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嫡次子TXT下载->嫡次子-> 99.第99章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嫡次子 99.第99章

    购买不足50%的小天使, 24小时之后才能看。  方之平瞧着二表哥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都为他心疼,忙道:“运气而已,这次的主考官性子务实,我也是误打误撞,不然若是赶上一位文风华丽的主考官,能不能中就不好说了, 你也别灰心,这次就当是为下次准备经验了, 总比那些连下场都不敢的学子有收获。”

    “其实我心里也有预感, 赶考之前, 爹就说我的文章在两可之间,行不行全凭运气,但我还是想着试试看,万一中了呢!”宋高杰顿了顿, “不过让我长这次教训也好, 反正把书读好了、文章写好了,不仅乡试用的上, 也是为日后的会试做准备。”

    还能怎么样呢,既然考不中就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了。

    方之平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生怕一句话不对, 就是往对方伤口上撒盐。一时之间,屋子里反倒是静下来了, 只能听见窗外不间断的知了声, 平白让人烦躁。

    良久, 宋高杰笑了笑,“家里已经开始给我寻摸说亲对象了,你要不要一块?”定安侯府交际的都是郧贵,在军中可能还有些势力,但在文臣里头可就抓瞎了,表弟日后是要科举入仕的,娶郧贵家的姑娘于他的前程毫无助益。

    自从从永安郡回来,方之平每天起码得听三个人跟他讲‘说亲’、‘说亲’‘说亲’……他现在真的知道在古代十七岁是多大年龄了。

    正所谓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方之平决定还是缩头吧,不都说古人迷信吗,他打算去贿赂贿赂寺庙的和尚,给他解一个‘不宜早娶’的签,把婚事拖到二十岁,这几年他还是好好读书吧。

    打定主意,方之平也不含糊,“暂时不用了,我最近去城外上柱香,求个签,算算再说。”

    宋高杰点头,“也成,让菩萨给你安安心。”十七岁的头名举人,在京城已经很是能拿得出手了,婚事上选择的余地也大的多。

    告别宋高杰,方之平把自己打算去城外的消息告知家里人,言明打算住几天再回来,顺便去寺里烧香。

    老祖宗是没什么意见,倒是他爹和他娘唠叨了几句,无外乎嫌他在家没待几天就要出去,不过孩子大了,当父母也管的也宽松了,虽然念叨了两句,但到底还是放他去了。

    六月份,天正是热的时候,尽管方之平选择大清早就出门,但还没出城门呢,便已经是一身的汗了。

    这次出门,方之平拢共就带了两个人,书童刘时,还有小厮方刚,三个人一人一匹马,行在有几分清冷的街道上速度倒是不慢。

    出了城门大约四、五里路,官道上迎面过来几辆马车,瞧上面的坠饰,乘坐的应为女子,前后皆有七、八个身穿军服的小兵护着,看上去阵仗不小,不过大都很是疲惫,小兵们的衣甲已不鲜亮,应该赶了很久的路。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马车上的颜色——黄色,除了皇家以外,可没人敢用。

    方之平识相的打马让道,待对方过去以后才继续赶路。

    年纪渐长以后,方之平没少关注朝廷的动向,一般的大事小情他还是知道一二的,如今的皇帝已经年逾五十了,年迈而体弱,虽然立了太子,但其余的几个皇子并不安生。

    太子是中宫所出的嫡子,虽然在政绩没多少建树,但也没犯过什么大错,荣王居长,在文人里名声不错,母妃是正二品淑妃,英王最得人心,可惜出身不高,母亲是庶出,仅被封为从四品贵仪,母族地位也不高,睿王年纪最小,仅二十岁,在朝堂上没多少根基,但最是得宠,母妃是庶一品贵妃。

    刚刚过去的这位,方之平料想应该是嫡出的四公主,仅十八岁,虽然是皇上最小的孩子,又是嫡出,但并不是很受重视,上面有同为嫡出的大公主,还有才名出众的二公主,相比而言,四公主的确不甚受瞩目。

    去年皇帝带着众多的皇子、公主去江南巡视,四公主不幸在途中染病,只能停在鄣郡养病,而一行的众人不管是皇帝,还是妃嫔、皇子,都没停下,直奔江南而去,三个月后返回时也未作停留,当然要不是今年年初皇后在国宴上发了几句牢骚,方之平还真不太可能听见有关于四公主的这些传闻。

    看这车队的阵仗,十有**是这位在鄣郡养病养了一年多的四公主,在这样的天气里赶路,方之平深表同情。

    不过,这些皇家的事儿,离他太远了,茶余饭后的时候听听也就罢了,用不着他来操心。

    借着主持‘不宜早娶’的解语,方之平总算是把婚事拖到了三年后,这事儿还真没有他之前想象的困难,他娘和他爹一听人家的批语,立马就松口了,剩下的人对他的婚事就是可有可无的态度了,成与不成都是无关紧要。

    不过让方之平高兴是因为以后不用去国子监上课,府里特意给他划了个院子,毗邻前院,方便外出和交际,月例也上涨了一倍,不过这点银子可远远不够他的日常开销,他现在的主要收入来自之前跟李昊然合伙开的几家衣橱店,大齐是没有衣橱的,衣服都是放在柜子里,所以店铺刚开张那会儿,一个月单是利润方之平便能得几千两,不过现在没那么多了,一个月仅有一、二百两银子。

    不过方之平还是很满意的,每个月他也就花费四、五十两银子,余下的四分之三都能存下来,即便是将来分家也能维持现在的生活水平。

    方之平自然是喜不自胜,方之铭见外祖父只跟自己说了几句话,却和方之平聊了这么多,居然还帮他改文章,心中很是不忿。

    外祖父果然是偏心方之平,不就是会读书吗,他自诩才智过人,若是用功读书,定然比方之平厉害,他不过是因为有爵位继承,不屑于去和那些寒门抢门路。

    不过,宋老太爷出手很是大方,给了方之铭和方之平个一块上好的端砚还有徽墨,又另外给了方之铭一块上好的和田玉,方之平一套四书集注。

    方之平谢过以后,又被宋高杰领着去见舅舅宋振海,方之平对这个舅舅的印象就是为人极为方正,无论是讲话、处事还是做派都给人一种正气凛然的感觉,看上去就像个大清官。

    方之平以为舅舅宋振海跟他在现代时对古代士大夫的想象完全吻合,对父亲无比的尊敬,维护正妻的地位,同时不妨碍他纳妾,开口之乎者也,礼教已深入到骨子里,有时候不知变通。

    同外祖父一样,舅舅也是着重检查了方之平读书的情况,赏了他们一些东西,又嘱咐方之平可以常来府中。

    可惜的是,大表哥宋高志今年并没有回来,不过倒是有在信中嘱咐方之平和宋高杰好好准备院试。

    拜访过几家必须要拜访的亲戚以后,方之平开始了从自己家到外祖家两点一线的生活。方之平和宋高杰都要准备今年的院试,虽然二人到时候考试的地点不同,考题不同,但准备内容是相同的。

    两个人一起学习一起讨论问题,相互之间都觉得有收获,有问题就去请教宋振海或宋承轩,两个人一个是进士,一个是探花,又都做官多年,学识自然不是方夫子这个落第举子能比的 ,着实让方之平受益匪浅。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