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舌尖上的道术TXT下载->舌尖上的道术-> 7.第七个粽子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舌尖上的道术 7.第七个粽子

    “人渣!”吴婕骂着人醒来。原本还抱着一丝希望,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个格外逼真的梦。不过在看到手腕上,梦里宝宝怕她不相信,而特意给她系上的红手绳时,吴婕如坠冰窟。

    一模一样的红手绳,一样是系在左手腕。此刻,吴婕再清楚不过地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宝宝不是急病去世,而是极其凄惨地死在他禽兽不如的父亲手里。

    难怪这段时间李富成总是不对劲,明明破绽那么多,也就她傻,看不出来,还以为是工作忙压力大,到处打听好的心理医生。

    我呸!

    找个屁心理医生,就该直接把他送去精神病院电击!

    看着躺在身边,紧皱着眉头,睡得不甚安稳的枕边人。吴婕不复以往的心疼,眼里透出了浓浓的恨意。她甚至拿起了枕头,想趁着李富成还没醒,直接捂死他替小女儿报仇。

    他怎么就能下得去手?

    那是他亲女儿啊!

    丈夫以往情深义重的面孔,此刻变得格外陌生,狰狞可怕。

    对自己尚在襁褓中的孩子都下得了这种狠手,那还是人吗?

    说是禽兽都是侮辱了禽兽。

    吴婕只觉得以往遮在她眼前的迷雾都散开了,那些浓情蜜意现在再回头看,都像是锦衣华服底下藏着的虱子,让人恶心作呕。

    这样的人,她怎么就被虚情假意糊住了眼,以为遇上了真爱。哪家真爱会这么对待自己和爱人的爱情结晶?

    想到梦里宝宝说的一切,吴婕满心后悔与愤怒,等她反应过来时,枕头已经移到了李富成脸上。

    只要用力往下压,用不了几分钟,她就能替宝宝报仇。

    不,不能让他这么轻易地死。

    现在死,太便宜他了。

    像他这种爱面子,自以为是成功人士,又隐形重男轻女晚期的人,只有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警察抓走,身败名裂地钉在耻辱柱上让人唾骂,直到死,都没有儿子传宗接代,才会让他感觉到痛苦。

    而作为他妻子,如果李富成有幸没被判死刑,她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自己虽然没什么能力,但好在娘家还有几分人脉,足够照顾李富成的下半生。让他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痛苦中煎熬度过,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还有那个老太婆,她昨天怎么就手贱把人扶了起来。不就是着凉么,碎尸绞肉都敢做了,坐在地上又有什么,凉不死她。

    恩爱体贴,相互扶持一路走过了无数风风雨雨的丈夫是杀女凶手,而掏心掏肺,孝顺了十几年的婆婆是帮凶。

    吴婕只觉得生活就像是一场闹剧,她恨李富成母子,但更恨的却是自己。

    恨自己为什么瞎了眼要在垃圾堆里找男人。

    为什么生了孩子后没注意到渣男的态度不对,及时离婚。

    为什么要出差,留宝宝一个人在虎狼窝里。

    为什么把宝宝带来了这个世界,却没保护好她?

    要不是顾大师,宝宝甚至还是个饿死鬼。家里明明有最好的奶粉,李富成却硬是生生饿了她好几天,最后才把人溺死。一想到这,吴婕就心如刀绞。

    也许是太过后悔,怨恨过了头,她反而冷静了下来。

    为母则强。

    宝宝还在等她,一想到这,吴婕就顾不上那些没用的情绪。懒得再浪费时间多看人渣一眼,她飞快地爬起来穿好衣服,抓起放在旁边的包包,才要出门时,又返回床边,找出李富成的钱包,把里面的银|行|卡和现金都抽了出来。

    宝宝在大师那边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现在来不及回去找存折,能多拿点就多拿点。想到这,吴婕又去了李母的房间,把她包在手帕里的钱也全都翻了出来带走。甚至还拿李富成的手机给自己转了些钱,完事后又改了密码。

    把手机放回原位前,吴婕又一键清空了通讯录,恢复出厂设置。手机里有很多重要的客户电话,公司机密,为了给李富成多制造点麻烦,她还抽出手机卡掰断,扔进马桶,按下了冲水键,一了百了。

    顺便把同样的步骤,也对李母的手机来了一遍。

    至于没了钱,又没了通讯工具,这对人渣母子起来后要怎么回去,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反正人渣么,在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前,待遇差一点,也是应该的。

    吴婕毫无愧疚心地带着钱直奔顾家柴火灶。梦里宝宝和她约定好了,今天在这里见面。

    在来之前,吴婕以为,救下了宝宝,又帮助宝宝给她托梦的人,应该是个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道长。否则哪有这么大的本事。因此哪怕宝宝一口一个叔叔,吴婕也没放在心上。毕竟宝宝还小,乱叫人也是正常的。

    谁知道等真见了面,吴婕才羞愧地发现,是她陷入了刻板思维,小看了人。年纪轻,不代表实力就低。

    “大师,能不能让我见见宝宝?”才在包厢里坐下,吴婕就迫不及待地请求道。

    “可以。”顾长生早就考虑到了这点,早上出来前,就给小鬼补了阴气。好让昨晚托梦,耗了大量鬼气的朵朵,这会能够有足够的能量显形。

    看到宝宝小小的身躯出现在自己怀里,吴婕泣不成声。

    “妈妈别哭。”朵朵乖巧地伸手,努力地想帮妈妈擦眼泪,却因为胳膊太短,连续够了几次都没成功。

    看到宝宝的动作,吴婕连忙低头配合她:“好,妈妈不哭。”

    终于把妈妈脸上的泪水擦掉了。朵朵开心地露出笑容。

    发泄了一回后,吴婕搂着失而复得的孩子,看向顾长生:“大师,您看朵朵现在这样,还有救吗,能不能复活?”

    “如果人才离魂没多久,身体保存完好,又阳寿未尽的话,及时找到魂魄送回去就还能活。不过朵朵的身体被毁了,而且又死得比较久,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复活的可能。”除非借尸还魂。但这是损阴德的法术,天地不容。顾长生不可能说出来,让吴婕心怀希望走上歪路。

    听到顾长生的话,吴婕神情黯淡。不过她其实也明白这一点,之所以问,只不过是不甘心,抱着最后一点希望而已。吴婕很快又振作了起来:“那我能把宝宝留在身边吗,我以前听人家说过养小鬼。”

    “朵朵这个情况,最好还是去转世投胎。轮回能洗去她身上的怨气,而且由于她这一世没害过人,又是枉死早夭,所以出于补偿,下辈子会过得很好。如果强留在人间,失去了补偿是小事,还有被邪道抓去役使的风险,一不小心就会在斗法里魂飞魄散,实在是得不偿失。”

    如果养小鬼,损害的只是自身,吴婕为了孩子,自然是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但一听到会对宝宝不好,她就开始犹豫了。

    本来就有些动摇的吴婕,在听完顾长生的话后,彻底改变了念头,坚定地表示要送宝宝去投胎。即使孩子哭闹着想留下来也一样。

    “朵朵乖,听话。”吴婕强忍着难过,温柔地哄道:“如果朵朵乖乖地去投胎,说不准还能回来再当妈妈的小宝贝。”

    “吴女士如果多做善事的话,也不是完全没可能。”顾长生仔细地看了下吴婕的面相。可惜她虽然没化妆,却有刘海,以至于看出来的结果有些模糊。于是顾长生问道:“吴女士平常喜欢吃什么?”

    “我最喜欢吃鸭血粉丝汤,火锅也还行。”虽然不明白大师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过吴婕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鸭血粉丝汤。顾长生皱了皱眉:“那干果呢?喜不喜欢吃花生?”

    “其实不大喜欢,不过被大师这么一问,突然就嘴馋了起来,有点想吃盐水花生。”突然想吃花生,吴婕自己也有些惊讶。不过以前怀孕的时候就有过类似的经历了,因此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打算等大师走了以后,再叫碟盐水花生来解解馋。

    闻言,顾长生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你和朵朵缘分未断。”石榴、莲子、花生,都有生子的寓意。这三样东西里,吴婕的命格又和花生比较合。

    吴婕平常并不喜欢吃花生,刚刚突然心血来潮想吃,其实是她和朵朵母女缘未尽的体现。

    花生,又是盐水花生,盐水同羊水,寓意可以说是很明显了。

    “你命中还有一女,如果不出意外,朵朵投胎以后,很有可能会再做你女儿。”

    “真的?”吴婕惊喜莫名。她其实并不报什么希望,刚刚只是在哄朵朵去投胎,避免她滞留阳世受伤害而已。没想到大师竟然会给她一个这么大的惊喜:“宝宝你听到了没有?你乖乖地去投胎,妈妈等你回来和妈妈团聚。”吴婕兴奋地在朵朵脸上亲了好几口。

    这回,她一定会守护好自己的珍宝。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吴婕激动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会重复地道谢。半晌,才想起来什么似的,拿起包拉开拉链,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

    银|行|卡、现金撒了一桌子,里面还夹杂着几样化妆品。有支口红滚到了地上,那是吴婕最喜欢的颜色,限量版,现在市面上已经买不到了。平常连涂,她都舍不得多涂一下,这时候,吴婕却丝毫没注意到它,只顾着把银行卡和钱往顾长生那边推。

    “大师你帮了我们这么多,这些你先拿着,不够我等下再去银行取。”不能让大师白干活,虽然大师高风亮节。吴婕一看顾长生要推辞,连忙道:“大师你就拿着吧,虽然我不懂行,但是看电视也知道,帮忙超度、托梦,这些都是收费项目。”而且收费价格还不低。

    “更何况这钱我留着也没用,总不能拿回去,便宜了那人渣。”吴婕劝道。她是真心这么想的,毕竟这些钱都是夫妻共同财产。再者,她也有私心,都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同样是做事,有酬劳和没酬劳,很多人都是两种不同的工作态度。虽然知道顾大师不是那种人,但是钱给出去了,她心安。

    她现在,也就只图个心安了。

    “怎么没用?这钱你留着,拿去多做善事,积累功德。功德多了,朵朵投胎的事就会少点波折。”财帛动人心,顾长生十动然拒。他之前已经在方博衍那边收了一百万,这一百万里,就包括了超度费用。做人要有职业道德,哪能两头收钱。

    祖师爷知道了,要入梦抽他的。

    “就当是朵朵的住宿费、伙食费。”吴婕想起朵朵昨天晚上托梦时无意中透露的话:“宝宝在你那边,吃了不少好东西才有能力给我们托梦,这钱您总得收。”至于做好事的钱,她工作这么多年,积蓄还是有的。

    顾长生没办法,只好从桌子上拿了一叠现金,看厚度,大约两千块:“这些就够了。”朵朵吃的只是他亲手做的几样饭菜,还有水果,这些都花不了几个钱,唯一的特殊之处也就是在祖师爷神像前供过。

    两千块,刨除了昨晚的酒店钱,剩下的足够买菜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