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戏子(娱乐圈)TXT下载->戏子(娱乐圈)-> 87.年关将近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戏子(娱乐圈) 87.年关将近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足60%,48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  窗台前的太师椅,被春风吹得前后摇晃,塌上放着张制作精美的毯子。

    一旁有个木头雕的高脚托盘,放着一套精美的紫砂壶,茶水被火煮着, 正散发着热气。

    窗台的厚实的窗帘改成了纱状,明黄色的纱窗随着微风飘浮。

    一只黑色小猫, 从书房高傲的踱步出来, 在白色瓷砖上, 留下一串梅花脚印。

    “咪呜?”好似在疑惑主人去哪了,于是便开始上下翻找,地上的梅花脚印越来越多,终于在长沙发上发现了。

    后脚一蹬, 轻松的越上了纱发, “喵~”

    “咪呜”伸出抓子,抓挠白色的毛毯。

    “啪!”一个修长白皙的手照着那小脑袋呼了一巴掌, “吧唧”一声,将猫咪呼趴下了。

    沈苑起了身, 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长袖唐装, 柔软的头发有些长了,微微触到脖间的衣领, 伸了个懒腰, 打了哈欠, 迷人的桃花眼瞬间染上一层了水意,泛着潋滟的光。

    “沈小琛,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坏事了?”捏了捏黑抓子,发现一股湿意,抬手细看竟是墨迹。

    回头一望,白色瓷砖满是黑梅花,一路从书房门往外扩散,顿时怒气上涌,拎着沈小琛脖颈的皮毛,将黑色小家伙提了起来,“你是不是又把你爹的画像抓花了?”

    日子平静下来,沈苑没事就会画两张韩琛的画,也不裱起来,就搁在书房桌子上。

    而沈小琛,总是会在没事的时候推开书房,在画像上按下几个梅花脚印,以表自己对父亲的热爱。

    黑色小猫咪,拿着自己琉璃眼无辜望着沈苑,两双眸子极为相似,互相对望,一个充满无辜,一个充满怒气,沈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沈小琛抬了抬鼻子,要去蹭沈苑,沈苑瞬间心软,将毛球放到沙发上,好在爪子的墨迹已经干了,不然他这白毯子也遭殃了。

    他就不该心软,养了个祖宗。

    他前几天就和公司解了约,出了公司门还遇到了领着新艺人的张毅。

    冤家路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张毅当时毫不犹豫的开口讽刺,就沈苑没背景,没经济的毛头小子,离开了公司,哪里还有出头之日。

    不是去卖屁股,就是去当兔爷,说话极为难听。

    沈苑当时就凉凉双手抱胸,看着疯子乱咬人,眸子却渐渐冷了下来,就是张毅领着的小艺人都察觉了气氛不对,想赶紧拉着张毅走人。

    张毅临走还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转身的时候就扭到了腰,狠狠的磕巴在了地上,大门牙嗑了不算,门面全被粗糙的水泥地磨出了血,很是吓人。

    沈苑就站在三米远的地方,用嘲讽的目光看着他,见他迷茫的东望西看怎么回事时,还摇了摇头,啧啧出声的离开了。

    然后就在小区的小巷子,遇到一只大猫叼着小黑猫,而它身边已经躺着三头饿死的小猫仔。

    沈苑略略一撇,就移开了目光,没有停留的,踏步离开。

    大猫也不怕他的冷气,一步一步的跟着,跟了百来十米,沈苑忍不住了,转身回头,冷声道:“我收下了,你不要跟着了!”

    大猫非常有灵性的冲他看了一眼,“咪呜”一声,撇下小猫仔,舔了舔小黑猫的脑袋,便快速的爬串着离开。

    看得沈苑抽了抽嘴,只能无奈的拎起奄奄一息的小猫仔,回了家。

    记忆回拢,沈苑用手指狠狠的戳了戳那小巧鼻子,把沈小琛放到了沙发上,认命的去给它打扫卫生。

    “知不知道,爸爸现在是无业游民,信不信我把你卖了,换钱花?”拿着拖把的昌平侯冷冷的说道,谁敢这么使唤他。

    沈小琛舔了把爪子,抽空抬头乜了他一眼,不予理会,继续舔爪子。

    镇定的昌平侯只好掩下自己心中的怒气,默念着它不懂事,继续擦着梅花脚印,抽空看了眼日历,才焕然发觉到了去琴行取琴的日子。

    昌平侯多才多艺,喜戏,琴乐更佳。

    前世韩琛特意请了工匠,做了把琴送给他,上好梧桐木所制,琴尾雕有凤尾纹,琴身用金漆所覆盖,远看去就像只高傲的金凤凰,他很是喜爱,没事就弹上几曲,可惜韩琛死了,他也没心情弹了。

    快速的将地板拖干净,关了茶壶加热器,身上却还依旧穿着唐装,只是下身换了件黑色紧身裤,将那长腿翘臀完好的衬托了出来,自己却浑然不知。

    别人穿唐装像睡衣,沈苑穿着,莫名让人觉得那件衣服就适合他穿,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将沈小琛关进笼子里,临走之时还再三叮嘱:“给我乖点,等爸爸回来!”

    沈小琛“喵”了一声,也不知听见没听见。

    依旧没有代步工具,因为……他不会开,倒是没有坐公交了,打的到了琴行。

    里面已经有很多学员了,琴行不仅卖琴,还授课,有着是艺术生,有的就是被家里硬逼着来学琴的。

    学生授课在二三楼,有人坐在窗户边无聊的抽空往下一看,恰好看见从车上下来的沈苑,一双普通的白色帆布鞋,黑色紧身裤,普通黄色唐装上衣,本因觉得不伦不类,可看着沈苑又觉得贵气逼人。

    学琴的大都是女生,且都在十六七岁的年纪,咋一看在人群中脱颖而出沈苑皆是呆愣住,被那出色的样貌所吸引。

    坐在里头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了,疑惑道:“看着什么了呢,怎么呆了?”

    于是顺着那目光看下去,也呆愣了,唇红齿白,青眉星目,又隐隐有古代贵公子温润如玉的感觉,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和那些荧幕上的明星分毫不差,隐隐觉得还更略胜一筹。

    沈苑刚走几步,就察觉到一些不一样的目光,往上头看去,就见那些个小姑娘们,害羞的转回头去。

    沈苑失笑的摇了摇头,一群小姑娘,也不生气别人偷拍他的行为,自顾的踏进了琴行。

    “瑶姨,我的琴做好了吗?”沈苑冲一位中年妇女道,瑶姨,就是这个琴行的老板肩校长。

    玟瑶琴行虽不大,但在京城却是远近闻名的,只因这出了好几个名声大噪的学生,还有就是琴行的老板瑶姨的父亲,还是当代著名的琴师文先生。

    瑶姨放下手中的琴,戴着个老花镜,笑得祥和,“做好了,可你这要求也太高了,可是找了好几个老师傅,合力做好的。”

    “劳烦了!”沈苑歉意的道。

    瑶姨嗔道:“有什么好麻烦的,姨又不是没赚你的钱。”

    说完便起身去给他取琴,从库房拿出来,琴用着块红布裹着。

    沈苑轻轻揭开,心下还是有些失望,不像,太不像了,凤尾琴终是不能复制。

    瑶姨瞧沈苑的神色,不像中意的样子,疑惑道:“这还不满意?”

    这可是京内最好的几位制琴师傅做的了,还不满意,那她也没办法了。

    想到前些日子,沈苑来她店里要定制古琴,说逛了多家店,也就她家的合心意,瑶姨一口答应下来了,没想到沈苑要求那么高。

    沈苑抚摸着仿制的凤尾琴,轻轻一笑,“倒也可以了,没事,瑶姨你先去忙吧,我自己试试音。”

    瑶姨摇了摇头,这孩子看来也是心思重的,难道这琴对他有很大的意义?

    她却不知,这琴仿造凤尾琴做的,却已经不像样子了,而凤尾琴对他的确意义重大。

    古有四大名琴,伏羲琴,焦尾琴,凤尾琴,落霞琴。

    伏羲琴已经失传,焦尾是五弦琴,七弦琴,便是从凤尾开始的。

    五根弦代表着宫、商、角、徵、羽象征君、臣、民、事、物,后韩琛命人制作了凤尾琴,多加了两根弦。

    文、武二弦象征君臣之合恩,是韩琛送给他的礼物,也含着夫夫之间,恩爱美满之意。

    甚至做了块暖香玉佩,取名九霄环佩,承伏羲琴之意。

    伏羲琴,气象宏阔,雍雍穆穆,背后以“九霄环佩”四个篆字题名,亦称九霄环佩。

    但沈苑觉得玉佩好看,就没舍得挂琴上去,反而是随身携带。

    也不知他死后,玉顺可有将他的东西收好……

    沈苑低垂眼帘,不在多想,试调了几个音,便开始弹奏起来,伯牙与子期有高山流水遇知音,他沈君卿亦有《凤舞九天曲》。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琴音铿锵有力,好似有百鸟飞来朝凰。

    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

    瑶姨匆忙从隔间快步走来,闻此琴音满眼的不可思议,楼上的授课也停了,学员们小声的下了楼,站在了楼梯口,皆不敢大声说话,生怕惊了沈苑,坏了这动人心弦的音乐。

    门外的路人,都进了店来,驻足侧耳倾听。

    他们好似看到一个高傲的凰落在梧桐树上,撑开翅膀向天嘶鸣,忽见远处飞来一只凤,低低一应和,眼里满是柔情,凰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于凤交颈,一凰一凤,向天际飞去。

    琴音陡然一低,“嗔”的一声,收了音。

    沈苑轻轻合上眼,将内里的情绪掩盖住,不禁流溢出感情,瞬间收回。

    虽与真的凤尾琴相比,差了些许,但也算是好的了。

    呼了口气,抱起了凤尾琴,冲早已呆愣的瑶姨道谢:“谢了瑶姨,我很满意。”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