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现代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病娇娇[快穿]TXT下载->病娇娇[快穿]->正文 67.67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病娇娇[快穿]正文 67.67

    此为防盗章  晚上的梦让言衡有些在意, 可是还是抵不住浓浓的倦意,他伸出手将睡在自己旁边的人,抱进了自己的怀里,随后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言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昨晚的那一场暴雨已经停了, 但是别墅的檐边,那向外延长美化外观的屋檐部分, 依旧滴着水滴。言衡昨晚睡觉前吃了一粒感冒药, 一晚上裹得紧紧的, 浑身都被汗给弄湿了,而被他抱进怀里的宴清歌自然也不能幸免。

    他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人,姐姐的睡相很乖,没有什么坏习惯, 睡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睡醒了之后,依然是这个动作。昨晚大概是烧得太厉害了, 言衡的感官都被剥夺掉了。可是现在清醒了之后,他才察觉到, 自己身旁的人, 身子软软的。

    不同于自己的胸膛硬硬的,她的胸……咳咳。

    言衡耳朵红着移开了视线。他维持着一个动作, 细细的看着宴清歌的面容, 她的皮肤很白, 没有抹他们班里面其他女生那样的白.粉。言衡一个没忍住,伸出手摸了摸宴清歌的皮肤,指尖像是碰到了白瓷,但是是柔软的瓷,心脏砰砰的跳着,脱离了原位置,又快速的收了回来,注意到宴清歌的呼吸仍然是均匀又平稳,才将心脏归位。

    窗外的天气是阴天,没有风吹进来,室内静悄悄的,除了两人的呼吸声。不知道为什么,言衡此刻的心情很平静,像是山间的流水划过了一枝不知名的花,像是月光倾泻在凌晨三点半的海棠花上,像是深夜听见火车开过铁轨的声音,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他有一种从来没有拥有过的享受。他甚至有点希望,身边的人就这么一直睡着,一直在自己身边睡着,永远不要醒来。这样……她就会乖乖的,她就会永远在自己的视线里,不会离开……言衡的眼里一片漆黑。

    房间桌子上的小钟滴滴答答的走着,昭示着时间的流逝。言衡感觉到自己身旁的宴清歌动了一下身子,而且抱住他的手越发紧了,然后或许是不小心又或许是惯性,她一下子就滚进了自己的怀里。言衡的心脏处顿时像是关进了一只蝴蝶,那只蝴蝶在里头不停的撞击,想找到出口,终于,在宴清歌睁开眼睛,看着自己道了一声“早安”的时候,他的心脏被撞击出了一个小口子,那只蝴蝶煽动着翅膀,从里头一跃而出。

    “阿衡,好点了吗?”宴清歌睁开双眼看着言衡轻声问道。

    言衡移开了视线,点了点头。

    宴清歌将头往被子里钻了一下,然后露出来,满意的说道:“被子里真暖和,我们要不要起床呀?”

    言衡的语气有些不自然的回答:“那,再睡一会儿吧。现在才七点钟。”

    他很享受现在的感觉,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感觉。

    “好的呀!”

    ——五分钟后,言衡首先忍受不住,轻呼了一口气,率先起了床。他有些慌张的穿好了衣服,然后朝着浴室走去。

    宴清歌看着浴室的玻璃门上模糊的身影,弯起了双眼,随后才慢慢的穿上了衣服。

    等到言衡在浴室里把该干的事干了,出来的时候,床上已经收拾得整整齐齐,被子的一角被折了起来,被角刚好和床角重叠。

    他心里升起了一股满足感,朝着外面走去。

    ……

    宴清歌坐在自己的梳妆台面前,看着镜子里的人,她弯起了嘴唇,镜子里的人和她做同样的动作。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算计,可是一转眼又微笑得十分天真,你甚至可以从她的微笑里面听见向日葵盛开的声音。

    你看,人总是会被表象欺骗。他们总是以为那些柔软的东西必定无害,遵从自己固有的认知基模,可是结果呢?

    经过这一晚上的接触,言衡待宴清歌的方式彻底发生了变化。若是说,一开始是带着尊敬与感谢,那么现在就是带着细细的爱恋,那些爱恋的种子化成了绵绵的细刀,扎进了言衡的全身各处。言衡一方面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助宴清歌和席崇桢,另外一方面,却又带着矛盾的心理占有着宴清歌。

    他贪恋着她的温度,所以像是暗地里见不得光的老鼠,将宴清歌用过的物品全部收集起来。他渴望着和她接触,可是又不得不掩藏自己那些在别人看来“恶心”的心思。

    言衡一边自我满足,一边自我唾弃的过了四年,直至他终于要成年。这四年里,他的暗恋并没有随着时间递减,反而日渐堆积,它日日夜夜睁着一只怪眼,扰得他不得安歇。当姐姐让自己帮她和席崇桢再次相会的时候,他恨不得将姐姐给困起来,他宁愿看着她在自己打造的笼子里待着,也不愿意看着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可是,这一切只能成为他暗自的想法。每当宴清歌用着祈求的眼神看着自己,他就知道,不可能,自己根本不可能拒绝他。

    宴清歌在这三年里,不断的给言衡心上捅刀,却又时不时给一些甜枣。言衡的感情若是一开始只浮于表面,那么在宴清歌刻意的诱导下,就浸入了骨髓,就像是钉钉子,若是只插.入一个小尖部分,那总有一天会脱落,可是一旦用锤子反复的敲打,那么必定牢固。

    宴清歌想了想,勾起了嘴唇,可惜,所谓的甜枣在今天就要结束了。七年,她给言衡一开始就织了一张七年的网,现在啊,这用蜜糖织成的网呀,该变成砒/霜了。

    ……

    席崇桢坐在咖啡厅里,神色有些纠结。桌子上的咖啡冒着热气,咖啡厅里传来女声轻柔的歌声。他环顾了四周,有情侣在亲昵的谈话,有成群的女生在一起围绕着手机谈论哪个明星最近怎么了……这些,他统统都不关心。

    他担心的是,等会儿自己的话该怎么和清歌开口。

    在前几天,他打算和清歌求婚的时候,接到了宴初叶的短信。在他看来,宴初叶是优雅又大方还隐隐带着一些强势。席崇桢承认,清歌是比不得初叶,在正常的情况下,他应该是喜欢初叶的,可是初叶哪里都好,唯独不好的是强势这一点,他非常不喜欢这一点性格,甚至可以说是讨厌。

    席崇桢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时间,离约定的时间还差十分钟。

    他又想到宴初叶给自己发的短信,要自己和清歌分手,和她在一起。

    这几年来,宴初叶到自己的公司兼职过几个月,又在自己和清歌约会的时候频繁的“巧遇”,他不蠢,自然明白宴初叶的那些心思。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宴初叶竟然喜欢自己到这个地步,拿自己的股份来交换婚姻。

    他一直都知道清歌在宴家没什么地步,可是她背后不是有个言衡吗?言衡这小子虽然身体不健全,可是商业头脑,他却很确实很佩服。在一年前,以一己之力创立了“IRING”,一家著名的互联网企业,背后的价值保守估计有20个亿。

    可是言衡再怎么强大,他不一定会将股份给清歌啊。他不能赌,他在席家就是个私生子,拿什么来赌!

    席崇桢正想着自己待会儿怎么委婉的提出分手,身后就传来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他刚想回头,一双手就捂住了自己的双眼,紧接着耳畔传来了女声:“猜猜我是谁?”

    席崇桢心里一阵烦躁和心虚,他用手握住了宴清歌正捂住他双眼的手,回答道:“别玩了,清歌!”

    宴清歌露出个无奈的眼神,坐到了席崇桢的对面。

    她点了一杯抹茶味的牛奶,随即问着对面的席崇桢:“崇祯找我有什么事啊?”

    席崇桢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想露出微笑,半天没笑出来:“没事……清歌,在家里干什么呢?”

    宴清歌喝了一口牛奶:“我不在家。”她解释道,“阿衡让我陪着他去公司转转,我刚从那边回来。”

    “这样啊,”席崇桢用勺子搅了搅咖啡莫不在乎的问道,“清歌和言衡的关系很好么?”

    宴清歌满眼的自豪:“阿衡是我的弟弟啊!”

    席崇桢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他才下定了决心,开口道:“我想和你说件事……”

    “你不会又是要送我东西吧?太浪……”

    席崇桢陡然出声打断她:“……我觉得,我们似乎有些……”

    宴清歌微笑的看着他,等着下文。

    席崇桢的声音不自觉的放小了:“……不合适。”

    宴清歌的手不小心打翻了奶茶,脸上的笑收敛了: “哪里不合适?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啊……”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席崇桢默不作声。

    宴清歌看着他沉默的样子,讽刺的笑了:“是因为宴初叶对吗?她喜欢你!”语气不是怀疑而是确定。

    席崇桢默认了。

    宴清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眼睛有些发红:“我会让你知道,世界上,不会有比宴清歌更爱你的人。”

    她拿起了包,在别人诧异的眼光中,从咖啡厅跑了出去。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