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舌尖上的道术TXT下载->舌尖上的道术-> 10.第二碗面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舌尖上的道术 10.第二碗面

    “大师,你可得帮帮我们家老娄。”柯婉满脸焦虑:“再这么倒霉下去,再有下一回,老娄估计就撑不下去了。”后面那几回,要不是刚好就在医院里,方便抢救,说不准人早没了。一想到这,柯婉就忍不住后怕。

    眼前的女人神情憔悴,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黑眼圈也有些重,显然接连几天都没休息好。看样子,事情情况确实和她说的一样严重。顾长生忍不住皱眉,按理说,像娄厚德这样,常做善事的高功厚德之人,即使不小心冲了煞,他那一碗平安面,应该也足以解决了才对。怎么听着,对方的情况好像丝毫没有改善?

    “娄夫人,能不能详细地说说情况?”顾长生倒了杯热茶推过去。茶是茉莉花茶,舒郁解闷,安神定绪。

    柯婉接过茶,小啜了两口,她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才缓缓地说了起来。坐在她一边的少年,时不时地插嘴,把柯婉疏忽掉的地方补充完整。

    “这么说,最开始娄总受的伤其实并没有那么严重?”顾长生闻言,忍不住又确认了一遍。

    “对。第一次是车祸,当时是追尾,和他相撞的那辆车,车主当场就死亡了,但是老娄运气好,就只划破了胳膊。当时我们还庆幸呢,觉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所以哪怕是对方违规驾驶,老娄还是给捐一笔钱料理后事。”一提到这事,柯婉忍不住又愁眉苦脸了起来:“没想到接下来,意外一次比一次多,老娄受的伤也一次比一次严重,每次都差点没命。”

    看来平安面还是有用的,只是没想到娄厚德冲的煞,威力会这么大。化解了一次以后,居然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等着。并且看样子,似乎还有没完没了,势要把娄厚德弄死的架势。

    不死不休,这得是什么深仇大恨?!

    顾长生意识到自己的思路有误,这显然不是什么意外冲煞,而是有人在处心积虑地害人:“娄总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者出门的时候,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吗?家里是不是买了新的古董?”

    “没有。”柯婉仔细回想了一遍后,这才摇摇头:“我家那口子您也知道,就好口吃的。平常除了工作之外,也就是到各地寻找美食。他胆子不大,很少惹事的。”

    “对,而且我爸这个月回来以后根本没出去过,要不是接了个新项目,他前两天也不会打算走。等等,”少年说到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问道:“不会是项目惹出来的祸吧?”

    “我爸一向讲究合作生财,很少与人结仇的。不过在商场上打拼,和人结下梁子也是难免的事,但都不至于严重到要人命。不过最近他新接了一个大项目,这项目是龙腾集团的,当时有很多人竞标,其中不乏实力雄厚的大公司,结果龙老爷子却选择了我爸。顾大师您说,是不是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有人看我爸不顺眼?”

    少年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可惜龙老爷子也不是蠢的,怎么可能把项目交给这种人。原本我爸还以为他不能及时赶过去,这项目就泡汤了呢,没想到龙老爷子听说了这事以后,反而坚持把项目交给我爸。现在我爸公司底下的人都已经赶过去开工了,不知道那些人听说了以后,会不会把鼻子都气歪。”

    娄小少爷年轻气盛,一想到自己父亲的遭遇,就忍不住多说了两句。听得柯婉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要真是这样,那些人现在岂不是更怀恨在心?”

    “所以我们这才来求顾大师啊!”少年讨好地看向顾长生:“我爸说,都是您一碗面把他从车祸里救回来的。这您前脚才把人救回来,后脚他就又被害死了,那顾大师您的脸面往哪里搁?您说是不是。”

    “大师您就送佛送到西天,救人救到底,帮我爸把事情解决了。我们家有钱,到时候酬劳要多少都可以。”说着,少年还恭敬地给顾长生倒了杯茶刷好感。

    “胡咧咧什么呢?大师是高人,又怎么会看重那些世俗财物。”柯婉训斥了少年一句,而后正色对顾长生说道:“不过这小子有句话说得对,还请大师您千万救人救到底。”

    柯婉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精致古朴的小盒子:“这是我娘家那边传下来的古物,我听说像您这样的高人,都有收集古董的爱好。这东西不值什么钱,不过算是我们的一片心意。”

    盒子打开,里面放着的是一块十分润泽的古玉。古玉上灵光耀耀,哪怕普通人看不出什么玄机,光是那水头和年份,就足以令人心惊了。

    这哪是什么不值钱的东西。

    拍卖场上,遇见识货的,没几千万下不来,再值钱不过了。

    “这我不能收。”顾长生把盒子推了回去,不等柯婉再劝,就说道:“这是件灵物。古物有灵,能护主。以娄总现在的情况,最好还是佩戴上它,以防出意外。”

    “娄总是我店里的常客,又常做善事。这事我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我知道了,就没有不走一趟的道理。”

    原本来之前,柯婉是打算想尽办法也要让顾长生收下这块玉佩的。只不过现在,一听他说这玉佩对丈夫现在的情况有用,柯婉就有些犹豫了,正在她犹豫的时候,听到顾长生愿意出手,哪还顾得上什么玉佩不玉佩的,连忙拿起来就往顾长生手里塞,弄得顾长生哭笑不得:“这玉佩对普通人有用,但对我们这样的人,就没什么效果了。”

    顾长生倒也没说谎,对他来说像这种几百年的灵玉,确实没什么大用,也只能给普通人护护身了。

    闻言,柯婉只好把东西收回去,满脸的不好意思:“我还以为都有用呢。”

    因为娄厚德的情况危急,顾长生决定出手后就没多话,立刻跟柯婉母子走了。

    医院里,娄厚德正浑身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看到顾长生,娄厚德满脸激动:“顾大师您可来了!”再不来,谁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这几天接连不断的意外,早已经把娄厚德吓惨了。

    娄厚德话才说完,他头顶上的吊灯突然毫无预兆就掉了下来。

    按理说,病房里一般是没有吊灯这种,集装饰和照明于一身的东西。然而这是他才换的豪华单人病房,价格非同一般,当然会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这个大吊灯就是其中之一。

    要不是在普通病房那边,被人换药差点吃死了,娄厚德也不会浪费钱搞这个特殊。谁知道,换了病房,危机也没有离他而去。

    娄厚德躺在病床上,看到妻子惊恐的眼神,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顺着妻子的目光往上看。才一抬头,他就看见天花板上那个装饰得格外富丽堂皇的吊灯砸了下来。娄厚德下意识地想要逃跑,但腿才骨折没多久,石膏都还没拆,根本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等死。

    “爸!”少年跑过去,想把他爸抱起来。结果刚跑到病床边就来不及了。

    “让开。”

    少年下意识地往后退。千钧一发之际,顾长生伸手拽了一把病床,直接就把笨重的大铁床拖离了原来的位置。吊灯砸下来的时候,顾长生甚至还有余力,抽起搭在床沿边上的闲置薄毯,挡住溅起的碎片,避免伤到人。

    “卧槽,这身手未免也太帅了吧!”少年满脸崇拜。

    处于震惊之中的娄厚德夫妻俩听到少年的话,下意识地教训了一句:“不许说脏话。”

    “哦。”少年乖乖地闭上嘴,眼睛亮晶晶地看向顾长生。

    他爸果然没骗他,这位真的是高人!

    那小表情,看得人忍俊不禁。顾长生走过去顺手揉了一把少年的头毛,不等少年表达不满,就一本正经地说起了正事:“娄总这情况,确实不是意外。”

    吊灯很新,再加上娄厚德也知道自己最近比较倒霉,住进来之前就已经让人检查过房间,排除了所有的安全隐患。

    没想到在严防死守下,竟然还出了状况,显然是有人暗中动过手脚。

    “可我从来没离开过病房,就连换药,都是护士们轮番过来换的。这要怎么做手脚?”娄厚德忍不住问道。

    这事就发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都还没能看出端倪,幕后之人的手段,未免也太高杆了些。要不是顾大师正好在,说不准今天,他死了都还不明不白。

    “爸,你这情况哪里还可能是人为,说不准就是有人做法派小鬼什么的。”他爸明明也挺聪明的,白手起家,短短几年就发达了,而且头脑也不僵固,遇到事了还知道请大师,怎么大师请来了,人反而变傻了,这么简单的事都想不到。

    “确实不是人为,不过也不是派小鬼。大概是有人拿了你的生辰八字或者贴身物品做法。刚刚在吊灯上,有一缕黑气缠绕。”听到这话,原本离吊灯残骸很近的少年连忙往后退了两步,生怕被黑气缠上。

    “用不着这样,吊灯掉下来之后黑气就没了。现在这情况,只要你别想不开光脚踩碎片就没事。”怕真有人不小心踩到碎片,缓过劲来的柯婉,连忙出去叫人打扫地板,顺便换盏新灯。

    为了老公的人身安全,这回只要装个灯泡,能照明就好。其他中看不中用的东西,能省就全都省了。

    “娄总,你仔细想想,有谁知道你的生辰八字吗?或者接触过哪些人,有可能拿走你的头发、指甲之类的东西。”

    “生辰八字这种私密的东西,就只有家里人知道。我儿子都不知道准确的时间,只知道个日期,更别提外人了。至于头发,我头发短,所以也不怎么掉,不像你嫂子,天天一掉一大把,谁拿了一两根都发现不了。”娄厚德想了想,又说道:“指甲倒是有可能,前两天我才剪过一次,不过是在家里剪的。我家没保姆,都是请的小时工。小时工走的时候,会顺手带走垃圾,有心人想拿到并不难。”说到这,娄厚德就有些发愁,目标太广了,根本找不到可疑人物。

    反倒是少年突然想起来:“爸,你上个礼拜不是才剪过头发吗,会不会是理发店的人干的?”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