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历史军事->曹魏TXT下载->曹魏->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血色邺城!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曹魏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血色邺城!

    曹操面无表情,但这所谓的面无表情,其实是一个很严酷的表情。

    他看着面前如同鹌鹑一般被曹仁拘过来的世家精英们,脸像是被千年寒冰冻结了脸庞一般,散发着惊人的寒气。

    “子孝,宫外的这些人,此时怎么会在宫城门前?”曹操的话语似乎是有些斥责的意味。

    嗯?

    曹操的这句话,仿佛是给了何夔一些希望。

    莫非,曹仁擒拿我等,只是曹仁故意针对我等,这其中没有曹操的指示?

    何夔刚要嚣张的站出来向曹操诉苦,但是眼珠一转,他心中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却是马上缩回了脚,稳稳的站在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去了。

    这件事固然可能是因为曹仁的私心私情所致的,但也可能是另外一个原因。

    曹孟德在此时此地故意装出这个样子,为的,就是枪打出头鸟。

    何夔可不想如同郑袤一般,成为那个倒在血泊里面的出头鸟。

    换句话说,这件事就算是曹仁的手笔,以曹仁让崔琰自裁的功绩,他现在做的事情,曹操想必也是不会在意多少的。

    更不要说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是兄弟,关系可是比一般人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即使是死罪,也是罪减一等。

    更别说这里面或许还有些猫腻呢。

    在场的世家子弟都不是傻子,郑袤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他们不发一语,而曹仁却是憨笑一声,他摸了摸头,语气十分的憨厚友善,但是话中的内容,却是让何夔这些世家人心中骤然一凉。

    “王上,这些人都是叛逆之徒,宫城中的投降私兵,有许多是来自这些人的府邸之中的,说他们与崔琰同犯,毫不为过。”

    同犯?

    自己这要是与崔琰扯上了同犯关系,岂不是要被抄家灭族?

    何夔等人脸上骤然露出了慌乱之色,现在,他们却是不得不说话了。

    “王上,我等皆是王上子民,岂会与崔琰同流合污?王上莫要不信我等啊!”

    “是啊王上,我等之忠心,日月可照,天地可鉴,绝对没有半点虚假!”

    “是极,我等皆是魏国子民,岂会做此等大逆不道之事?”

    ..............

    一时间,这些世家子弟口中各种正义凌然的话便是马上说出来了。

    听着这些话,不仅曹操觉得讽刺,曹冲听在耳中也是倍感刺耳。

    这些世家人,为了活命还真是不要脸皮了。

    忠心日月可照,天地可鉴?

    不会做此等大逆不道之事?

    曹操在心中顾自冷笑。

    若是今日崔琰侥幸成功了,他们或许就是另外一副嘴脸了。

    这些人中,确实是没有像文若那种才德操守都是坚定不移的人啊!

    一想到荀,曹操今夜挫败了一次阴谋的快感也是消失殆尽了。

    其实在曹操心中,他是很希望荀也与崔琰一道谋反的。

    虽然在那个时候,局势可能会比现在严峻许多倍,但是曹操也不是没有布置,不然也不会把荀恽作为一个门将。

    他在等荀叛乱。

    以曹操的布置,绝对会使荀的谋反无功而返的。

    若是荀能够谋反,自己也就有了对付他的借口,自己心里或许就会好受一些了。

    可惜啊!

    文若,你总是不能让我彻彻底底的得偿所愿啊!

    曹操摇摇头,他对着曹仁挥了挥手,接着不假思索了说道:“将这些人打入邺城狱,此事必须严查到底。”

    听到曹操要严查到底,何夔是彻底的焉了。

    此刻他半倒在地上,身上好像是没有骨头一般,眼睛也是十分无神,仿佛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此刻的何夔虽然有骨头,但已经是没有灵魂了。

    曹操不需要彻查,只需要简简单单的查询一二,就可以将宫城内的私兵的来源问得一清二楚了。

    本来在世家与崔琰的谋商之中,他们是有计划规定的,若是大事不成,这些家兵便一个也不留的。

    但是因为崔琰是自裁而死的,导致这些世家私兵大多存活。

    这些私兵可不是死士,只要稍微逼供,便可以得到曹操想要的到的消息了。

    更别或曹仁能将自己从府邸中揪出来,本来就有一些证据的了。

    吾命~

    休矣!

    何夔脸上全是绝望,他看不到任何生的希望。

    曹操可不管这些人心中是怎样想的,事实上,曹操恨不得当场手刃了这些人。

    若不是这些人执意要做这些事情,吾之子建岂会成为一具冰凉凉的尸体?

    一想到曹植,曹操心中本来就低落的情绪渐渐有了怒气。

    他迈步很沉,脸色很黑,他快步离开此处,到了凌云台上。

    他怕他自己要是再不走的话,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他已经很想杀人了。

    曹操走向凌云台,曹冲自然跟在身后。

    走了有一段路了之后,曹操骤然转身,他回身看着曹冲,脸上终于是回复了一些笑靥了。

    “仓舒,将你留在宫中,险些让你丧命,此事,孤之过也。你先回府,不要让家里人担心了。”

    曹冲听完这句话后,他对着曹操行了一礼,感切颇深的对着曹操说道:“父王,宫中发生了如此之事,不是父王的过错,况且,此时乃是多事之秋,孩儿岂能远离父王?”

    曹冲这句话一说完,曹操的脸色就绷起来了,但他的脸虽然紧绷着,话语中却全是欣慰的感怀。

    “你这小子,我在宫中还有人敢对我不敬,敢对付我不成?就算是有些人不知死活,以宫中宿卫的力量,他们别想入孤周身百米,孤的安危,孤自己心中有数,你且先回府罢了。”

    听到曹操说出这句话,曹冲只得对着曹操行了一礼,随后便在一个士卒的搀扶下出了王宫。

    王宫可能是整个邺城遭到破坏最多的地方了,但是邺城的其他的地方也好不到哪去。

    到处都是破烂的木头碎屑,木板横条,破碎衣物,甚至在某些地方还有猩红血迹。

    很显然,昨夜的邺城也并非是那么平静。

    好在,这一切都过去了。

    邺城中,随处可见的都是巡逻的士卒,不时有几个带血的人被几个士卒押解着,往着邺城狱的方向去了。

    这些都是在昨夜“放纵“自己的人,如今,若是这些人被查有杀人,这可是需要偿命的。

    汉律六十篇(萧何所定的《九章律》(九篇),叔孙通所定《傍章律》(十八篇),张汤所定的《越宫律》(二十七篇),赵禹所定的《朝律》(六篇),加在一起共六十篇。)中可是有明确规定的。

    杀人者,人恒杀之!

    若是这些人做了一些违背道德或者是杀人的事情,在这个时代,几乎是一个必死的结局。

    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中。

    曹冲乘坐着王侯车驾,缓缓的回到了洛阳侯府之中,心中却知道这几天邺城依然会是在一片腥风血雨之中的。

    但是,自己已经不在风暴中心了。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