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给你黑卡随便刷TXT下载->给你黑卡随便刷-> 34.三四张黑卡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给你黑卡随便刷 34.三四张黑卡

    请支持正版, 每章前100评论送红包,码字不易,望海涵  周六,陶酥难得睡了个懒觉。直到上午九点多,她才从床上爬起来。

    室友都脱团了,所以周六周日一般都会和男朋友出去玩。每周的这个时间, 陶酥都是寝室里那只唯一的留守单身狗。

    坐在被窝里,困倦地揉了揉眼睛, 昨晚她画到了后半夜, 就算现在已经九点多了, 仍然觉得疲劳。

    习惯性地从枕头旁边拿过手机,就看到屏幕上显示着有两条未读简讯。

    都来自蔺平和。

    【我可以去你的画展吗?】

    【但是你的朋友说我没有西装,我还是不去了。】

    朋友……?

    混沌的大脑慢慢恢复清醒,她总算想起来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午夜凌晨的时候, 陶酥接到了封景的电话, 他来询问自己关于下周六画展的事情。因为陶酥看到室友都睡着了,怕说得太多打扰到她们, 再加上她的插画还没有上完色,曲戈那边赶着送印刷厂, 催得不行。

    正巧封景说, 想和蔺平和好好谈谈,顺便对自己白天的态度表示道歉, 还能跟他说一下画展的事情。

    于是, 陶酥就把蔺平和的电话发给了封景。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 这家伙看起来完全没有好好跟蔺平和说这件事嘛。

    她并不在意一个人的工作是什么,她只知道,认识蔺平和的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都在帮助自己。并且,还能给自己提供丰富的灵感。

    封景平日里的脾气她是了解的,给别人委屈受简直是家常便饭。

    思及此,陶酥翻出蔺平和号码,想给他打个电话安慰一下他,但想到对方现在应该还在工作,搬砖那么忙,可能没时间接电话吧。这样想着,陶酥干脆给他发了信息。

    【必须去!等你下班了我陪你去买西装!你几点下班?】

    其实她原本没想办画展,只不过老师说,她已经二十岁了,是时候开一个小型一点的画展了。后来这消息不知怎的,就被姐姐和哥哥听到,无脑妹控的两个家伙表示,必须办肯定办还得好好办。

    于是,画展就这样敲定了日期。

    遗憾的是,哥哥姐姐工作很忙,没有时间来画展,这是她最遗憾的事情。

    因为是年轻人的画展,所以邀请的人年纪也都不大,除了教过陶酥的几个老师来帮忙镇个场子之外,其他受邀人都是陶酥的同学,或者是哥哥姐姐认识的朋友家的孩子。

    本来不是什么正式活动,但人有钱了就喜欢讲究这个讲究那个,养尊处优不缺钱花的小少爷小公主们,要么西装要么礼服,好像穿身普通衣服都不好意思进门似的。

    陶酥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无奈她平时就是生活在这个有钱人的圈子里,既然不能跳出这个圈子,那么只能努力地去适应这里的一切。

    叹了口气,然后顺着床铺旁边的梯子爬了下去,去浴室洗漱完毕后,再回屋就看到蔺平和给她回了简讯。

    【晚上八点。】

    居然这么晚……

    陶酥内心感慨了一下劳动人民的不易,然后回给他一条消息。

    【知道了,下班了我去工地接你,工作加油!】

    之后,蔺平和就再没了动静。

    陶酥想,他应该是工作很忙吧,而且搬砖这工作看起来那么累。

    而实际上,蔺平和确实很忙,不过并不是为了搬砖。

    最近公司新接了两个购物商场的项目,都是投资很大的楼盘,为了与这相关的各种事情,他不得不天天加班。

    还好今天处理得已经差不多到头了,大概晚上就能搞定。

    搞定工作之后,还能和她一起逛商场约会,想想就觉得工作充满了干劲儿。

    晚上七点半,蔺平和终于完成了所有的工作。他让助理做一下收尾工作,然后便急急忙忙地开着黑色的保时捷去工地现场了。

    去之前他特意给赵佳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准备一套工作服。到地方之后,迅速换装,找准角色定位,融入搬砖工人的灵魂系统。

    “老板您今天又……”又想作什么妖?

    赵佳欲言又止,为了自己的工作,忍了半天,也没敢把后面的半句话补全。

    蔺平和换好了工作服之后,从赵佳手里接过安全帽,一本正经地戴好,然后对她说:“如你所见,追人。”

    赵佳:……

    正当赵佳心里默默吐槽的时候,外面却突然嘈杂了起来。

    顺着窗户望过去,也没看到具体发生了什么,反倒是工地门口被工人们堵得严严实实,连个苍蝇都看不到。

    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佳先跑出去看了个究竟,蔺平和紧随其后也跟了出去。

    结果,刚到工地门口,赵佳就觉得自己的心脏病都要犯了。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有钱人都这么爱作妖?

    “卧槽这车真是带劲儿,啥牌子的啊?”

    “你个土炮,兰博基尼都不认识!”

    “还有脸说别人土炮?这明明是凯迪拉克。”

    “你别说这大红色还挺好看的诶。”

    ……

    赵佳:……那他妈是法拉利好不好一群山炮!

    不过,她记得老板的车全都是黑色的,这种闪瞎人眼睛的亮红色,肯定不是老板的喜好,但是开到工地现场的豪车,除了老板之外,还会有谁……?

    正当赵佳疑惑的时候,驾驶位的车门开了,下来了一个熟悉的人。

    米色的小衬衫,七分长的牛仔背带裤,印着小草莓的帆布鞋和裤脚之间露出一截白皙的脚腕。黑色的长发梳成马尾,浅灰色的眼眸在夜色中竟然显得亮晶晶的。

    这、这这这豪车是她开的?

    正当在场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个具有强烈反差的事实时,小姑娘走了两步,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背带裤前胸的口袋里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红色的法拉利就自动上了锁。

    ……是她,是她,是她,就是她,我们的朋友,小土豪。

    亲眼见证了事实之后,全体劳动人民都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怪老板要伪装搬砖来追这个小姑娘,毕竟,电视剧里的有钱人都喜欢穷人。

    不过……为什么她有钱买法拉利,没钱买一身更贵的衣服?她的衣着打扮看起来和普通的大学生都没有什么区别,看起来很不符合她土豪的身份。

    如果围观群众的这个问题让陶酥知道了,她一定会吐槽,女人的衣服越贵穿着越难受,鞋子也是,总不能让她穿小礼服和高跟鞋开车吧?而且她又不喜欢司机开车,感觉那样的话,生命似乎就交到了别人手里。

    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这些乱七八糟的破衣服,死贵死贵的,穿着还不舒服,束手束脚,什么都做不了。

    “赵姐!”小姑娘兴冲冲地跑了过来,然后问道,“我来接蔺哥去商场,他下班了吗?”

    “他……下班了下班了,”赵姐连连点头,然后示意周围人闪开一点点,给大老板一个帅气亮相的机会,“你看他就在这里。”

    蔺平和顶着下属们微妙的视线,从后面一步一步地走到她面前。

    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陶酥扯住了袖子往前走。

    “快点啊,明天我要回家里,我哥找我有点事,所以只能今晚陪你去买衣服了,”陶酥一边说,一边拉着他往车那边走,“不过你别紧张,你身材那么好,肯定穿什么都好看。”

    蔺平和的车基本都是黑色的,很少开其他颜色的车,并且一向很不喜欢鲜亮的颜色,不过他现在竟然觉得,夜色中的红色跑车,看起来也非常好看。

    面上不动声色,内心美滋滋的蔺大总裁听话地坐在了副驾位上,然后侧过头看着正在系安全带的陶酥。余光瞥见外面排排站的下属,蔺平和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思考着下次再和她约见面的地点时,一定要找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

    陶酥系好安全带后,刚想转身给蔺平和也系上,就发现他早就自己系好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带的高冷气场的缘故,他的神色似乎非常平淡,好像对这种车司空见惯一样。

    转过头,看向车窗外面的围观群众,就连赵佳都是目瞪口呆.jpg的样子,陶酥才确认自己开的车确实很壕。

    他真的和普通人不一样,面对这样的车居然一点都不惊讶,还是这么淡定。

    陶酥在内心深处,对蔺平和的兴趣指数又上升了几个百分点。

    难怪封景对他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后来他还会关心封景和自己的朋友关系会不会出什么问题,果然心胸开阔的人,就是不一样!

    蔺平和坐在副驾位上发着呆,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在无形中又刷了一堆好感值。

    此时此刻,在工地门口深藏功与名的赵佳,正抱着胳膊,听自己的下属们探讨“老板今天又没吃药该怎么办”这个严肃的问题。

    “老板这是被小富婆包养了吗?”

    “关键是老板他自己也不缺钱啊……”

    “两个人有钱人谈恋爱就是这种画风?”

    “我现在只想知道小姑娘带咱老板去哪儿了,夜店?酒店?”

    “童真一点,游乐园不行吗?”

    ……

    赵佳揉了揉太阳穴,暗自感慨着“有其兄必有其妹”,本来看着挺软萌的小姑娘,怎么作起妖来,就直逼他哥当年的风范了呢。

    “收起你们泡了黄油漆的脑细胞吧,老板说只是去商场。”赵佳解决了围观群众们的疑惑。

    “去商场?干嘛?”

    “买买买?”

    “老板仿佛拿了女主角的剧本……”

    ……

    赵佳摇了摇头,不敢再理会下属们的脑洞,不过“女主角的剧本”这个吐槽,她不得不承认,吐得还挺带感。只不过不知道,事实是否如此。

    事实证明,人民群众的眼睛总是雪亮的。

    蔺平和站在空旷的购物广场里,打量着这个地方。

    灯火通明、服务优质、产品齐全,只不过整个商场望过去,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剩下的全都是穿着工作服的商场工作人员。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今天是周六,而且是晚上八点,商场客流量最高峰的时间段才对。

    “我们直接坐电梯去三楼吧,一楼二楼都是女装。”陶酥看了看手上的商场导购图,然后对他说道。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

    “还有工作人员啊。”

    “我是说顾客。”

    “哦,对啊,”陶酥点了点头,然后对他说道,“我跟姐姐说今天想包场跟朋友逛商店,她就同意了。”

    蔺平和:……

    心情复杂地跟着陶酥上了三楼,然后就看到值班经理小跑了过来,恭恭敬敬地站在她面前,用甜美的声音询问道:“二小姐,请问是给这位先生挑衣服吗?”

    “是的,”陶酥轻车熟路地走进了一家专卖店里,然后随手指了三件西装,对经理说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好,我马上就去找这三件衣服的合适尺码。”

    “经理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陶酥扯了扯经理的袖子,然后对她说道,“我的意思是,除了这三个之外,我都要买。”

    虽然蔺平和看起来并不在乎封景的冷嘲热讽,但陶酥觉得,还是要好好维护他才行。她不希望蔺平和会觉得难受。

    这家商场的最大股权人是她的姐姐,经营的服装都是国际一线的大牌,价格贵得吓人,来这里逛商场的人大多也都非富即贵,从来没有人会穿着施工地的工作服逛商场。

    但她也不好意思在逛商场之前,对蔺平和说,让他换上别的衣服。这样的话,和封景的做法便没了区别。

    陶酥不希望蔺平和觉得难堪,所以最终才拜托姐姐让她暂时把商场封一晚上。

    其实男装的款式不会差太多,特别是西装,好像看起来都一样。陶酥把店里那几件特别花哨的西装首先踢出了候选名单,然后等着值班经理把适合蔺平和尺码的西装一一找齐。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