初。

    我要是早知道你这么受神明眷顾,我哪还敢来,早跑了。

    “而且,”男鬼不敢隐瞒自己的小心思,老老实实地说道:“除了嫉妒大明星之外,我也有点仇富,嫉妒有钱人。穷人嘛,多多少少都有点这个毛病。”

    “得了吧,你别乱代表全世界的穷人!”既是富二代又是大明星的方衍之闻言,心里直窜火。

    难怪无缘无故的自己会被鬼缠上,敢情是正好符合人家嫉妒的目标。

    没被害死多亏了运气好,有灶王爷保佑。

    “那对情侣一看就很有钱。男的手上戴的表是百达翡丽,女的拎的包也不便宜,香奈儿新款。”他们不死谁死。男鬼继续说道:“而且就他们运气最不好,刚好站在树底下,最容易害死。别的要么都离得太远了,要么就是穷苦的劳动人民。”

    “货车司机、环卫工什么的。不害穷人,这点原则我还是有的。”要不然弄个车祸可比趴在树上锯木头砸人方便快捷得多。主要是当时好死不死的,居然刚好没豪车经过。

    “你还挺自豪。害个人还害出优越感了。”方衍之没好气地说道。

    男鬼心里生气,却也不敢作声。谁让人家背后有人呢,有个被神明眷顾的大师撑腰,他一个孤魂野鬼的,哪里斗得过。

    不敢惹,也惹不起。

    唉,这辈子命苦。要怪就只能怪自己,投胎的时候没带眼睛,没能找个好人家。

    坦白从宽。他该说的都说了,只求大神看在他没骗人,老实听话的份上,放他一条鬼路。这样下一辈子还能有机会翻身。

    这奇葩的脑回路,顾长生也是惊呆了:“现在要怎么处理?”

    被缠着,作为苦主之一的方衍之,看了男鬼一眼,无力地摆摆手:“直接把他送下去吧,轮回投胎什么的,去他该去的地方。”虽然这样做有些憋屈,但也没办法。对方杀人未遂,总不能真的把他弄到魂飞魄散。

    闻言,男鬼心中一喜,期待地看向顾长生。

    “等等,”方衍之突然想起件事:“你既然仇富,那为什么还老是让我给你烧钱?”

    “我只是仇富,又不是视金钱如粪土,怎么就不能要钱了。”男鬼理直气壮。

    “再说了,活着的时候没钱,死了还不能当个富翁,那做鬼有什么乐趣?家里人又不给烧,当然要找个人来烧了。那么巧,就遇见了你。”

    是真巧,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我。招谁惹谁了,方衍之那个恨啊!

    顾长生随手把男鬼送去轮回,看方衍之依旧情绪低落,安慰道:“虽然阳间没办法判刑,但到了底下,这些事都会一一清算的,不然没办法投胎。”他送男鬼下去的时候,可没像上次送朵朵那样,费心费力地把他身上的怨气洗干净。身上背着孽债,男鬼起码得在下面服几百年的劳役,说不准还得受刑。下辈子能投什么胎也还是个问题。

    这么一想,方衍之心里好受多了,站起来准备告辞。顾长生送人出门,方衍之刚进电梯,顾大娘就拎着一块腊肉上门了。

    “大娘是不是来晚了,你朋友不留下吃饭啊?”顾大娘见屋子里没人,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尴尬,自己给自己解围地说道:“没事,这肉你自己炒着吃也挺好。你们年轻人别总仗着身体好,有一顿没一顿地饿着,胃迟早会出现问题。三餐该吃就得吃,吃好点。”说着,就把装着肉的袋子放到了茶几上。

    虽然这话听起来有些莫名其妙,自己三餐也一直按时吃,不过长辈的唠叨顾长生也听习惯了,他爸妈每次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都要这么说一回。顾长生也就没急着反驳,左耳进右耳出,含笑听了。

    “大妈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人,”说到这,顾大娘撩起围裙搓搓手,下定决心似的说道:“我这是豁出老脸,上门来求你帮忙的。”

    “您这是要订酒席啊?”顾长生恍然大悟,难怪大娘今天这么反常,原来如此。顾长生问道:“家里有人要结婚还是请客?”

    “结婚的话我那店子地方可能不太够。”主要是价格贵,就算是打折了也很贵,用来办酒席很多人都舍不得。而且私房菜馆也不是个适合办酒席的地方。这话不好说出来,伤面子,顾长生委婉地找了个借口。

    “要是请客,那您说个时间,我到时候想办法给您腾出一桌子来。”只是一桌,放血的力度就没那么狠。他再多打点折,以顾大娘家的经济情况,消费起来应该就不会太肉疼。

    顾长生才说完,就发现顾大娘的脸色有些青。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