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玄幻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国师苏阳离TXT下载->国师苏阳离-> 第一百零六章 夜谈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国师苏阳离 第一百零六章 夜谈

    箫崇端一句话,将话头引向天佑王超出预算的额外开支上。我笑道:“我明白了,请箫尚书明早将兵部历年的账目都送到承乾殿。至于蜀南太后扩建寺庙的三百万两白银,既然箫尚书说自己是站在青州一边的人,如何收尾再与尚书无关。”

    “只是臣还有一个问题,箫尚书在朝中多年,自先帝时起便任青州户部尚书,是否知道公孙家和我朝太后,有什么关联?”

    箫崇端眸中精光一闪,捋着胡须看一眼天佑王不说话。

    我道:“帝君离宫,将朝中诸事交由王爷打点,想来箫尚书是经世之人,应该明白。”

    此话一出,箫崇端道:“原来如此!帝君将朝中上下交由王爷打点,自然是手足情深值得信赖之故。可笑我们一班老臣,自作聪明以为是坐山观虎斗,原来是一计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既然国师话说到这个份上,臣必定独身慎行,并将所知晓之事,一一告知。”

    天佑王打量箫崇端一眼,闭上眼默不作声,这也算是天佑王表明了态度。

    我笑道:“多谢尚书大人,明日早朝,也请大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见箫崇端点头,我接着道:“如此,大人请讲。”

    我招手命人奉来茶。箫崇端手捂茶杯,陷入沉思,眯着眼道:“此一事,又要牵出一段前朝秘闻。据臣所知,当年公孙相是先帝陪读,两人自小交好。后来到及冠之时,时任帝君,要为身为太子的先帝择取一位贤良淑德,品行端正,有未来母仪之风的太子妃。最终选定了当时武家的嫡女,也就是当朝太后。武家长女是庶出,便以滕侍身份随当朝太后一同入了太子府。按理说,武家是显赫三朝的世家大族,即便是庶出的长女,不能做先帝的妃嫔,也应当嫁入其他朝臣家做正妻。可后来先帝登基后的第二年,这武家长女出宫做了公孙相的妾氏,不足八月,便早产下公孙府中的二小姐。而太后那位庶出的长姐,也死于难产。后来,不过月余,公孙相便接回一位正妻何嫡长子。”

    箫崇端饮下一口茶,接着道:“要说这关系,太后和公孙相,算得上连襟,不过太后长姐始终是妾氏,并非正妻。对了,因公孙相将太后之姐纳为妾氏,又折损了性命。太后得知噩耗,连绵病榻数月,先帝震怒,命公孙相将这死于难产的妾氏扶为正妻,以妻礼葬。公孙相当时年轻气盛,哪里听得进去,公然抗旨。臣也是第一次见帝君在朝堂上龙颜大怒至如斯地步。”

    我长叹一口气,庶出的姐姐是公孙相的妾氏,而这三百万两白银又…….我起身对箫崇端道:“就此,箫大人便回去休息吧。”

    我亲自出门送箫崇端,行至甬道,箫崇端转身道:“就送到这里,余下的路,臣自己走。”我道一声好,目送箫崇端离开。

    箫崇端脚下一滞,转身叮嘱道:“既然国师今日提及,想必也查出了一些蛛丝马迹。只是事关太后,如若处置不当,只怕会牵出前朝秘闻引火上身。国师,且自珍重。臣言尽于此,留步!”

    说罢后箫崇端转身,步伐匆匆,在黑夜的遮蔽下朝宫门走去,消失不见。

    等我回到承乾殿时,天佑王已坐在蒲团上发出鼾声阵阵,我命人熄灯,只在案几上掌一油灯,又命人去内阁取了没有送到承乾殿的折子,伏在案上就着闪烁的火光看了一整夜的折子。

    等到天将亮时,我朝右侧的承重墙看了一眼,王寿的血印融在斑驳的宫墙上,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极为可怖。这承乾殿,是时候该翻修了。

    “国师怕冤魂索命吗?”

    天佑王不知何时已经醒来,坐在蒲团上盘着腿一夜未变姿势,只有那双眼睛睁开来,眼中精光熠熠,显得整个人活力十足。

    我将手中的折子放下,扭了扭脖颈。

    笑道:“若说怕,也该是王爷您要怕才是。王爷,可不是一介莽夫。能排兵布阵,带领佑家军抵御一次次边防突袭,又能哄得满朝人以为帝君忌惮王爷您。若非当初到芙蓉镇王爷您府中去过,亲眼见到兄友弟恭的场面,怕是我也要被王爷和帝君精彩的演技给骗了。”

    我喝一口凉茶,道:“王爷昨夜的戏不错。”

    天佑王笑道:“国师的演技也不差。昨夜能除顺利掉公孙安插在宫中的一颗钉子,与国师的天衣无缝的配合离不开关系。只是,不知为何王寿会选择撞死在殿上?”

    我起身道:“边走边说,待会儿朝上,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我低唤一声,门外等候的宫人将两扇老重的殿门从外拉开,一阵光线照进,刺到眼睛上,我下意识闭上了眼。

    孟喜忙上前侍奉,用衣袖遮住刺眼的光线。我看了一眼,道:“眼睛都肿成两个大核桃了,快去休息吧,不必侍候。”

    孟喜用稚嫩的尖音道:“喏。”

    我这才注意到这孩子的眉毛淡得很,一张脸白净得没有半分血色。

    我看着孟喜退下,与天佑王朝朝殿走去,边走边道:“这宫里,无论曾经多么荣宠得势的太监,只要失了势,过得比刚入宫的新人好不到那里去。承乾殿自帝君登基后荒废许久,自然跟着这承乾殿宫人的日子也愈发苦。公孙笼络王寿多年,暗地送了不知多少名贵珠宝。王寿也是个聪明人,看着自己被识破后,与其选择出宫,成为盘上的一颗废棋,死在乱葬岗上。还不如一头撞死在殿上,还能留个尽忠职守的名声。”

    我叹一口气道:“怪就怪在,王寿太过大意,刻意将许多贬谪你的折子放在最前面,反倒露了马脚。”

    天佑王道:“听说王寿滥赌,最近胆大到连承乾殿宫人的月例也扣下了。恐怕是赌债太多,才急于向公孙邀功请赏。”

    我拍手道:“谁说武将莽夫,我看王爷的心,也算得上是九转玲珑了!”

    我一前一后才至朝殿,殿上的群臣已经议论纷纷,颇有人声鼎沸,摩肩接踵之奇观。

    我许久未上朝,如今看到这一个个老面孔,心里竟生出些思念之情。比之往潼关一路上的危险重重、舟车劳顿,还是在这里听一帮文臣磨洋工来的舒服。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