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三线轮回TXT下载->三线轮回-> 91.28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三线轮回 91.28

    此为防盗章

    不该跑的啊, 一跑就说不清了!

    晚了,那两个柬埔寨人先还了了,陡打听到“报警”二字,神经立马紧了,又见宗杭飞跑,那还得了?一时间肾上激素猛增, 顾不上其它,拔腿就追。

    马老头就觑着这空子, 连滚带爬, 一路消失在反方向的夜色之中。

    宗杭叫苦不迭, 别看他人高腿长,但素来没锻炼底子,眼见就要被人撵上,又后悔自己英语不过关, 关键时刻大脑一片空白, 组织不出简短精确的句子来解释……

    忽然瞥到墙边堆着不知哪家装修剩下来的废料板材,想起电视上演的, 主人公逃跑时要给追赶的人制造障碍,有瓜扔瓜有摊掀摊, 赶紧有样学样, 百忙中冲上去一拨……

    勉强堆立住的废料板材再立不稳,纷纷砸下, 追在前头的那个人收步不及被砸个正着, 一声大叫。

    宗杭惦记着遵纪守法, 不能伤人,这时候还不忘回头去看,怕真砸出事来……

    只一眼,猝然止步。

    借着路边屋子里透出的光,他看到那人胳膊上一道长长的血道子。

    是有根板材带钉,砸下时恰从那人胳膊上豁过,热带国家,上衣大多短袖,没衣料缓冲,钉子招呼到的都是赤皮净肉。

    点太背了,原本还能解释清楚的误会,现在真打上带血的结扣了,宗杭腿上打颤,满心歉疚,说:“I’m sorry……”

    那人抬起眼皮,两道森冷乖戾的目光掀过来。

    宗杭瞬间回神,拔腿就跑。

    不管怎么善后,道歉赔钱他都认,但现在得跑,万一没跑掉,还不得被人朝死里打啊。

    他从小就怕打。

    ***

    宗杭跑得飞快,小腿发抽,耳边呼呼生风,很快出了岔道,脑门上挂一层汗。

    这里比岔道热闹,但没预想的热闹,可能是位置太偏,大多数游客懒得跑这么远。

    人少,安全感陡降,摊位稀稀拉拉,想藏身都不易……

    跑过一个突突车酒吧时,耳朵突然敏锐地捕捉到一句中国话:“我知道了,过两天我会再去查一次……”

    突突车酒吧也是当地特色,其本质还是突突车:一辆摩托车拖后头带轮的车架子,但车架子里布置成迷你酒吧,放置酒水柜、小操作台,多面开口,方便售卖,车身绕彩灯,顶上还吊个小音响,普通酒吧有的,这儿也一样不漏。

    车架子小的,正面搭块横板,外头摆几个高脚凳,酒客跟去日式居酒屋一样坐着喝酒,车架子大点的,里头摆张窄条桌,能坐进去三五个人,喝酒聊天听音乐都不耽误,还能看街景。

    收摊也方便,摩托车一拉,突突突开走,来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中国话!

    宗杭心头狂喜,急刹步间,看到突突车酒吧里只一个打电话的窈窕身形,脑中迅速转出个念头,急惶惶如丧家之犬,三步并作两步窜钻进去,矮下身手脚并用,爬到最靠里的地方,飞快扯下条凳上的盖布尽量遮挡自己。

    气喘不匀,心跳如鼓,他实在是太慌了,从小到大没经历过这种事,藏完了才想起应该跟主人家交代一声:“小姐,有人追我,大家都是中国人,帮一下忙……”

    追跑的响动近了,宗杭赶紧住口。

    远处的喧嚣声飘到这儿也薄了,也许是因为紧张,耳力好到不行,居然能听到那人脚步渐近。

    谢天谢地没进来,只是停在车口。

    宗杭听到他用英语问话,大致听得懂,问有没有一个中国男人跑过去。

    宗杭屏住呼吸。

    那个女人把手机放下。

    盖布的下沿一荡一荡,露了条缝,他看到一双白色板鞋,穿得半旧,右脚白皙细致的脚踝上刺中文刺青,两个字,竖列,细长纤弱的瘦金体,简单、干净、直白、粗暴。

    去死。

    宗杭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像去庙里上香,死活点不着香头,还像外出旅行,刚出门就坏了行李箱。

    然后,他听到她回答:“Ten dollar(十美元)。”

    ***

    接下来发生的事很混乱,但幕幕清晰,终身难忘。

    宗杭被杀猪样倒拖了出去,拳脚雨点般落下,他叫得嗓子都哑了,用颠三倒四的英文大吼“叫警察”、“中国”、“我是中国人”……

    然后脑袋上挨了一下,脸朝下扑进土里,恐惧的感觉越来越盛,想起以前看过的新闻,有些被打的人,重要部位只挨了一小下子,就双目失明、半身不遂、终生痴呆、当场死亡……

    他双手抱头,身子拱起,护住最重要的脑袋和腹部,尽量拿屁股去对抗一切打击,眼睛大概是肿了,抬眼时,看什么都是带梦幻的重影——

    他看到突突车酒吧里那个女人,像框里的画,侧身低头,点着了一支烟,不对,不是烟,她叼着的那一截是扁扁的,红褐色,像家里熬汤用的桂皮剖成细枝……

    然后抬手拧开了音响。

    劲烈的英文歌,居然是他熟悉的。

    Lady gaga的《Bad Romance》(坏浪漫),他以前老和哥们儿在KTV里嘶吼这歌,因为他喜欢这歌的MV:开头阳光涌入室内,一排现代感十足的白色棺材慢慢打开,结尾GAGA侧身躺在烧得焦黑的床上,身边摊一副死人骨架。

    强节奏鼓点,动感十足,那两柬埔寨人怕是骨子里也有音乐因子,揍他的动作还踩上韵律了。

    此仇不共戴天!

    不共戴天!

    ***

    午饭过后,龙宋匆匆来敲宗杭的门。

    开门的是阿帕。

    龙宋瞪了他一眼,阿帕垂头丧气,一副任尔千刀万剐的模样。

    昨儿晚上,阿帕死活联系不上宗杭,于是发动自己的那些突突车司机朋友,老市场内外溜了个遍,最后在附近的一条街边找到了他。

    当时,宗杭正恍恍惚惚沿着路走,整个人被打得鼻青脸肿,脑子也有点不清醒,乍看到他,阿帕都没敢认。

    阿帕赶紧联系龙宋,问要不要送医报警,龙宋多了个心眼,觉得前因后果都没搞清楚,万一是宗杭挑的事呢?报了警就没转圜余地了,于是让阿帕先把人带回来——好在酒店家大业大,有自带的医务室,只要不是太严重的伤情,都能应付得来。

    不幸中的万幸,亏得宗杭有自我保护意识,屁股立了功:虽然全身软组织挫伤、肌腱损伤和血肿一大堆,手骨也有骨折,但没太严重的伤。

    进到屋里,看到宗杭坐在床上,头上缠满纱布,露出的脸猪头一样,一双眼成了青肿间的两条缝,别说是他了,估计亲爹亲妈见了都不敢认。

    龙宋觉得头疼,养伤还是小事,这可怎么跟宗老板交代啊。

    他叹着气在床边坐下,看到宗杭手边搁着护照,心头一紧,脱口问了句:“要走啊?”

    宗杭说:“不是,大使馆可能要用。”

    他嘴唇破了,伤口肿得外翻,说话像含了饭,含糊不清:“龙哥,你联系大使馆了没有啊,我是中国公民……”

    跟有困难找警察一个理儿,人在海外,只能仰仗大使馆了,他一定要找中国大使给他主持公道。

    龙宋清了清嗓子:“宗杭啊,这事,我不建议闹大。”

    宗杭急了:“为什么啊?”

    伤口痛得厉害,怒火也正炽,委屈的感情酝酿得非常到位,他都计划好了,也不管什么男人的面子了,见到大使他就哭,力争哭出大使心底的同胞手足情和炎黄子孙的血脉连心,让大使为了他冲冠一怒,冲到柬埔寨首相办公室要求尽快缉凶。

    拍张照片传回国内,肯定能上头条,想想看吧,同胞们看到自己的手足兄弟在海外竟然遭此厄运,能不群情激奋?能不潸然泪下?

    龙宋平心静气:“你还记得你是在哪被打的吗?”

    不记得了,他本来就是走迷路了,后来被打了,跌跌撞撞乱走,被找着的时候,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哪。

    宗杭说:“让阿帕带我再去老市场走一趟,说不定我能回想起来。”

    龙宋问下一个问题:“你还记得打你的人长什么样吗?”

    宗杭语塞,他真不记得:整个过程他都太紧张了,就记得那人目光多凶悍了。

    他不死心:“可以调摄像头来看啊。”

    龙宋说:“这可不是在中国,我听宗老板说过,你们大城市街道上,都布置什么天网摄像头,我们这没有。”

    然后点出最关键的:“还有就是,按你说的,是你先伤了人……”

    宗杭忍不住了:“我那是没注意,我还说了sorry……”

    龙宋哭笑不得:“有证据吗?万一对方坚持说是你先动手伤人的呢?”

    宗杭愣愣地看龙宋,看着看着,眼圈就红了。

    他从来就没遇过这种事,虽说看过不少暗黑影视剧,但那跟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有本质区别的,昨晚上的事,简直颠覆他对世人的信任和对世界的认知:马老头那一声“儿子”,让他祸从天降,那女人一声“Ten dollar”,叫他知道了什么叫插一刀,还有那顿打……

    宗杭带着哭音吼了句:“这也太欺负人了!”

    哭都没法哭,动作一大,脸会疼。

    龙宋话锋一转:“但是呢,你爸把你交给我,你出了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这两人,我总有一天带到你面前,让他们给个交代……不过,得慢慢来。”

    阖着还有这峰回路转的,宗杭渐渐被他带着走了:“还有那个姓马的,就他最阴!”

    那女人只是没帮他,马老头不一样,他就是蓄意害人,喊他儿子,还害他挨一顿臭揍,这种心机肝肠,简直让人发指!

    龙宋点头。

    “事情先瞒着家里那边。让你父母知道,担心也就算了,万一闹起来,又不好办。”

    说得很有道理,宗杭赶紧点头。

    “从游客里找证人太难了,游客都是今天来明天走的,而且据你说,那条街上游客也不多……”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