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下载,澳门银河娱乐场手机app,澳门银河线上娱乐平台->历史军事->战国赵为王TXT下载->战国赵为王-> 第六百零四章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第三更)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战国赵为王 第六百零四章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第三更)

    当贤掸又一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正围在自己的身边,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惊恐无比的表情。

    剧烈的疼痛从后脑勺处传来,贤掸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肯定受伤了。

    “父、父王他……”贤掸话还没有说完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足足过了好一会才道:“父王他去哪了?”

    回答贤掸的是他的妻子:“父王他已经带人出去了。”

    “出去?”贤掸悚然一惊,突然发现已经是白天时分,于是立刻对着妻子问道:“我是不是睡了一个晚上?”

    妻子点了点头,面色之中带着几分惊恐:“贤掸,你是不是惹怒父王了,他派了不少人在外面看守着你。”

    “什么?”贤掸心中大怒,正准备跳起来走出营帐和自家父王对质,突然发现自己的双手双手都被绑的结结实实,根本完全动弹不得。

    直到这个时候,贤掸才发现自己一家都被困在了这个帐篷之中。

    “该死的,我是他的儿子,他竟然要如此对我?!”贤掸暴怒若狂,想要挣脱绳索,但挣脱了几下之后才发现绑缚自己的乃是上好的牛皮筋,摆脱这牛皮筋的束缚对于贤掸来说实在是颇有难度。

    妻子看着暴怒的贤掸,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道:“贤掸,到底发生了什么?”

    贤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父王已经疯了!”

    “啊?!”妻子一下子就愣住了,倒是贤掸两岁的儿子头曼看着自家父亲的这般模样,反而咯咯的笑了起来,一张小胖脸上口水滴答,看上去颇具童趣。

    贤掸看了一眼儿子头曼,眼神之中露出了慈爱之情,但是这份慈爱立刻就被深深的忧虑所取代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妻子说道:“父王他打算聚集白羊部落的所有人手,准备反出赵国!”

    “什么?”贤掸的妻子显然被这个消息给吓了一大跳,过了好一会才说道:“这……这能成功吗?”

    贤掸恼怒的看了妻子一眼,显然对于妻子语言之中那隐约透露出来的希翼感到十分的不满:

    “这当然不会成功!赵国可是如今的天下第一强国,白羊部族现在只剩下几千人手,而且还散布在河套和朔方两郡偌大的地盘之中,一时间哪里集合得起来?就凭父王手中的那么一点人马,恐怕连朔方郡的本地赵国部队都应付不过来!胡闹,简直是胡闹!”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帐篷之外传来:“应付不过来?这可未必。”

    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掀开了帐篷的帘布,走了进来。

    贤掸抬头看向了来人,随后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屠斜,居然是你?没想到父王竟然让你来看押我。”

    这个名叫屠斜的男子,乃是白羊部落唯一的一名射雕手。

    所谓的射雕手,形象一些的说法就是能够利用手中的弓箭射下一只在天空中飞翔的雕,通俗的说法就是神射手。

    作为白羊部落唯一的射雕手,屠斜一直都是白羊王手下的头号亲信。

    屠斜一屁股坐在了贤掸的面前,一把将贤掸两岁的儿子头曼抱在怀中。

    贤掸顿时大为紧张,对着屠斜喝道:“屠斜,你想干什么?”

    屠斜看了贤掸一眼,哈哈笑道:“贤掸,你在紧张些什么?虽然你并不愿意遵从大王的命令,但是头曼毕竟是大王眼下唯一一名孙子,你真的觉得我会把他这么样吗?”

    说着屠斜将头曼幼小的身躯高高抛起,然后在头曼降落下来的时候再将他接住。

    小头曼一开始显然并不习惯这样的玩闹,小脸上带着几分惊恐的神情,甚至都要扁嘴哭出来了。

    但很快这种惊恐就变成了好奇,抛了几次之后小头曼居然张开小嘴哈哈的笑了起来。

    贤掸眯起了眼睛,双目之中第一次透出了愤怒的光芒:“屠斜,你这是在用我的儿子来威胁我吗?”

    屠斜接住了头曼,小心的放在了地上,然后对着贤掸笑道:“你难道没有听清楚我刚才的话吗?我可以告诉你,头曼在我的身边,或许还比在你的身边要更加的安全一些。”

    贤掸狠狠的呸了一声,道:“安全?在你们想要犯上作乱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注定是死路一条了!屠斜,快去劝说我父王放弃吧,朔方和河套两郡之中现在足有四千骑兵,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四千骑兵。”屠斜笑着看了贤掸一眼,道:“贤掸,你不会真的以为大王什么都没有调查,就开始冒冒失失的发动了这一次行动吧?”

    贤掸惊讶的看了屠斜一眼,道:“难道这一次行动早有预谋?”

    “那是当然。”屠斜笑道:“既然你是大王的儿子,那么我也不瞒你。其实早在大王投诚赵国但却遭遇赵王的卑鄙对待之时,这个计划就已经在悄悄的筹划了。”

    “卑鄙对待?”贤掸冷笑一声,道:“据我所知,赵王可是对父王客气相待,从未失礼,给父王的府邸之豪华那可是赵国许多大臣都比不上了,哪里来的卑鄙对待?”

    又一个声音突然在帐篷之中响起了:“赵王的手段之卑鄙,本王觉得甚至能够和都隆奇那个混账东西相提并论了。都隆奇当时是想要在**上消灭白羊部落,而赵王却是想要把白羊部落整个完全吞下去,成为赵国的一部分!”

    白羊王走进了帐篷之中。

    屠斜见到了白羊王之后赶忙恭敬行礼,贤掸的妻子也同样大礼而拜,只有贤掸不为所动,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的父王。

    白羊王并没有立刻去理睬贤掸,而是朝着正缩在母亲身后好奇的探出头来的小头曼招了招手,笑道:“来来,让大父看看。”

    看得出来小头曼对于这位陌生的老爷爷有些惧怕,紧紧的抓住了妈妈的大腿。

    白羊王哈哈一笑,伸手一把将小头曼抱在了怀中,满是胡须的老脸在小头曼的身上蹭来蹭去,将原本打算开口啼哭的小头曼逗得咯咯直笑。

    不知不觉间,帐篷之中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消弭了不少。

    白羊王逗弄了一会孙子,这才将头曼放了下来,满面笑容的注视着头曼摇摇摆摆的奔向母亲的怀抱,随后摆了摆手,道:“你们都出去吧。”

    片刻之后,帐篷之中只剩下白羊王和贤掸父子二人。

    白羊王静静的看着贤掸:“你想好了?”

    贤掸冷静的点了点头,道:“我想好了,父王。想要造反那是死路一条,你不能这么做。”

    白羊王恼怒的哼了一声,道:“难道不造反我就有活路了?”

    贤掸道:“不造反的话,至少赵王能够保证您的荣华富贵。”

    “好一个荣华富贵!”白羊王冷笑道:“只可惜现在中原可不仅仅有赵国一个国家,你知不知道前两年邯郸差一点就被攻破了!待在邯郸之中根本就毫无自由可言,甚至还会担心其他国家的军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冲进城中大开杀戒!”

    贤掸道:“可是邯郸最终也没有陷落,不是吗?倒是赵国的敌人秦国,它的都城咸阳城被赵国人给成功的攻破了,而且攻破那座都城的就是坐镇这两郡的赵国将军李牧!父王,您真的觉得您会是李牧的对手吗?”

    白羊王轻轻的出了一口气,道:“李牧或许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但是此时此刻李牧并不在这里,我已经打听过了,李牧如今正在跟随着赵国大军一起征伐燕国。”

    贤掸道:“但李牧还会回来的!”

    白羊王摇头道:“如果能够让我拉起一支五万人的骑兵,就算李牧真的来了,我也毫无畏惧。”

    贤掸真的急了:“父王,你当年可是亲眼见识过赵国人具装甲骑兵的威力,难道你觉得就凭草原上勇士们的**就能够挡住那样的钢铁怪物吗?”

    白羊王哈哈一笑,道:“我为什么要去挡住具装甲骑兵?有如此广阔的草原,我只需要慢慢后退就是了。赵国人的盔甲如此沉重,他们的速度不可能快过我的草原勇士。”

    贤掸叹了一口气,道:“父王,就算你一时能够占据河南地,那又怎么样呢?以赵国的强大,迟早会把这个地方夺回去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白羊一族就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啪!”一个清脆无比的耳光声在大帐之中响起。

    贤掸的脸颊上出现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火辣辣的疼痛难忍。

    白羊王十分失望的看着贤掸:“我真的不明白,赵国人是不是对你下了什么药,你为什么不肯支持我?我可是你的父王!等我死后,我打下来的一切基业统统都会归你所有啊!”

    贤掸摇晃了一下脑袋,朝着地上吐出了一口血沫,然后平静的抬起头来注视着自己的父亲:“父王,贤掸并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如果能够获胜的话,那么贤掸会毫不犹豫的冲在第一线,为父王取下任何一名敌人的脑袋。但是父王,赵国这样的庞然大物,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能够对抗的啊。”

    “够了!”白羊王终于忍无可忍的站了起来:“贤掸,你的愚蠢简直令我失望之极!屠斜,给我进来!”

    片刻之后,屠斜将被五花大绑的贤掸扔在了马背上,拍了拍贤掸的脑袋:“相信我,只要看到我们的胜利之后,你会改变主意的。”

    “不。”贤掸痛苦无比的摇了摇头:“那只会让你们走向末路的,屠斜!”

    就在贤掸身边的白羊王冷冷的看了一眼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轻轻的拍了拍怀中小孙子的脑袋,下达了命令:“出发!”

    在白羊王的身后,一支数百人的胡人骑兵蹄声滚滚,在明媚的阳光下离开了这座定居点。

    而在定居点之中,数百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鲜血将青青的草地染成一片殷红。
    
博聚网