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小门小派[修真]TXT下载->小门小派[修真]-> 64.第六十四章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小门小派[修真] 64.第六十四章

    要看到本章的正确内容, 请订阅前文到达一定比例,或者等待三天  “师兄……师兄……”凌溪在梦中略带哭腔,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会乖乖的, 别讨厌我,别丢下我一个人……”

    谢冬原本满脸都是期盼的神情,闻言顿时僵了一下。

    这小子怎么还在说这种话?

    好, 他还没有清醒, 还在做梦, 梦中大概还没有想起之前发生的事。

    这么想了之后, 谢冬忍不住叹了口气, “也是够可怜的。”

    常永逸听到凌溪呢喃出的内容, 更是有些动容, “这是怎么了?他和他家的师兄吵架了吗?”

    “如果只是吵架就好了。”谢冬摇了摇头,将凌溪与季罗那档子事儿给一五一十说了一遍。说着说着, 谢冬又皱起了眉头。凌溪对季罗的感情这么深, 依恋这么浓, 可怜归可怜,对眼前的情况而言却无疑是一个坏消息。

    常永逸听完也瞠目结舌, 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话, “那究竟是怎样的人渣?这小子又究竟怎样的蠢货?”

    “可不是吗?”谢冬忍不住笑出了声。

    然后谢冬也不再管边上的人,就这么坐在床沿, 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摸了摸何修远的额头。大师兄的身体没有之前热得那么厉害了, 但温度比平时依旧高着不少, 还在烧着。谢冬叹了口气, 又开始摸何修远的脸。

    常永逸看着辣眼睛,赶紧把凌溪给从地上弄起来,搬去到隔壁的客房里面。

    而这个时候,凌溪确实在做一场梦。

    不是什么噩梦,只是他和季罗最初相识的一些情境。

    凌溪现在虽然在蓬莱派中极为受宠,刚出生的那些年却过得算不上好,只有一个当散修的母亲带着他,却也在他四五岁的时候去世了。

    与季罗的相遇,就是在母亲去世后不久的事情。

    那时季罗说是在下山游历,偶然看到了他,与他一见如故,便一直待他很好。不仅给了灵石与吃的,还教导他基本的心法,细心解答他在修行上的问题。而后也是季罗在偶然之下看到了凌溪母亲的遗物,发现他竟是蓬莱派宗主独子的私生子、宗主遗落在外的亲孙子,将他带回了蓬莱派,才让他拥有了之后的生活。

    同门师兄弟的关系使他们更加亲密,长久的相处也使得这种亲密逐渐升温,最终酿出了名为爱的情愫。

    一切分明都是这么顺理成章,师兄分明一直都待他那样的好。

    初遇时的每一个刹那似乎都仍旧凝结在心头。

    凌溪蜷缩在玉宇门客房的床上,睡梦中泪湿了枕巾。

    这小子终于从睡梦中醒来,是在三日之后。

    那时谢冬已经将之前收在储物袋中的尸体都取了出来,摆在地下一间石室里,仔细辨认着身份。

    接下来的一段时日里,凌溪一直在玉宇门里住着。

    玉宇门众人也终于让玉宇门的前辈们入土为安。

    至于剩下那些尸体,有些腰间挂了腰牌,可以很容易看出是哪个宗门的修士,有几具的来头还不小。另一些却看不出来路,有可能是些散修,也不知亲缘何在,只能葬在外面的山里。

    正在谢冬握着一个从尸体上取下的腰牌,思考是否可以直接通知对方宗门时,有弟子过来寻他,抱怨凌溪的事情。

    “那位凌前辈,实在是太嚣张了。”这名弟子十分生气,“我们认认真真替他收拾房间,好心好意给他准备疗伤的丹药,他却说我们这边的东西都是垃圾!话里话外都把嫌弃给摆在明面上,说我们玉宇门弄脏了他金贵的衣服!”

    谢冬笑了笑,“大门派出来的,是这样的。对了,他有说他师兄的事情吗?”

    “我按照掌门你的吩咐,问过几次。”那弟子回答,“他说他的师兄是个好人,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再多问两遍,他就发火,砸东西,把我们都赶出来。”

    果然如此,最糟糕的情况啊。谢冬叹了口气。

    “真不知道他还留在我们玉宇门究竟是想做什么,”那弟子又继续抱怨,“他又嫌弃玉宇门,又不肯走,又要我们照顾,洗漱穿衣都不能自己动手,又怪我们照顾得不好……真是……就连常长老都没有这么难伺候……”

    谢冬闻言,顿时变得有些似笑非笑,“是吗?”

    那弟子顿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满头大汗地连连解释,“不是,掌门,我不是对常长老有意见。我只是说那个凌前辈啊,他比任何人一个人都更难伺候。”

    谢冬摆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

    “既然如此。”谢冬只是笑着道,“那就叫永逸去伺候他。”

    那弟子顿时懵了,看着谢冬的神情满是不可置信,以为谢冬肯定发生了口误,却只换来谢冬严肃认真的点头。

    这这这……谢掌门你搞事情啊?你想拆了玉宇门吗?

    那弟子满头大汗,几乎是同手同脚地出去了,找到常永逸说这事时舌头都有些发僵。

    结果常永逸将眉头一皱,竟然没有当场拒绝,只是道,“师兄真的这么说?”

    那弟子点了点头。

    “真麻烦。”常永逸便起了身,拍了拍自己的衣袖,一路皱着眉头往客房走去。

    那弟子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这听话的背影,忍不住将这件事告诉了更多人。

    眨眼之间,常永逸被谢冬派去照顾凌溪之事就传遍了玉宇门上下。

    所有人都觉得谢冬疯了,他们都认为常永逸和凌溪之间一定会爆发一场恶战。不,考虑到常永逸只有筑基期,凌溪已经凝元,搞不好常永逸会被凌溪给直接杀掉。

    唯有谢冬对此事毫无担心,依旧有条有理地处理着宗门内的事务。

    直到入了夜,谢冬终于放下手中玉简,按着肩膀离开了书房,凌溪所在的那间客房依旧十分安静。那两个人居然相安无事,这个事实叫全玉宇门都十分震惊,不得不对谢冬表示叹服。

    谢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到仍旧躺在床上的何修远,又过去探了探额头。

    烧已经退了,人还没有醒。

    虽然何修远占用了床,但修行之人到了凝元,除非十分疲惫,基本也用不着睡眠。这些天的晚上谢冬都是在床沿打坐的,今夜也不例外。

    但今儿晚上,谢冬刚刚打坐到一半,便感觉身后突然有些动静。

    他回头仔细一看,只见何修远不知何时收拢了五指,正紧紧抓着床单。要知道,大师兄可是有好多天都没有动弹过了,谢冬顿时有些激动。

    但何修远的动作有些奇怪,并不像是快要清醒的样子。他的眉头皱得很紧,两手将床单扯了又扯,似乎有些难耐。又过了片刻,何修远更是开始轻哼,脸上也似乎有些发红。

    “师兄?”谢冬忍不住拍了拍何修远的脸。

    一拍之下,谢冬顿时一惊。为什么脸上会这么热?不会又烧起来了?

    下一刻,何修远突然睁开了眼,与他四目相对。

    但何修远此时的眼神也是十分奇怪的,充满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迷离。

    何修远用这迷离的眼神看了看谢冬坐在床边的身影,突然用手抓住他的衣摆,把自己的身体扯过去,用脸颊蹭了蹭谢冬的膝盖,呼吸也变得比方才更加急促。

    谢冬心里嗡地一响,顿时确定了,大师兄现在真的很不对劲。

    他猛地想起什么,连忙抬头看了看窗外。

    一轮满月挂在那儿,圆得特别皎洁。

    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谢冬从储物袋里掏出了一粒凝冰丹,服入了口中。这种丹药是用来中和他的炎性体质的,避免他在修为低微时被自身体质所害,同时也能掩盖体质所带来的一些特征,减少被人发现的概率。

    服药时,谢冬特地往后看了一眼,以免被何修远察觉不对。结果嘛,他这一看才发现,何修远比他还要心不在焉。

    三人各怀心思,就这么离开了琳琅集。

    一路上,徐散修通知了约好同行的另一个人,吴道友。谢冬也给玉宇门去了好几封信,告知了他与何修远两人的去向。

    而后他们一路紧赶慢赶,终于在数日之后到达了云喜山山脚的那个小镇,进入了和那蓬莱派金丹所约好的建筑。

    谢冬推开房门,刚刚看清屋内有三个人,而且三个都是男的,就听见何修远在后面松了口气。

    再定睛一看,屋内这三个男人的身份很好分辨。

    其中一个,孤零零站在靠近门的位置,穿着和谢冬身上的一样朴素,显然就是之前和徐散修约好的那个吴道友了。这吴道友说是来自鹏程宗,至于鹏程宗究竟是个什么宗门反正谢冬没听说过,估计规模上比玉宇门也好不到哪里去。

    至于另外两个修士,都坐在更靠里的位置。两人挨在一起,身上穿着的都是一身蓝白调的精致法衣,头上戴的腰间挂的也都是饰品类的法器。扑面而来一阵很有钱的气息,应该便是蓬莱派的两人。

    一名身量稍高,嘴角含笑,眼角斜挑,在和蔼的神间透着一股子含蓄的傲慢。

    另一名身量较矮,看起来不过是一名十来岁的少年。这少年扬起眉毛便是一声冷哼,傲慢得更加坦荡。

    谢冬的视线先是在前者身上看了看,只觉得此人乍看上去平平常常,修为却叫人看不穿。他又看了看后面那个少年,结果一看就是和自己一样的凝元初期。而后也不知道是否是心理作用,当谢冬再一次将视线落在前者身上时,便察觉出了一股属于金丹宗师的高深莫测。

    见到谢冬等人开门,只有那鹏程宗的吴道友热情地迎了出来,“徐道友,你可算来了。”

    打完招呼,他又将更热情的视线投注到谢冬与何修远身上,“这两位道友,不知师从何处?可有门派?”

    谢冬刚想作答。

    何修远却抢先答道,“无门无派,只是一介散修。”

    谢冬嘴角一抽,不知道这大师兄是什么意图,却也干笑两声,十分配合地道,“是啊,惭愧,我们师兄弟一直相依为命,至今还没有加入过什么门派。”

    “原来如此,”那吴道友听完更热情了,“其实还是加个门派比较好的,多一点同门,在外行走也能方便一些。像我们鹏程宗就很好的,弟子之间十分和睦,两位要不要考虑一下啊?”

    谢冬听完这话,不禁目瞪口呆。

    他身为一派掌门,在对方热情的招揽之下自惭形秽,甚至开始考虑自己以后是否也应该多做做同样的事情。

    “我们鹏程宗,虽然声明不显,却实实在在是个好地方,”那吴道友仍在喋喋不休,“风景怡人,四季如春,附近还有好几个仙市,特别方便。两位如果有兴趣,等这趟行程结束之后,可以随我先去鹏程宗坐一坐,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

    “得得得了,”边上徐散修听不过去了,“就你那鹏程宗,还不如散修盟呢。”

    “徐道友,这话可就不对了。”吴道友拍了拍衣袖,“这散修盟,别看有个盟字,还不是散修吗?散修就是散修,怎么着也不比有门有派的好啊。”

    徐散修“嘿”了一声,正准备和他好好论道论道,就听到后面有人冷笑了一声,却是那个蓬莱派的少年人。

    只见那少年将脑袋一仰,语气极不耐烦,“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有什么好争的?”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的脸顿时都不好看了。

    “凌溪,”站在少年边上的那个金丹宗师也将眉头一皱,教育道,“不得无礼。”

    “对不起,师兄,”凌溪收敛了一下脸上的神,顿时显得低眉顺目了许多,“可我也是听他们说了一堆废话,耽搁了这么多时间,太着急了。”

    “你啊……养气的功夫还是太弱。”那金丹宗师摇了摇头,又上前一步,和颜悦地对门口几人道,“诸位抱歉。我这师弟自幼在蓬莱宗长大,难免自大了些,一贯不将其余同门之外的修士放在眼里的。还请诸位见谅。”

    话里话外,虽是道歉,所散发出的优越感却比那个少年更甚。

    但姿态毕竟是已经做出来了,几人也无法再计较,只得纷纷干笑,“没事没事”。

    “在下蓬莱派季罗,这位是我的师弟凌溪。”季罗自我介绍了一下,说完也不问问眼前四人姓甚名谁,便微笑道,“既然人已经到齐,我们就快些进山。实不相瞒,虽然我这师弟如今只是刚刚凝元,我却已经迫不及待想为他做好结丹的准备了。”

    原来只是为了给师弟做准备啊……这话解释了为什么这个金丹会特地跑来云喜山,叫另外四人的心中都安稳了许多。

    随后季罗却直接向徐散修伸出了手来,“这位道友,地图是在你的手上吗?”

    “地图?什么地……”徐散修大惊失,不由自主伸手往腰上一按,正准备胡乱搪塞过去,却又猛地想起眼前这人是个金丹。...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