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陆处无屋TXT下载->陆处无屋-> 69.洗清脏水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陆处无屋 69.洗清脏水

    此为防盗章  这样的热搜对单雅恬并没有好处, 连续几轮热搜,水军走向和热搜关键词相悖,如此一看,更像是在捧杀,说不准,反而是斐钰双那边的人在捣鬼。

    今天单雅恬帮周子易说话时, 陆离是有些微妙的。若周子易那般对他,她还能好声好气地替他说话, 也许微博上的大肚, 还真是她自己表现出来的。单雅恬单飞黑料→单雅恬发公告说她和斐钰双没有任何矛盾→热搜题目单雅恬大肚→热搜水军评论单雅恬装模作样……

    这种舆论方向的引导, 不像是意外。单飞黑料早在之前就已发过,而后来铺天盖地的热搜又在短期内爆发。这一看就是有预谋的,陆离本来怀疑公告不是单雅恬发的,因为这种公告根本洗不清黑料。如果是有人捧斐钰双踩单雅恬, 那么那个人应该很了解单雅恬, 知道她会发出那样的公告。貌合神离的团队,经纪人肯定是分开的, 单雅恬大概率真是自己发的公告,只是她不知道这样的公告会害了自己。

    陆离收拾好了宿舍, 整理好了东西打算出门。坐火车的路上, 他当然要买点零食一路上吃。

    方走到公司大楼下,只见豪车开路, 闪光灯频繁, 不多时, 那几辆车子停也没停下,直接越过他们公司,去了另外一边。

    陆离直觉那车子是想来公司的,只不过太多人了,所以才这么避开。

    走到大楼门口,又想回去拿点现金坐公交车,他心血来潮想走得远一些,不去附近的超市。附近当然有小型超市,不过附近的超市无论大小都埋伏着很多狗仔,虽然他现在名不见经传,但是看见闪光灯那么啪啪啪地闪,也起了点避让的心思。

    回去取零钱吧!陆离想,转身回往公司大门,一下子撞上了一个人。

    **奕刚刚从这边走过,因为脖子上围着的纱巾遮了大半的面容。他垂首低眉,想要更加快地走进公司,没想到陆离忽然转过身来,本来两人是擦肩而过,这下就撞到了一起。

    陆离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奕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看见了他的模样。

    “陆无屋?”**奕皱了皱眉头。

    **奕围在脖子上的丝巾滑落,露出了他俊美的正脸。陆离吃惊道:“张……**奕?”

    进凯萨公司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级别的大咖。

    **奕淡淡道:“我是**奕。”他说话时表现得很是礼貌,但是言语之中的冷淡,还是十分明显,陆离一下子就听出他的心情似乎不好。

    也许是因为他撞了他,或者是因为外头的记者太多?

    陆离一下子有了好几个猜测,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直觉是前面那个原因。**奕的电影他也看过,他演的片子规模,可以说是业界前二十。除了一些老戏骨之外,**奕的演技水平在圈内前茅,而且他很会挑剧本,只要有他在的电影,电影就不会太差。

    不是他自作多情,他听到**奕说到“陆无屋”三个字时,很明确地感受到了他的不喜,凯萨最大的男星竟然不喜欢自己,这个结论足以让他沮丧。虽然,他曾反抗过比**奕还可怕的人物。

    **奕知道陆离这个人。陆离是萧腾弄进来的,凯萨之中,他和萧腾最不对付,往日里萧腾没少得罪他,明里暗里和他作对。如今他竟然敢把一个人弄进公司,而且让陆修静都反感——**奕有凯萨百分之三的股份,有些事情,他自然比别人清楚得多。新人档案通过层层审核交到陆修静的手上过目,陆修静在“陆无屋”这三个字旁边打了个大叉,低气压了整整一个会议。

    舟居无水,陆处无屋。陆无屋陆无屋,起这样的名字不是想给凯萨找晦气吗?

    这简直是天赐良机,挫那萧腾的锐气。

    **奕冷淡地看着陆离,心中却是好几个念头转过去,无论哪个,都足以令陆离永世冷藏!但他面上,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

    陆离敏锐地发现这个影帝对自己带有敌意。

    “对不起,对不起……”陆离连连鞠躬,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竟是以防万一。如果**奕这时候发作,便是欺负新人了,像他这样级别的艺人,十分珍惜羽毛,陆离自认为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他,**奕不会太过难为他。

    **奕点点头道:“没有关系,”

    陆离不断赔礼道歉,目送**奕进公司。

    他往日里几乎没来过凯萨,因此,也从来没见过**奕的真面。网络上的通稿们都说,**奕是脾气十分谦虚的影帝,对他来说,这么大的大咖谦虚就代表着脾气好,不过,今日一见,倒是未必那般。**奕似乎没有传说中的那么脾气好。

    陆离亲眼见到赵主管看见了**奕后迎了上去,笑得像朵花似的:“哎呀张哥回来啦,电影拍得怎么样了?叶导的剧组瞒消息也太死。”

    **奕笑了笑,说:“再过几天就知道了。总要有点期待嘛,消息一下子就放出来,谁还会有期待呢?”完全不见先前对陆离的冷淡。

    赵主管连声说是,然后,他们两人去了茶水间,看起来相谈甚欢。

    陆离摸了摸脑袋,没有回公司宿舍拿零钱,转过了身,直接去附近的超市买东西。

    茶水间内,赵主管给**奕倒了一杯拿铁。**奕喝了一口,懒懒地靠在一边,赵主管边讨好地笑边道:“前些天萧腾塞进了个人来,他以前不是说绝对不会潜规则的吗?没想到他也是说一套做一套。”

    **奕却道:“未必是潜规则,我看,他是给自己找帮手呢。”

    陆离的模样并不差,而且,符合当下流行的趋势,**奕自己是走“实力派”路线的,一路之上找过一些人“帮忙”——娱乐圈里哪个人没找过别人帮忙?但是萧腾却对他不假辞色,仅仅维持面子上礼貌,背地里,一个眼神也不屑给他。更气人的是现在流量当道,电视剧爆红。萧腾演的许多电视剧都被粉丝捧为经典,他的高质量电影却没有萧腾的名声大!

    赵主管一愣,随即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张哥高见!”

    萧腾虽然咖位没有他高,但这几年的热度,地位已难以撼动。

    电视剧里有他,电影里有他,音乐里有他,街道的创意画也有他……

    萧腾参加访谈时,性格就很真实直接。而也正因为这样的性格,许多粉丝才会粉上他。

    现在萧腾的势力越来越大,而原本同样不屑萧腾的他,地位也受到了动摇,**奕已准备歇影一段时间,不拍电影,去拍电视剧。拍完电视剧之后,再接上两个综艺节目……

    他这当然不是降低格调 ,只是为了提高人气,抬高自己的身价罢了。

    如若不然,得了影帝的人竟还比不过一个小鲜肉?同时粉他们两个的粉丝,竟然有一大半偏爱萧腾!

    “这次艺人挑选是由我把关的,萧腾也太不给面子,越过了我去。”赵主管接了一杯咖啡,颇有些气愤,“张哥,上回赵书林那么下你的面子,现在这个陆离……是不是,萧腾又准备弄进一个赵书林来?”

    赵书林也是萧腾弄进凯萨的,不过不像陆离,萧腾对赵书林只是提携。因为萧腾对他有恩,赵书林便和萧腾十分亲近,赵书林简直就和萧腾一模一样,不像许眠风一样温热地火,也不像他这样火在“高端圈”里!他又演电视剧又接综艺,那粉丝涨得是蹭蹭蹭!

    **奕必须得回击了,不但要斩萧腾羽翼,还要培养自己的势力,他在娱乐圈的根基比他们几个深多了,光是舆论造势,就能把他们都比下去!以往只是因为动手容易自伤,现在……

    他的老东家快失势了,他必须赚口碑之外还要赚流量,否则,将来与萧腾相比,就没有了优势。

    **奕道:“找机会把他走后门的事情报出去,不能只在新人里知道!”

    赵主管眼睛噌地亮了,转了转眼珠,急忙点头。

    **奕喝完拿铁,露出一个冷笑。他第一个要下手的对象,就是陆离。

    但是陆离凭着第六感找到了自己的身份证。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向来不会用常理揣测陆修静,但是,他总是用他的第六感去揣测陆修静。

    被放养的他见不到陆修静几面,或者说,自从晓事后,他根本就没和陆修静亲近过,连见都见不到几面,亲近又谈何亲近呢?从前陆离只以为是陆家的传统,因为陆修静的爸爸,他的爷爷,过年的时候也是对陆修静不苟言笑,唯一笑的那次,是他去世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抓着陆修静的手,然后用慈祥的目光看着陆离,对陆修静说:“其实不用对孩子太坏。”

    那一句他永远都记得,虽然从小到大他爷爷都没给他爸和他一个慈祥的目光,但是自从记住那句话之后,他爷爷在他心中的形象永远都透着慈祥。

    但是陆修静仍旧没有对他有过慈祥。

    被陆修静抓包的时候,陆离其实没有太大的感觉。

    这几天他的确很不对劲,但是那不对劲还没到陆修静放下他的工作回来堵他的地步。

    估计是罗珊娜的婚事已经传到陆修静的耳朵里了,前妻结婚了,作为父亲的陆修静终于想到,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单亲家庭的孩子,也许会因为这件事,而产生什么不好的情绪。

    高二毕竟是很重要的一年,尤其是即将高三的高二下学期。如果陆离这个时候叛逆了,前头的辛苦岂不是白费了?

    陆离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不错,陆修静也一直没操过太多的心。从龙管家那里问出了陆离的近况,陆修静总算起了一点为人父的意识,打道回府,好巧不巧地正好堵住了逃学的陆离。

    更巧地,收到了前妻罗珊娜寄来的耀武扬威的一叠证据。

    ※

    陆离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哭。

    不但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哭,甚至没有想到过自己哭完能够那么平静。

    陆修静与他面对面坐在小几两侧的沙发上,陆修静神情莫测,陆离垂眼沉默。

    “你……是怎么想的?”看着陆离红彤彤的眼睛,陆修静原先的隐怒散去了一些。到底是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虽然他工作很忙,几乎没回家看陆离几眼,但是假期的时候,偶尔还是能待在一起的。

    陆离在家里,也算是家给他的牵挂,虽然他忙起来根本没想起他几次,但是偶尔想起,心里还是满意这个孩子的。

    陆离低着头说:“我没什么想法。”

    陆修静沉默了一会儿,道:“你现在是高二,而且,还没有成年……”

    陆离忽然就抬起了头,抿唇道:“成年以后,就可以自主独立了。”

    陆修静微微一愣,皱眉道:“你不想待在家里?”

    陆离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家?这里还是他的家吗?

    陆修静似乎也觉得这句话说得不好,斟酌了一下,终于下了一个决定,一反从前与陆离说话时的直白,委婉地说:“你还未成年,法律上是我的孩子,而且,就算没有血缘关系,领养,也算是我的孩子……”

    陆离忽然站起来,说:“等高考完,我就会搬出去。”

    陆修静皱眉,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陆离瞪着那双红彤彤的眼睛,道:“听得懂。”

    “听得懂你还这么任性?”

    陆离就道:“是罗珊娜领养我的不是你,你是被骗的,我知道!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我已经十七岁了!”而且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罗珊娜不是在他刚出生就把他抱走的,他说不定都已经十九二十岁了!

    陆修静原本被惹起的薄怒忽然又散了开去,锐利的眸子盯着故作倔强的少年,淡淡道:“是的,十七岁了。”

    十七岁,意味着哪怕亲生,再过一年,父母也是可以放手的年纪。

    十七岁了,他连任性的资格都没有了。

    陆离原本硬挺着的胸膛和肩膀忽然就落了下去。陆修静说话的语气是那么公事公办,和以前一模一样,但是在他耳里却刺耳万分。

    “你想跟回亲生父母?”陆修静问。

    陆离怔了一怔,说:“他们找过我了。”

    陆修静一针见血:“罗珊娜联系的。”

    陆离落回沙发上,碎发落在眼睛周围,让他的神情越发支离破碎。

    “……等你到了十八岁,”陆修静慢慢地道,“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能读完硕士,甚至拿来创业。”

    陆离咬着嘴唇,几乎要把嘴唇咬出血来。

    “你不愿意当我的养子,你的父母,我也会帮你打发。”

    陆离忍不住揉自己的脑袋,想把自己脑壳里的疼痛全部揉走。

    “你还有一年的时间考虑,这一年里要好好学习。”顿了一顿,陆修静说,“没有多少人知道我有你这个孩子,但是没有多少人,不代表一个都没有,如果你高考完还是要走,我不会拦你。”

    陆离怔怔地看着自己的鞋子,连脑袋都不想揉了。陆修静这个举措充分地给了他选择的余地,只要他想,以后他就还是陆修静的儿子,如果他不想,陆修静也不会强求。听他话的内容来说他是想要他这个儿子的,但是,他的留几乎听不出一点情意,比语气的公事公办更加公事公办——陆离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噼里啪啦破碎的声音。

    陆离微微皱了皱眉,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两个人又聊了会儿天,陆离收拾好了东西后,就和他一起去餐厅吃饭。

    “啊啊啊!是谁!”和徐怀峰刚把餐盘端到一角,只见隔壁两桌同届的艺人——老人不是在自己办公室吃饭就是在剧组吃饭,一边刷手机,一边克制不住地叫出声来。

    陆离和徐怀峰坐到了位置上,往那边瞥过去一眼。

    “萧师兄竟然在美食街和人奔逃!”周子易气呼呼地盯着手机,如果那个手机不是很贵的桔子手机,他都要把手机给摔桌子上了。

    “我前些天刚好去了美食街啊,怎么会没遇到啊啊啊啊!”周子易几乎痛心疾首,捏拳的手背上青筋都要爆出来了,对面的张小唐连声安慰,在周子易一惊一乍地喊叫时,几乎从座位上吓摔了。他当然知道周子易去京都影视基地看萧腾了,但是他没想到,周子易竟然这么喜欢萧腾。

    陆离一愣,打开了手机。

    波浪微博上热搜有二十位,如今华夏人口二十多亿,注册用户却有二十七亿!文化融合的潮流越发兴起,所以外国许多明星也会到华夏来开微博,久而久之,微博的流量便很可观。当然,那只是对外的解释,其中有多少是水军小号,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陆离点进搜索框,往下看自动显示的微博热点。

    1:有个损友是什么样的体验?

    2:老艺术家张红玉去世

    3:偶遇萧腾美食街

    点进第三个,大喇喇一个视频,点开播放,萧腾穿得像抢银行一样的身姿——咳,英俊潇洒的身姿,出现在了屏幕上,只见他一手抓着被竹签戳破的大袋小袋,一手拉着个看不见正面的人,视频画面摇晃之中,往左转快速消失在巷口。

    陆离浑身一僵,没想到这件事会上热搜。往下拉看评论,却见大部分发博发评的都是粉丝,粉丝们嗷嗷直叫好帅、好潇洒,然后铺天盖地地猜测那人是谁,是朋友还是女朋友……

    徐怀峰也拿了手机看了一会儿,然后,他给了陆离一个眼神。

    陆离秒懂。

    宿舍里,陆离将从京都买来的衣服叠好放进柜子里,徐怀峰是看见过他衣服样子的。以徐怀峰的记忆力和洞察力,他丝毫不怀疑,徐怀峰已经猜到他见的那个人是谁。思及先前周子易讽他去见走后门的朋友——大概,是萧腾帮他走的后门。

    一下子将整件事都串联了起来,徐怀峰却打开绿叶,给他发了几张截图。

    “嗯嗯?”陆离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徐怀峰淡定地将手机装入口袋,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

    陆离点开大图,放大了徐怀峰给他看的东西。

    “呵呵,知情者表示,如果粉丝知道了视频里的人是谁,一定会对萧腾幻灭!”

    然后,这条微博下疑问的疑问责骂的责骂,还有一百多的转发,以及“知情人”的吊胃口:“萧腾的真性情都是假的,视频里的人就是证据!”

    这样的声音并不是很多,但是拉下页面就有刺目的几条。有几条明明既没实锤又没粉丝,偏偏就有几十个转发。

    陆离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点开企鹅,敲了萧腾。

    “小腾小腾,你看热搜了吗?”打完这一行字,陆离把徐怀峰给他的截图都发给了他。

    很快,萧腾那边就回了信:“看了。”然后,发了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包。

    陆离打字道:“我感觉这热搜底下不太对劲,是不是有人想整你?”

    那些“知情人”的号基本都是没多少粉丝的水军,但问题是,其中有两三个看起来并不像是水军,看信息,还和凯萨内里有关。以陆修静的治下手段,他不认为凯萨内部会有“知情人”敢外泄公司内部的消息。既然是这样,那么就是有人想整萧腾了。

    “前两天琳达姐已经把消息截下来了,但是当时有粉丝录像,还是被顶上了热搜。”萧腾发了个无奈的表情,然后又发了一句:“琳达姐当时的表情就变成了这样→”箭头后面,发了一张琳达瞪大眼睛,随后火山爆发、大陆沉没的动图。

    陆离“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发道:“你把你的经纪人做成了表情包,你的经纪人知道不?”

    萧腾就发了个摊手的表情。

    陆离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发道:“看你还能开玩笑,想必一点也不着急。”

    陆离自己名不见经传,并不认为自己值得别人买水军黑他,他几乎认定在公司里放任流言的是陆修静,毕竟他不想帮他,所以吩咐底下人不用管流言。反正他是大老板,这种事情也十分正常。不过,陆修静虽然钱多,但也没到买水军黑他的地步吧?竟然都到买水军这个程度了,那么,被盯上的就应该是萧腾。

    又和萧腾聊了两句,萧腾老神在在地说他要去吃饭了,陆离和他告别了一番放下手机,拿起筷子开始用餐。

    徐怀峰吃完后等了他一会儿,两个人一起去放了盘子,然后,一起回了宿舍。

    “帮你进凯萨的是萧腾。”关上了房门,徐怀峰肯定地说。

    陆离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小腾是我发小,很小就认识了,他以前并不帮人走后门的,估计我是第一例。”

    徐怀峰点了点头,竟然认真地道:“我看到有人说他对赵书林有恩,不过,萧腾他当时也只是帮扶了他一把。”

    萧腾如此热度,他们学校里喜欢他的人自然很多,徐怀峰是要进军影视圈的,自然会把前辈们的资料都收集一遍。萧腾一看上去就是个不喜欢掩藏的人,尤其是综艺节目里,对待喜欢的人的亲近和对待不喜欢的人的客套……他相信萧腾虽然掩饰得好,但是肯定有人看的出来。

    “如果帮你的人是萧腾,我大概知道公司的流言是谁传播的了。”

    陆离一愣:“啊?”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陆离却是摸不着头脑。陆修静为难他,和萧腾又有什么关系?虽然陆修静现在和他井水不犯河水了,但是萧腾是凯萨的摇钱树,陆修静犯不着为了他,把摇钱树给伤了吧?他是个商人,从来不会意气用事。

    “萧腾在公司里和一个人不和,你是萧腾带进来的,想必是因为这,才不入他的眼。”

    “不和?”陆离皱了皱眉,“没听小腾提起过……”萧腾向来少和他说凯萨里的是是非非,大概因为他从前并不是娱乐圈里的,萧腾和他说那些也没有什么用。

    徐怀峰却道:“凯萨里头有三大人物,你知不知道?”

    陆离点了点头,道:“**奕,萧腾,和许眠风。”

    许眠风是常青树,萧腾是流量担当,**奕是影帝,而凯萨其他人比如赵书林,火是火的,但是根基尚浅,还不到能断言顶端的地步。

    徐怀峰道:“早些年凯萨的沈亦双成为双料影帝,走向国际,**奕那时虽只有一个国际大奖提名,后来也是陪跑,但他是沈亦双之后国际提名最多的人,更别提他在国内得过那么多的奖项。”

    陆离若有所思得看着他。

    “凯萨是陆总半路收购的,沈亦双是当初支撑凯萨走向十大娱乐公司的顶梁。如今沈亦双只是挂名,**奕就当之无愧地成为第一。许眠风热度长久,但是不爆,萧腾爆红热度,但是他演技唱歌都不是顶尖,若要承担‘顶梁柱’这三个字,反倒让其他人看轻了凯萨。”

    陆离道:“小腾还年轻,有这样的成就不错了。”

    徐怀峰点了点头,道:“娱乐圈里有哪几个能复制萧腾的辉煌?但是,萧腾他现在毕竟还不是影帝,而且他多演电视剧,电影也大部分都是商业剧,据说他为人比较重义气,有几部还是帮认识的导演的忙的。不管怎么样,他的电影作品是比不上**奕的。”

    论热度,萧腾要比**奕高,论咖位,**奕却要比萧腾高。演电影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演技,而电视剧因为各种原因,是没有电影精细的。

    陆离忽然道:“你不会是想说,小腾得罪的是**奕吧?”

    许眠风和萧腾不太熟,虽然是同个公司的,但只是点头之交。不过从前陆离向萧腾问过许眠风,萧腾只是说许眠风是个厉害的前辈,其他的事情,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既然不熟悉,就谈不上什么得罪不得罪了,也就是说,萧腾得罪的是**奕。

    还不等陆离再度否决自己的想法——**奕怎么会和萧腾不对付?徐怀峰却点了点头,道:“他就是和**奕不和。”

    沈亦双已是挂名,许眠风又不温不火自成一派,公司里最大的两个明星就是萧腾和**奕,而凯萨资源,大头也几乎是他们两个人占去。有资源的争夺,那么就会有冲突,何况……最主要的还不是资源的冲突。

    萧腾在圈内人缘不错,因为他不拘小节,而且性情豪爽,遇上合眼缘的人,他还会帮扶帮扶,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别人出人头地。谁不想碰到一个这样脾气好的同事?但他却看不上**奕。

    “**奕他有……后台。”

    陆离忽然看向徐怀峰,眼睛清澈,但却又有些幽幽的光。

    徐怀峰顿了一顿,道:“你不信我?”

    陆离摇了摇头,道:“不,我信你。”说完以后,又加了一句,“只是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单雅恬静静地站着,等待她的下一句话。

    “可以开始了。”钱慧提醒道。

    单雅恬愣了一愣,不光是她,其他人也不由愣住。一般抽表演项目,老师都会说一个具体的场景,现在钱慧描述的部分如此简短,就说明他们的“考试”题目是半开放式的。

    半开放式的要比开放式难多了,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样的答案才能让老师满意。不确定具体的演绎内容,人的心情就会更加紧张,临时想到的点子无法多加思索就拿出来很容易出问题。

    单雅恬却很快调整好了心情。

    她首先往旁边走了两步,双手合拢放在腰间,低眉颔首,莲步款款……这是极其有功底的步伐,如果她穿着古装,定是云鬓摇曳罗衫裙动。

    陆离有些出神地看着她的脚步,每一步都很精准,每一步也都很小。单雅恬面朝他们,对着他们欠身行礼。抬起头时,却露出了一个苦笑。她的下半张脸像是笑着的,上半张脸的眉眼却既勉强又有水光。

    这是脆弱也是坚强,这是妥协也是反抗——短短几步路而已,她却已演出如此复杂的情感。

    单雅恬适合演戏,陆离心想,不光是演戏时的气质还是神情,就凭这走路时的细致认真,她都像个真正的大家闺秀。

    从前单双组合的精力几乎都在歌坛,现在看来,也不是没有实力闯入影视圈的。

    钱慧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在文件上划了几笔,写了分数,“下一个!”示意单雅恬到一边的深绿色垫子旁休息。

    徐怀峰走了上去。

    他的题目是唱歌。

    几乎不见紧张的,徐怀峰直接清唱了一首歌曲,对着空气也对着所有的艺人。他的声音很有特色,他的调子也很新鲜,不过一首普通的流行歌曲,却被他唱得和原曲不同。他的嗓音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清新沙哑,唱尾音时,又比别人唱时拖得更长。闭着眼睛虚握空气,他似乎整个人都沉浸在了自己的歌声里。

    钱慧推了推眼镜,写了分数,又道:“下一个!”

    张小唐上前,题目和单雅恬一样是演戏。

    陆离看着张小唐随题目演了段古代豪侠,仰天而笑的豪放由他展现说不出的别扭,但是看他神情动作,却又恍然是一个豪侠。张小唐的演技不算太弱,虽然不知道什么地方违和,到底还是演出了几分意气!

    陆离心中一动,摸索到了这些题目的规律。

    单雅恬从前的主职是唱歌,所以考她唱歌几乎是没有必要的,上面给她定的题目,定然就是演戏。

    徐怀峰是京都影视的学生,学了一年才来的,所以,他擅长的肯定是演戏,考他唱歌也是必然。

    至于张小唐……

    华夏梦想秀是一档多才多艺的选秀节目,里头的选手只要有一技之长,不管是唱歌跳舞还是乐器,都能在里面出人头地。当然,张小唐就是乐器和歌舞里闯出来的。上头给他演戏的题目,便是想看看他演戏的天分如何了。

    陆离可以算是插班生,他的演戏是从外头的“草台班子”里学的,而唱歌……他几乎没有学过任何特别的音调,唯一可说他学过唱歌的,可能就是小初高中,他都参加过合唱比赛。合唱比赛前,老师有教他们练声。

    他知道合唱比赛的唱法和流行歌曲的必然不同,不过如果老师执意要考,他就必得唱首空灵些带点美声的歌,不然,体现不了音质技巧,钱慧给他的起点分数一定不高。

    “陆离!”

    钱慧叫到了陆离的名字。

    陆离当即站了出来,走到了大家的面前。

    钱慧顿了一顿,才道:“你的题目,是演一段戏,唱一首歌。”

    陆离忍不住怔住了。

    到现在为止,别人的题目都是一道,只有他,只有他的题目,竟然是两道。

    当即就有窃窃私语发出来,陆离能很明显地听到,先前那个叫周子易的人咕哝了一句,“走后门进来的果然要多考点吗?”

    陆离的脸上有些火辣辣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萧腾帮他进了凯萨,的确是帮他走后门,不过他并不是靠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进来的,只是兄弟求情……这事说起来不太好意思,但他一定,除了进这家公司,其他都靠自己努力!

    钱慧说了一声:“安静!”

    大家就又安静了下来。

    陆离的脸有些红,但他抿着唇,一双眼睛仿佛带着星光一样盯着钱慧。

    他的样子实在长得不错,少年往青年过渡,皮肤白得透光。这样的年龄正是胶原蛋白最多的时候,染上红晕,便更加秀色可餐。钱慧忍不住心生好感,柔声道:“上头给你定了两个题目,没有特别要求,不过你若能一边唱一边演,那最好不过……”顿了一顿,又道,“也许,你适合许眠风的路子。”

    许眠风,娱乐圈内的小生传奇。他能火十年,被称为王子般的人物自然是有原因的。他高调却很谦虚,绅士又鲜有绯闻,一年至少一部电视剧挑起热度,一年至少一张情歌专辑唱得少女们心醉。旁人都道许眠风在娱乐圈内火得不正常,但若其他人有他一半情商一半会撩,也许火了十年的人会多出不少。

    陆离没有答话,静立片刻,抬起了手,虚虚地握住了空气。

    大家知道他这是准备开演呢,一时也很好奇他要演什么。

    “今天,在这里,我想把一首歌,送给一个人……”

    长长的眼睫毛垂下,陆离的碎发遮掩住了他的额头,长及眉骨的头发轻轻撩开之时,这个少年将视线平齐。

    双目缱绻,双目深情……

    就像晕染开的月华,渐渐露出的水墨画!

    这时的少年,完全换了一个人。

    周子易抱着胸,好整以暇地看着陆离的眼睛。

    陆离却对着他的方向,慢慢弯起嘴角——

    周子易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就好像有电流,嗖嗖地传遍了他的全身!

    “我亲爱的你啊,我知你夜深。你夜深寂寞难眠,孤影伴月灯。”

    “啊我亲爱的你呀,我知你情真。你情真化作天上星,飒飒碾冰尘。”

    “踏雪归来何处去,梨花满树无人语。我欲寻你寻春深,无处去。”

    ……

    “我亲爱的你啊,我知你夜深。你夜深寂寞难眠,孤影伴月灯。”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