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今天吃什么呀?[综]TXT下载->今天吃什么呀?[综]-> 51.冰帝祭(7)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今天吃什么呀?[综] 51.冰帝祭(7)

    此为防盗章  白米饭坐在扫帚上, 怀中拎着便当盒,

    耳边有风呼啸而过, 穿入她的发间, 随后被她甩在脑后。

    风突然大了打起来,白米饭放在便当盒上的手紧了紧。另一只手敲了敲拖着自己的扫帚:“你太兴奋了啦!风太大了!”

    她说完,周边的风弱了些。

    白米饭坐在扫帚上晃着腿:“你也真是的, 虽然好久没出来了, 但也不能那么兴奋啊。”

    扫帚依旧平稳的飞行着, 仿佛听不懂她的话一样。

    白米饭低着头拿出狐之助之前塞给她的地图, 打开。上面有个正在闪烁的红点, 不断的朝地图边沿前进。红点一边连着条虚线, 虚线下方是不断变化的数字。

    她看了看下面的数字:“还有十分钟就到啦。”说完抬起头, 朝虚线连接的方向看过去,不远处的天空和她此处的天空不一样。

    那边的天空乌云密布, 没有电闪雷鸣。就只是单纯的一层又一层的乌云盖在一起, 那些乌云没有飘动, 就这么悬在上空,像是要宣告什么不详。让人看着心神不安。

    白米饭叹了口气, 捏紧手中的便当盒。

    扫帚拖着她穿过单字母区和双字母区的屏障, 白米饭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乌云,又看了看另一边流动的白云和浅灰蓝的天空,

    脚下的风景也不如单字母区, 到处都是焦黑的枯枝, 仿佛被烈火烧过的土地上, 插着许多的刀剑,有些保持完整,有些断了半截,还有些躺在土地上,只剩刀柄。

    一瞬间明白了什么,白米饭觉得眼前的场景有些压抑,她突然有些想单字母区的绿树红花了。

    地图上红点边上的虚线已经消失。

    “停。”

    得到命令的扫帚托着白米饭停在空中。白米饭放大手中的地图,顺着重新出现的虚线:“后退十六米。”

    扫帚掉了个头,朝她话里的地方飞去。等虚线又一次消失,红点不再闪烁,白米饭敲了敲身下的扫帚:“就是这里了。”

    她说完连忙把地图塞好,一手抓紧便当一手抓紧扫帚:“下去。”

    得令的扫帚直接俯冲下去,速度快的让白米饭只能闭上眼感受着身边不断擦着脸颊的风。

    等身边的风不在那么强烈后,白米饭睁开眼,理了理有些乱的头发,敲了敲扫帚:“下次不许那么兴奋啦!”

    扫帚转了转。

    白米饭转过身看着这座本丸的门口,走上前,扣了扣门:“你好,你的外卖!”

    她提高了声音说道,不过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到。想到这,她又上前敲了敲,手刚碰到门面,门就打开了。

    来人穿着黑的燕尾西装,上半身的武装还沾染着血迹,他的左脸完好,金的瞳就这么看着她,右脸却是可怖的肌肉组织和白骨。

    他面无表情的盯着白米饭,一手搭在门上一手拿着刀。

    白米饭的刀帐不全,他认不出眼前的人是那把刀,又或者说眼前的人是这座本丸的审神者。

    她将手中的便当盒举起来:“您是这座本丸的审神者么?”

    黑发男人摇头:“主公是在你这里定了外卖?”

    白米饭点头。

    她的手举着便当盒有些酸,对面的男人迟迟没有接过去的举动。

    “您好,您不肯收么?”

    “啊不好意思啊!”男人连忙回过神,露出灿烂的笑容。他伸手接过白米饭是手中的便当盒,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他黑的手套碰到了露出了肌肉组织,另一边却笑得真诚灿烂:“你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而且费用也要去由我们家主公拨给你,对?”

    白米饭想了想,点头。

    ……

    通过自我介绍,白米饭知道了眼前这把刀叫做烛台切光忠。

    她想起什么,看着眼前帮他拎东西的男人,问:“可是……你家审神者不是说你出阵去了么?”

    “是啊。”烛台切光忠拎着手中有些分量的吃食,继续:“刚回来就听到你的敲门声了。”

    白米饭一直看着烛台切光忠,他身上散发的浓烈血腥味给人一种他并不善良的印象。他的表情一边是可怖的肌肉组织,一边保持着本来的模样,额头上有着长出来的短角。

    白米饭的目光不知为何就放到了对方的他拿着刀的手上。

    她的目光在两双手之间来回打量,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收回目光,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怎么了么?”带路的烛台切光忠问道:“刚刚开始就一直在看着我。”

    被抓包的白米饭差点摔了一跤,她稳住身子后,一抬头看到了烛台切光忠已经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她。

    白米饭低头,真诚道:“对不起。”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烛台切光忠摸了摸脑袋:“审神者刚刚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白米饭盯着他那一部分全是可怖肌肉的脸,没敢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

    “是觉得我不太像暗堕付丧神么?”

    对方直接把她的疑惑说了出来。

    虽然她没有考过试,属于走后门进来的审神者,但她还是知道暗堕这个词的。

    白米闭上嘴巴,她抬起头,晶紫般的瞳孔眨了眨,试图把这个问题蒙混过去。

    不管怎么说,探究别人的过往,不管对方在意不在意,都是一件很惹人嫌的事。

    烛台切光忠也不多问,拿着手中的便当盒,拉开了身边的一扇门,扣了扣门:“主公,我进来了。”

    “等……!”

    里面传来了一道声音,拿到声音急促的想要说什么,当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烛台切光忠拉开了樟子门。

    坐在房间内的女性,正对着他们两人,盘腿坐在原地勾着腰怀中似乎抱着什么,她警惕地看着烛台切光忠:“你别想抢走我的零食。”

    白米饭看着房中的女性,那女性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她的刘海扎成了一个小啾啾,后面的头发披散着。白米饭看到她眼皮底下又黑又重的黑眼圈。她上身穿着白t桖下身穿着条黑运动短裤。

    暗堕本丸的审神者打扮都这么宅的么……

    这是白米饭的第一想法。

    她盯着对方看,对方也注意到她,看到她的脸是,有一瞬间闪过的喜爱,随后她像是想到什么,脸一变。将怀中的零食放在一边,站了起来。

    “光忠你出去一趟怎么还带回个女儿。”

    “主公,你想太多了。”烛台切光忠好脾气的开口,将手中的便当盒拎到了房间里的桌子上:“这位是来送外卖的。”

    那位审神者愣住,看着她:“e区的65号?”

    白米饭点头,拿出小本本:“蒸饭是一百五甲州金,饺子是六百八甲州金,总共是八百三甲州金。如果甲州金不够的话,用资源也是可以的。”

    审神者哦了一声,走到桌上,将桌上的饼干盒打开。

    白米饭看到了饼干盒子里堆得满满当当的甲州金。

    “……”她好想问把甲州金直接放在饼干盒然后摆在桌子上真的没问题么?

    “给。”那位审神者将手中的甲州金放在白米饭手中:“这里八百五的甲州金,凑个整比较吉利。”

    “……”

    白米饭哦了一声,有些懵的看着眼前的拆开便当布的审神者。

    她脑子还处于一种一直以来的映像被打破的感觉。

    在她当审神者的时候,狐之助还特意和她说过暗堕本丸这件事。

    暗堕本丸形成的原因,无非就是三种,审神者暗堕,付丧神暗堕,两者皆暗堕。

    但付丧神会暗堕,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到审神者身上。而大部分的暗堕本丸审神者的能力会因为暗堕有所增强,性格也会因为暗堕的原因开始缺失。

    根据白米饭从狐之助那里得到的消息,暗堕本丸的审神者一般都是穿着漂亮的服饰画着精致的妆容,浑身霸气侧漏看起来像个女王,眼中带着对非暗堕审神者的讽刺和不屑。

    整一个生动形象的中二少女。...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